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R導師講座】如何看待「數據」對供應鏈帶來的影響與改變

羅明琇
瀏覽人數:13484
「數據」的應用近年來獲得企業的重視,以數據為基礎的策略成為企業的重要發展方向,供應鏈是企業的核心基礎,因此企業的供應鏈如何因應數據運用可能帶來的影響與改變,提升對客戶的獨特價值,創造公司利益,成為企業領導人應關注的議題。《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有八篇文章針對此一主題從不同角度提供豐富的內容及建議。本導讀引導讀者深入閱讀及思考相關議題,協助企業在進行數據科技的策略發展時能夠更有效率地管理供應鏈。

【HBR導師講座】邀請相關領域學者專家與實務菁英,為台灣企業關心的經營管理議題提供一個整體思維架構,在面對特定經營管理問題時,能參考HBR文章中的理論觀念及實務案例,釐清複雜問題,提升思考的廣度、深度與嚴謹度,研擬良好的對策。

近年來,台灣企業紛紛展現出對「數據」的興趣,例如,通路及零售業者競相推出會員集點制度,希冀更了解消費者並提供更適切的服務;第三方支付單位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為消費者提供便利性,同時也獲取消費者的交易行為資訊;即使政府主導的公共運輸系統也都透過乘客上下車刷卡行為的改變,得到交通資訊並進而優化系統效能。凡此種種,都說明了企業看到「數據」的力量,並付諸行動加以收集。

前端收集的數據必須與企業營運的主要系統 —供應鏈 —連結,方能對企業帶來實質的好處。因此,了解日新月異的數據科技,將使供應鏈更有價值、將影響及改變企業的商業生態系統、企業應有因應的供應鏈精進策略及作法,並調整員工職能及招募,是企業以數據優化供應鏈,增進競爭力的先修功課。本文將整合數篇《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的精采文章,幫助您了解企業應該如何因應數據賦能的供應鏈所帶來的影響及改變。

數據賦能 (Data-Empowerment) 的供應鏈對企業帶來新的價值

供應鏈是企業將產品/服務從設計到生產所有功能活動的總稱,包含與外部上游供應商與下游客戶的協調整合。相較於行銷及銷售活動能夠帶來的「開源」效益,供應鏈管理更像是「節流」的角色,讓企業以有限的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率,而數據賦能的運用已成為協調整合供應鏈的基石。

麥肯錫管理顧問公司 (McKinsey & Company, 2018) 指出,未來二十年人工智慧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將可能對行銷及供應鏈管理分別帶來約 1.4 及 1.3 兆美元的經濟價值,其中最重要的應用是數據賦能的深度學習,利用大數據及AI優化供應鏈的整合及協調。

這些數據賦能的AI應用可透過物聯網技術(Internet of Things, IOT) 跨界、跨域、即時串聯供應鏈的諸多環節,從產品的設計、採購、生產、到配送的過程中,收集、分析、及評估各階段不同型態的數據,協助提高整體營運的效能。

例如,除了以往企業資源規劃 (ERP) 系統中的交易及料件等資訊,可被收集的新形態數據還包括消費者在社群網站發表的圖像或語音意見以及產品運輸途中的溫度、濕度、地理位置及時間等。這些結構化與非結構化的數據在經過清理及分析後,可提高供應鏈的需求預測準確度、降低庫存、改善供應鏈上下游的夥伴關係,並且提升客戶滿意度。

善用新科技優化供應鏈

企業在透過新科技進行轉型時,首先必須釐清自身的優勢以及商業策略,才進而針對不同的策略目標選擇適當的數位工具組合。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9 年 6 月號文章〈技術不保證數位轉型成功〉以利豐公司 (Li & Fung) 的成功個案為例指出,利豐首先擬定出三年策略目標:縮短生產週期,加快產品上市速度,並改善全球供應鏈的數據資料運用。 在建立具體目標之後,公司才決定要採用哪一種數位工具,而不是為了科技而科技。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9 年 4 月號文章〈數位履約出貨改變了製造業〉也分享企業如何透過科技,讓顧客清楚地根據個人對產品特性的喜好、交付時間及價格三個因素做出取捨,直接下數位訂單,因此企業能即時了解並根據顧客需求來調整產品設計及產量相關決策,減低不受歡迎的產品庫存,以及熱賣產品缺貨的問題,實現數位工具帶來的彈性和洞察力。

