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長導讀《哈佛商業評論》四月號之1:你的公司,投資太保守嗎?

楊瑪利
瀏覽人數:2404


影片載入中...
高階主管總是想盡方法來提高經營績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在本期《哈佛商業評論》中指出,其實,只要改善投資決策者規避風險的心態,就可能大大提高經營績效。以下為本期的封面故事導讀。

大家好,我是《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楊瑪利,歡迎來到哈佛商業評論的導讀時間,那我現在手上拿的是最新出刊的4月號,哈佛商業評論的出刊,我們的封面故事是獲利如何險中求。

那麼基本上我知道台灣有許多的讀者,他們都認為哈佛商業評論是來自於西方美國最好的大學哈佛大學下面商學院的出版品,叫做哈佛商業評論,那所以他裡面的文章,可能所探討的都是西方世界的案例,以至於就會認爲跟台灣沒有相關。

這裡要跟各位來說明,雖然《哈佛商業評論》我們的中文版有七成到八成,都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原文內容,但是他所描述的情境,雖然他用的個案是西方世界的個案,但他所描繪的企業所面臨的問題和情境是非常跨國界的。就是說你企業面臨到的經營管理,或者是接班傳承、創新、組織架構等等的問題,其實是跨國界的。

在這個地球村的時代,這也是為什麼《哈佛商業評論》,除了他的英文版之外,它在全球十幾的國家語言的版本,除了我們中文之外,他還有日文版、韓文版、法文版、俄羅斯語版、西班牙文版等等,所以我在這裡導讀,就會很希望跟各位讀者來做溝通。

那麼接下來,我要跟各位分享的是,這一期的4月號哈佛商業評論封面故事叫獲利如何險中求,這一篇文章的作者有4個,其中有一個作者來頭非常的大。

我相信,如果你是一個經常閱讀財經書籍人,大概是對他的名字野蠻如雷貫耳的,那就是《快思慢想》的作者,也是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那最新的著作就發表在哈佛商業評論上,那麼這一期他其實獲利如何險中求,他其實要表達意思是說,經過他們的研究之後發現說,絕大多數的企業的高管高階經理人,他們的投資決策都是非常的保守。他們非常害怕風險,但是長期下來對企業的發展是不利的。

我又回到剛剛一開場。有提到說,哈佛商業評論他的文章,可能它所探討的是西方企業所面臨的情境,但是這個情境其實是跨國界的。其實,我覺得大多數高階主管都相當的保守,對投資保守,我想這個情境應該也是台灣很多企業所共同面臨的狀況。

那麼康納曼這一組作者4個作者,他們要講的是說企業其實適度的採取風險投資,然後多做一些不同的風險投資組合,那麼長遠來看,才有辦法創造比較高的附加價值,以及比較高的獲利。

那麼在這一篇文章裡頭,他一開始有提到一個調查,就是有麥肯錫顧問公司曾經作做過一個調查。就是說,他們訪問了全球1500位的高階經理人,問一個問題說,如果我現在給你1億美元去做投資,你有可能在3年後,這1億美元賺到變成4億美元,但是也很有可能是1億美元在1年內全部賠光。請問你是要投資,還是你不投資?

要投資,還是不投資?那麼根據這個調查的結果是,絕大多數的高階主管都不願意投資,沒有人願意採取風險。那麼這個文章裡頭提到第二個實驗,那就是有一個,也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他到美國一家非常有名全國的媒體集團去做一個work shop,一個訓練,他也做了一個很小型的實驗。面對訓練的營隊有22個媒體集團高階主管,也是問一個問題就是說,如果我讓你做某樣投資,他有可能在2年內賺了2百萬美元回來,但是還很有可能在1年內把1百萬美元賠掉。

那麼請問各位高階主管,你要投資,你還是不投資?

各位想一想,如果是你,要投資,還是不投資,那麼結果這一項非常小群的研究調查也發現說,只有3個人在這22個高階主管中,只有3個人比例非常低,願意說好。

那我們就賭一把來投資,所以從這兩個小小的實驗跟小型的調查就可以發現,絕大多數的高階主管都非常的保守,所以這個康納曼研究團隊,他們為什麼來寫這篇就來描述說,為什麼大部分的高階主管都這麼的保守不願冒險,以及到底組織應該要設計一個怎樣的機制,讓這個投資風險性的投資可以更做完善的一些評估,而且可以真正的進行,長遠來看,才可以幫企業創造比較高的價值跟比較高的獲利。

那麼在康納曼他們的分析裡頭,就很有道理的一點就是說,為什麼很多高階主管不敢冒險,那是因為組織會把這個投資失敗的帳算在這個高階主管的身上,

所以高階主管就會害怕萬一我這個投資做下去,好像是我做的投資都賠光了,比如1億美元賠光了,或者是說,1百萬美元賠光了,是我要負責,就變成是說,會影響到他的升遷,會影響他的加薪,當然他就是不敢做嘛。

所以康納曼的團隊就認為說,應該要把這個投資決策放到一個更高層級,這是第一點。第二點就是說,很多公司其實平常都不太做一些風險性的投資,所以一個案子的失敗等於全部的失敗。所以他就認為說,其實正常組織應該要多一些不同的投資案,所以如果是你有很多不同的投資案,比如說創投就是這樣的理論,

我投資100家公司可能80家是失敗的,只要二十家賺錢,我的利潤就賺回來了,

所以他不會很害怕失敗。

但是當你投資很少你只投資1家、只投資2家,或者你作1、2項新產品的開發,它失敗了,那就是百分之百的失敗,所以這個風險也未免太高了。所以康納曼的團隊也做了一些建議,就是說,投資應該怎麼佈局,應該如何做整體的考量。

以及在一家正常的公司裡頭,應該設立怎樣的管理委員會,來管理以及績效,做績效的評量,評估一個投資案的成功與否,而且要做整體的評價,不是單一項的評量。

還可以建立這個風險承擔的文化,不要讓說的高階主管都很害怕的說,如果我做錯一個決策,他就真的這輩子完了。

所以這篇文章其實,我覺得,雖然是研究對象是西方的很多的企業,但是他可以跟本土的台灣很多企業。我相信,你們也有很多新的投資在進行,比如說要不要併購一家公司、要不要開發的新產品,要不要做一項新的服務,一投資下去可能就是一筆金額,那到底要做還是不做,要做評估的時候是不是可以不要看單一的投資案,而是可以看整個企業全部的一些投資案加總,變成一個什麼樣的委員會來做整體評估。

那這篇文章有非常詳細的報導跟分享、希望這篇文章也對很多的企業經理人也好或是負責人也好,有很好的幫助!

謝謝大家!



楊瑪利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執行長


本篇文章主題風險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