職場父母需要「家長應援團」

Working Parents Need a “Parenting Posse”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1039
職場父母要同時兼顧工作與家庭,時常分身乏術,但這並非必須獨自努力或只能與伴侶一起努力的目標。建立「家長應援團」可減輕負擔,請依照四個步驟建立人脈:互動往來,建立與周遭的連結;伸出援手,建立助人互惠的良性循環;開口,主動尋求協助;從他人身上學習,與親友交流心得。對每位在家庭之外仍有工作的父母來說,這會是強力的後援。

最近某一週我非常忙碌,那週的週一,我一位媽媽友人海瑟(Heather)幫我接女兒放學,並照顧她到傍晚。週二,另一位媽媽友人妮可(Nicolle)開車載我兒子,去參加下午5點45分的籃球練習。週三,翠西亞(Tricia)負責安排共乘車輛,讓大家在烹飪課結束後返家。週四,莎拉(Sarah)陪她女兒和我女兒去溜冰。週五,芮貝卡(Rebecca)協助我,仔細思考辦公室中的棘手情形。

每位在家庭之外仍有工作的母親都需要「家長應援團」,而我非常感激自己擁有這群後援。這群後援是我透過小孩的學校、鄰近社區、辦公室而認識的父母同伴,他們協助我妥善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而要達到這種平衡是極為混亂的任務。

你可能認為像我這樣的中上階級知識工作者,大概不需要這些種協助。我先生與我都工作繁忙,但工作時程較有彈性。我們可以在家工作,現在也很少出差。而我們有能力雇用保母,在下午幫忙照顧小孩與開車。但我懷疑,如果沒有請他人幫忙一些我們忙不過來的事情,我們大概很難維持自己的職涯發展。

過去,或許是由祖父母、手足、阿姨、叔伯或堂表兄弟姊妹,來扮演這些角色。但就像大衛.布魯克斯(David Brooks)最近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指出的,我們大多數人的生活與工作,都太遠離自己的家族了,因此親戚可以幫忙的情形已不復見。朋友必須成為家人。如果你是職場父母,特別旦如果你的小孩已經長大一些,不能再簡單地交付給日托中心或保母,但還不能自己開車或搭地鐵、火車,那你的人脈,也就是你的應援團,就是你的生存法門。

那麼,你要如何建立並有效運用應援團?

一,互動往來

你在管理要求嚴苛的工作與活動很多的小孩時,很容易將全副精神只集中在手上的任務。在辦公室時,你全力推動各項專案,出席全部的會議,在辦公桌上吃飯;你沒時間在茶水間閒聊,或是與同事共進午餐。在接送小孩去學校或參加活動時,你只專注在把人送到與接走;在教室或生日派對時,你只注意自己的小孩,而沒留意其他家長。雖然可以理解這些策略,但這些策略錯了:這麼做,短期內或許可以替你省下一些時間,但長期來說,會阻礙你建立重要的關係,而這些關係,對成功平衡工作與生活是很關鍵的。

在《哈佛商業評論》與我共享工作隔間的同事,以及許多與我密切共事的同事,大多是職場父母,而我們會討論與小孩有關的許多話題:不只談他們的年齡與年級,還有他們學業上的起伏、課外活動、個性癖好、好惡。我們分享這些故事,所以成了更親密的同事,也更願意、更能幫助彼此擺脫困境。當我因為孩子忘了帶背包而必須送去給他,導致播客錄音遲到,我可以傳簡訊給另一位主持人丹(Dan)和我們的製作人柯特(Curt),丹有三個小孩,而柯特的孩子才剛在學走路,因此他們都能理解。當我因為孩子感染鏈球菌,而突然必須在家工作,我隔壁桌的朋友艾咪(Amy)會把檔案寄給我,附上「我也經歷過」的貼心短語,她的兩個兒子都已長大。

在私生活中,我已學會珍惜與其他家長碰面的時光,無論是在學校大廳,或是一個溫暖的傍晚,在住家附近的遊樂場裡。即使我正匆匆趕去辦公室,或是急著把目光移回筆電,都會停下來問候大家的近況,聽聽他們的最近情況,有時就只是單純聚在一起。我承認當小孩還很小的時候,我最初比較注意其他職場母親,認為我們應該會有更多共通點。但我很快發現,全職母親(與父親)也可以成為親近的朋友,以及很棒的盟友。你若是與各式各樣的家長同伴來往,就會擴大每個人的互助圈。

二,伸出援手

這篇文章的重點是如何獲得協助,沒錯,但我建議先伸出援手。就像華頓商學院(Wharton)教授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寫的,最能夠成功建立人脈因而得以推動職涯發展的人,是那些為別人付出時間、精力與提供建議,而不求回報的人。當然,最初的這份慷慨,會開啟互惠的良性循環。如果我們幫助他人,他們本能上會想幫助我們作為回報,反之亦然。

