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業該扮演更積極的社區角色

What Role Should a Family Business Play in Its Community?
派翠西亞.安格斯 Patricia M. Angus
瀏覽人數:1934
家族企業必須了解,自己面對多重的利害關係人。如果你正帶領一個家族企業,就必須自問:你對於目前的社會契約有什麼了解?你的家族和其他利害關係人,如何看待你的家族企業在社區裡扮演的多重角色?在政府、民間企業與慈善組織之間該如何平衡?在與家族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別忘了這影響到的不只是你家族企業的未來,也會影響到整體社會的未來。

如果你擁有或管理一間家族企業,你就會知道,提供產品和/或服務只是你的企業在社區當中扮演的眾多角色之一。你的企業也是雇主、領導者、社區樞紐等等。而且,你扮演這些角色時面對的,是多組不同的利害關係人(包括顧客、供應商、慈善組織等),而你所處的社會架構〔也就是「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很可能正面臨18世紀以來最深刻的轉型。

原因就在於,過去對於「企業目的」的想法在目前受到質疑,而在此同時,政府、民間企業與慈善組織之間的平衡也開始鬆動。在這種複雜的環境下,你和你的家族企業必須考慮:你對於目前社會契約的了解是什麼?隨著你在社區裡扮演的角色會在未來逐漸演變,你要如何處理每一個角色?

照顧利害關係人或股東?

2019年8月,美國企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發表「企業目的宣言」Statement on the Purpose of a Corporation),為企業提出新的典範。簽署人士包括一些全球最有影響力公司的執行長,例如亞馬遜的傑夫.貝佐斯、貝萊德(BlackRock)的賴瑞.芬克(Larry Fink),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的傑米.戴蒙(Jamie Dimon);宣言中指出:他們「將致力於帶領公司,為所有利害關係人的福祉而努力,包括顧客、員工、供應商、社區和股東。」宣言中清楚表示:「這些現代化的原則反映出,企業界堅定致力持續推動可造福所有美國人的經濟。」其中並未否認股東的重要性,但擴大了責任的範疇:「我們的每一位利害關係人都很重要。我們致力提供價值給所有利害關係人,為我們的企業、我們的社區和我們的國家,創造未來的成功。」

這項宣言無疑能打動年輕世代;所有證據都顯示,他們更希望看到自己珍視的價值觀與企業的行為互相契合。然而,無論是執行這項宣言的方式,或是要如何判斷長期是否成功,目前仍然並不清楚。此外,這項宣言也引發了一些批評。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他反對宣言中提出的原則,堅稱企業的目的最終仍然是股東的利益。這種股東優先模式根植於自由市場資本主義,隱隱贊成以「看不見的手」來取代傳統政府的角色。巴菲特指出利害關係人理論的一項重要矛盾:「許多企業主管強力譴責由政府來分配納稅人繳的稅,卻又強力支持由自己來分配股東付出的金錢。」

對於企業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有一些不同觀點,前述只是其中兩種觀點。更重要的是,這種辯論指出一個核心問題,那就是社會應該採取什麼結構,這一點的根源就是「社會契約」理論。

社會契約的演變

「社會契約」的概念源自古希臘,在17、18世紀最盛,因為哲學家希望了解,社會在混亂的「自然狀態」(state of nature)之中,怎麼做最能夠確保安全。「自然權利」(Nature Rights)與「普遍意志」(General Will)之類的基本概念,是社會契約理論的核心,這項理論認為,如果每個人都放棄部分自由,以成就一個能為所有人提供安全的體制,最後所有人都能過更好的生活。特別是目前大家都應記得,我們這個社會仍在試著釐清,該如何在自由與安全之間取得平衡。此外也要明白,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在社會所處的地位(包括貧富、生病或健康),也就是受到「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的蒙蔽,每個人很可能都會選擇自由和公平的原則。

在任何一個社會裡,社會契約的核心(正如巴菲特在2019年指出的),就是由政府擔任仲裁者與分配者的角色。目前,這項爭論體現於各種社會紛擾與抗爭、前所未見的貧富不均、科技與產業的破壞、史上最低的稅率,以及各種世代轉變。有些企業領導人,包括某些最知名的家族企業擁有者及繼承人,被稱為「愛國富豪」(Patriotic Millionaire),他們公開宣稱相信目前一切已經失衡,應該透過提高稅率來支持政府的角色,特別是針對那些在過去幾十年累積大量財富的頂尖富豪。還有一些擁有企業的家族,帶頭開始發展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與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成立的經費常是來自出售部分事業,並由某個家族辦公室來管理。過去,擁有家族企業的人常常是在過世之後才成立慈善基金會,現在則會在仍然在世的時候,就透過家族基金會積極參與慈善工作。其中許多人也會讓他們的企業使命與家族的價值觀一致,並且很注意這對社區的影響。

事實是,家族企業一直都很了解,自己面對多重利害關係人。例如,波士頓連鎖超市Market Basket的幾千名員工與顧客,抗議這間家族企業擁有者做出的決定,這顯示顧客與社區對家族企業有多大的影響力。你若是家族企業領導人,就必須問問你自己和你的家族:時至2020年,你對於目前的社會契約有什麼了解?你的家族和其他利害關係人,如何看待你的家族企業在社區裡扮演的多重角色?在政府、民間企業與慈善組織之間,該如何平衡?如果從更大的脈絡環境來看,為你的家族節稅是否仍是重要目標?

而在你與家族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別忘了這影響到的不只是你家族企業的未來,也會影響到整體社會的未來。

(林俊宏譯)



派翠西亞.安格斯 Patricia M. Angus

安格斯諮詢集團(Angus Advisory Group)執行長,並在美國哥倫比亞商學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的家族企業學程擔任兼任教授暨主任。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