無獨有偶,《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7 年 8 月號文章〈區塊鏈優化供應鏈〉中提出,支持比特幣(bitcoin) 核心系統的區塊鏈 (blockchain) 技術將有助於改善全球性供應鏈中的利益複雜性和多樣性。由於複雜的供應鏈普遍缺乏透明性及責任歸屬,若能夠使用區塊鏈移轉所有權名稱,並且記錄許可和活動日誌,便可追蹤跨組織和跨國域間移動的產品及服務,成為一項可調節信任且選擇性透明的全球性系統。也可透過金融科技 (FinTech) 活化過去在供應鏈中無法運用的資金,擴大整個供應鏈生態體系的資金來源 (見《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6 年 7 月號文章〈金融科技開始在供應鏈嶄露頭角〉)。例如,透過雲端軟體平台的居中運作,整合採購管理及付款功能,讓買方和賣方同時從中獲利:賣方可自行選擇收款的時間,而買方不但可減少過去複雜的行政負擔,更可透過延遲付款讓資金的運用更具彈性,甚而投入新的成長機會。凡此種種,都說明了若能結合新科技工具,供應鏈的營運效能將可顯著提升。

數據不會改變既有事業存在的理由

面對數據分析產生的資訊,企業領導者往往同時存在著興奮與擔憂:興奮於可能的新商機,卻擔憂商業模式的巨大改變,以及現有員工與科技之間的角色調整與必要轉換。企業領導人必須了解數據的出現是必然,相關的人工智慧應用是趨勢,企業必須順應時代潮流而調整,不然會被淘汰。但並不代表企業必須完全破壞、以新代舊,相反的,數據賦能的供應鏈也可能在沒有變動的情形下,透過新工具的應用讓每一營運功能達到更佳的可視化,進而提升效率。

企業因價值主張能夠滿足顧客需求而存在,數據的力量可能讓消費者的需求有時間與空間上的衍生,隨「時間」改變的大多是漸進的(雖然少數可能發生在非常短的時間之內,例如蘋果公司的科技核心產品和平台),而「空間」上消費者也漸漸會有更多樣的需求 (例如從線上商城到線下店面,或從線下店面延伸至線上商城),因此,企業可能需要強化(enhance)、延伸(extend),或重塑(redefine)價值主張。

數據賦能的供應鏈可以幫助企業以更好的方式滿足顧客的需求,但並不是必須有「昨是今非」的供應鏈設計,而只要能夠清楚定義價值主張,在既有的基礎上以漸進的方式將數據的價值運用在組織核心,用更好的方式去滿足客戶的需求,即使沒有大破大立的激進式「變革」(或稱「破壞」),企業依然能夠在競爭激烈的數位化供應鏈環境中保有優勢。這些觀念在《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9 年 8 月號文章〈全面破壞不是唯一做法,數位不等於打掉重練〉中有所說明。

從供應鏈演進為生態體系 (Ecosystem)

由於數據在供應鏈夥伴間不再是以「鏈」狀傳遞,而是透過無所不在的網絡平台,因而衍生出另一型態的共營生態圈,或稱之為「生態體系」。新科技與網路技術為供應端帶來的價值已不再侷限於產品本身,企業與客戶之間的藩籬愈漸模糊,彼此的供需關係更加緊密。例如,工具機製造商可以根據客戶使用數據,提供預測保養維護服務,及早發現異狀並排除故障,確保順暢運作;飛機引擎製造商,如波音及勞斯萊斯(Rolls-Royce),已提供「訂閱服務」,以客戶的實際用量計費。

當消費者愈來愈習慣一站式滿足,產品與服務間的分野不再清晰,這樣的生態轉變愈來愈多元。例如中國海爾集團的「人單合一」模式鼓勵內部員工成為創客,針對每一客戶的特殊需求提供獨特價值,使整個集團成為可滿足不同客戶需求的生態體系。

過去企業習慣以供應鏈為競爭單位,現今數據賦能、經過設計的生態系統才是決勝的關鍵。小米 (Xiaomi) 當初結合與核心產品 (手機) 相關之周邊產品 (如:行動電源、耳機) 發展初期的小米生態鏈,在建立起客戶的忠誠與黏著之後,進而將生態體系擴展至智慧硬體 (如:空氣清淨機、智能手環) 及生活耗材 (如:毛巾、行李箱)。現在的小米對消費者而言,不僅是一家手機廠商,更是一家百貨商店。這樣的生態體系無法靠單一企業的資源,而是透過團體成員間的互補建構起來的。

生態體系的成功與否取決於參與的企業成員彼此間是否存在互補優勢,以及在組織內的調適狀況。成員可概分為主要推動者、協調者,及互補者等,《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9 年 9 月號文章〈置身生態系統經濟打團體戰:五大問題,企業請回答〉指出,在生態體系中,企業成員必須做不同的典範轉移,最直接的轉變是競爭的本質。成員要先認定自已的角色以發揮力量,透過各自所擁有的客戶資訊,與其他互補者互動,進而讓團體力量勝過各自力量的總和,這樣的經營架構將與過去傳統的企業營運大相逕庭;因此在加入生態體系前,企業必須先思考幾個問題:「你是否能幫助其他企業創造價值? 你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參與條件應該是什麼? 你的組織是否能調適因應? 你應該管理多少個生態系統?」