忙碌的職場父母如何騰出時間這麼做?如果你試圖與學校或社區的父母親建立關係,只要提議安排運動練習結束後共乘車輛,並在不必加班的傍晚負責第一次的接送。也許你無法安排聚會讓小孩在放學後到彼此家玩耍,但你的保母可以,或是你也可以自願在週末時安排一次。如果小孩同學的家長,在徵求下次學校同樂會需要的食物與飲料,你可以立刻報名,負責簡單的東西,像是果汁、餐巾紙,或是店裡買的貝果。

我的鄰居朋友梅蘭妮(Melanie)是房地產經紀人,育有三個吵鬧的男孩,在波士頓下雪、學校停課的時候,她會採取這項策略:立刻傳訊息給方圓半哩內有小男孩的每位母親(我們城市各街道上住著很多這種母親),表示願意在早上替他們照顧小孩。如果她很幸運,會有其他人(偶爾是我)自願接手下午照顧。有時候,她會照顧這群小孩一整天。但如果她在帶客戶看房子或與客戶開會時,需要其他人幫忙照顧小孩,就有我們許多人當後援。

在辦公室,只要以你希望被對待的方式,來對待職場父母的同事即可。如果在家工作可以讓他們的家庭生活變得更輕鬆,就鼓勵他們在家工作。在他們必須早退或遲到時,支援他們的工作。在他們似乎陷入困境時,注意到他們的情形,並詢問你是否能幫得上忙。常常說些鼓勵的話,並在適當的時候提供建議。

三,開口求助

許多職場父母,特別是職場母親,都很迫切想證明自己能兼顧一切。你不想向上司或同事要求特別待遇,也不想依賴其他家長來照顧你的小孩。我請你立即放棄這些觀念。你應放心地求助。

第一步,就是理解心理學家海蒂.格蘭特(Heidi Grant)的說法,她指出人們往往比我們以為的還更樂於助人。他們通常不會把助人視為負擔,其實反而會讓他們感覺良好。即使你還未啟動我之前說的互惠循環,也別低估大多數人向你伸出援手的意願(特別是家長同伴)。

我的同事都知道,與我安排開會的最佳時段是在學校上課時間,因為我曾禮貌地請他們配合。他們不見得總是能做得到,但會知道我希望他們試看看。至於家庭方面,我曾對請求幫忙感到愧疚,特別是最後一刻才請人幫忙的時候,但應援團每次都很正面回應我的求援,因此我不再擔憂。我會傳像這樣的簡訊:「剛剛才離開辦公室,所以無法準時接送。你有可能幫我接E嗎?」「我忘記保母今天請假了。你可以再多接一個小孩放學嗎?」「有人可以送J一程嗎?」而答案往往是:「當然!」「沒問題!」「我可以!」

四,從他人身上學習

我不是推崇教養書的那一派。我的觀點是,每個小孩、每個家長與每一段親子關係都是獨特的,因此沒有一體適用的原則可遵守。但我確實認為,如果我們和相同處境的人一起仔細討論問題、聆聽建議,從他們身上學習,就能成為更優秀的職場父母。

我認為自己接受過最棒的職場父母建議,是來自同事兼親近友人史考特(Scott),他有兩個女兒,她們分別比我的小孩年長五和八歲。我曾很擔心,我與小孩在早晨與晚上那些很少的相處時間裡,太注重讓他們遵守紀律,而不是享受樂趣。我不希望自己在他們眼中,若不是缺席(在辦公室),就是嘮叨(在家)。史考特回答:「你的職責不是成為他們的朋友。你的職責是讓他們成為更好的人。」我瞬間感到放心,並與許多人分享這個明智的觀點。

最近,我與一位父親聊天,他的兒女和我的小孩是同學;他是一位小兒心臟科醫師。我們聊了很多關於中學、工作、政治、氣候變遷與健康照護等話題。他能看出其中很多事讓我備感壓力,談話要結束時,他告訴我類似這樣的話:「你知道,在我這份工作和這整個世界裡,有許多我無法掌握的東西。所以我試著專注在我能掌握的部分。」

每個人要處理的問題都不完全相同,但你在工作與私人世界的職場父母朋友,可能都曾克服過類似的難關,或是知道其他人有類似經驗。所以你應觀察他們,與他們交談,依賴他們。這些聚會可以是臨時起意,但也可以考慮安排定期與應援團的核心成員聚會,了解彼此的狀況。從十年前,我與丹開始在《哈佛商業評論》共事以來,我們的辦公桌一直都在隔壁,只要我們兩人都有空時,一定會快速了解彼此工作與家庭事務的概況。同樣地,我的二十年老友芮貝卡,是我的編輯同事,過去也曾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共事,她也有兩個小孩,她與我會盡量每週都找時間一起吃午餐、喝咖啡或散步,並討論生活中發生的事。

平衡職涯與家庭並不容易。但這並不是你必須獨自去做,或是只能與伴侶一起努力的目標。你應打造自己的家長應援團。也許這是陳腔濫調,但我們確實能靠朋友的幫忙來處理這些問題

(游樂融譯)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