供應鏈人員面臨新的機會與挑戰

當產品與服務的分界日益模糊,而供應鏈的運作也由過去的「鏈」往「平台」改變,供應鏈人員因此面臨了新的挑戰,《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8 年 7 月號文章〈供應鏈管理之死〉提到,未來的供應鏈管理功能需要人為介入的比例將顯著降低,透過數據資料的收集,虛擬的決策中心—「數位控制塔」(digital control tower) 將可即時性地觀察全球供應鏈端到端的營運情形,並且在問題發生之前就預先改正。因此,供應鏈高階管理人員的人力需求重點將是所謂的供應鏈數據分析師,他們分析資料、建構與驗證數據集,及使用數位工具和演算法做有效預測。

這樣的論點也進一步地在《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8 年 9 月號文章〈人工智慧孕育供應鏈的新工作〉中得到呼應:人工智慧將驅動供應鏈中三種新的工作類別,分別是訓練者、解釋者,及維持者,分別協助系統學習人類行為,進而解讀演算法的結果,以提高決策品質,並確保相關的決策過程符合企業倫理,不會逾越道德標準。因此,企業必須協助員工認清這樣的趨勢,並準備因應供應鏈上既有勞動力的調整,讓員工能夠轉移到可以增加企業價值的其他業務領域。企業領導者亦必須進一步思索如何針對數據分析及建模的需求,吸引未來的員工,並且在人才培育過程中強化過去缺少的行為和心態,以技術驅動的創新觀點來進行員工的招募及績效指標的訂定,確保工作場域與供應鏈策略的結合。

希望以上這些《哈佛商業評論》文章能協助您了解企業應該如何因應數據賦能的供應鏈所帶來的影響及改變。

本導讀所涵蓋的《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文章與個案

1.〈置身生態系統經濟打團體戰》五大問題,企業請回答〉(In the Ecosystem Economy, What's Your Strategy?),麥可.賈各比德 (Michael G. Jacobides),《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9年9月號(September-October 2019, HBR)

2.〈全面破壞不是唯一做法,數位不等於打掉重練〉(Digital Doesn't Have to Be Disruptive),納桑.弗爾 (Nathan Furr)、安德魯.施皮洛(Andrew Shipilov),《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9年8月號(July-August 2019, HBR)

3.〈供應鏈管理之死〉(The Death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亞倫.里沃( Allan Lyall)、皮耶.梅西爾 (Pierre Mercier)、史德方.史戴納(Stefan Gstettner),《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數位版文章,2018/7/29

4. 〈人工智慧孕育供應鏈的新工作〉(New Supply Chain Jobs Are Emerging as AI Takes Hold),蓋瑞.哈尼范(Gary Hanifan)、克里斯.提默曼斯(Kris Timmermans),《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數位版文章,2018/9/14

5.〈技術不保證數位轉型成功〉(Digital Transformation Is Not About Technology),貝南.塔布里奇 (Behnam Tabrizi)、艾德.林(Ed Lam)、柯克.吉拉德 (Kirk Gerard)、弗農.歐文(Vernon Irvin),《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數位版文章,2019/6/28

6.〈數位履約出貨改變了製造業〉(How Digital Fulfillment Is Changing Manufacturing),馬蒂亞斯.赫維格(Matthias Holweg)、班.羅森 (Benn Lawson)、弗里茲.皮爾(Frits K. Pil),《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數位版文章,2019/4/23

7.〈區塊鏈優化供應鏈〉(Global Supply Chains Are About to Get Better, Thanks to Blockchain),麥可.凱西 (Michael J Casey)、平達.王(音譯) (Pindar Wong),《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2017年8月號(譯自2017年3月13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8. 〈金融科技開始在供應鏈嶄露頭角〉(The Rise of FinTech in Supply Chains),戴爾.羅傑斯(Dale Rogers),《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數位版文章,2016/7/12

閱讀完本模組的文章/個案後,我們建議您思考下列問題

貴公司是否正在(或即將)收集前端客戶所提供的數據?收集的目的為何?

貴公司目前的供應鏈架構,是否將因為數據資訊的分析結果而有所調整?若是,將如何調整?

貴公司是否曾想過,公司內部的員工職責將如何因為數據資訊的分析結果而有所調整?這樣的調整是員工想要的嗎?公司可以如何做,幫員工找到新的價值?

貴公司是否想過強化、延伸,或重塑企業的價值主張,以滿足客戶需求的改變?若是,公司做好相關的因應措施了嗎?

貴公司是否思考過最適合加入的生態體系是哪一個?以何種角色?這樣的角色將如何影響既有的供應鏈規畫?



羅明琇

羅明琇

現職: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
經歷:國立政治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副教授、助理教授/產業管理顧問
專長:供應鏈管理、服務策略與流程設計、數據賦能營運管理


本篇文章主題HBR導師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