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企業因應氣候變遷的是……財務長

Your Company's Next Leader on Climate is…the CFO
蘿拉.帕梅洛 Laura Palmeiro , 戴芬.吉巴席安 Delphine Gibassier
瀏覽人數:2581
「會計人員將會拯救地球」這句話,並不是玩笑話。的確,財務部門的職務特性,讓企業因應氣候變遷的作為,能更有效地節約成本,甚至精算商機,進而獲利。即使是在投資方面上,「氣候風險就是投資風險」,永續性也愈來愈成為投資的核心。可以說,由於工具、團隊、法規和市場的變化,使得永續性的任務,都掌握在財務部門手上。

關於該由誰來負責因應氣候變遷,如果你最後才想到財務長,不妨再重新思考一下。在今日,聰明的組織,正逐漸將永續性方面的職責轉交給財務部門。

這樣的改變,有幾項原因。第一是基本數學問題,這本來就是財務長負責的領域。對整體經濟來說,若要緩解和因應氣候變遷,從現在到2030年平均每年必須投資將近一兆美元;而且到了本世紀末,預計也將危及4.2兆到43兆美元價值的可交易證券資產,實際金額將取決於地球暖化的程度。(「43兆美元」是以全球溫度上升攝氏6度來計算。)

第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可以節省成本。減少排放,就是減少能源消耗,因而省下大筆的組織成本,而這是財務長會密切注意的重點。第三,投資人正在推動較不會影響氣候的投資,因此希望把氣候風險納入企業的財務揭露內容。最後,各種氣候變遷解決方案可帶來蓬勃的商機。加拿大專業會計師協會(Chartered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 of Canada)表示:「會計人員可成為永續價值的創造者、促成者、保存者及報告者,因而能讓組織因應氣候變遷的作為更加有效。」結合這些轉變,導致財務團隊的日常工作當中,開始出現各種過去認為「非財務」的活動。

讓財務長來領導因應氣候變遷,也開始得到回報。舉例來說,英國啤酒品牌Adnams最近發現啤酒的基本成本上漲,因為炎熱的夏季影響大麥產量。為了解決這項問題,該品牌的財務長靠著節能、省水的措施,抵消了這些上漲的成本。食品生產商瑪氏(Mars)的財務長克勞斯.歐果(Claus Aagaard)曾談到,瑪氏的永續性計畫在兩年內就為公司節省成本。

透過我們自己的研究、我們在達能(Danone)的企業經驗,以及與聯合國全球盟約(UN Global Compact)的合作,我們找出四種方式可讓永續性措施向財務部門集中,值得所有企業領導人注意。

財務工具正變得更加環保

現在,我們愈來愈常見到財務團隊讓自己所用的工具更重視環保。具體情形如何?比方說,有些公司已開始採用「環保資本支出」〔green CAPEX(capital expenditure)〕的制度結構,例如,SSE或可口可樂希臘裝瓶公司(Coca-Cola Hellenic Bottling Company)。這些結構會使投資決策出現一些小改變(像是對碳排放訂出內部碳價,或是放寬投資回收的期限),而讓對氣候友善的投資能擴大規模。

更重要的是,微軟(Microsoft)目前已成立內部碳市場,由財務與永續團隊共同設計。微軟根據整個企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訂出各個附屬單位必須支付的「碳費用」金額,以激勵它們減少碳排放量,然後用這些碳費用成立碳基金,以挹注與氣候變遷有關的投資,因而得以進行更重大的全球性投資。2020年1月16日,微軟在財務長支持下,做出一項歷史性宣告:要在2030年達到負的碳排放(carbon negative),到2050年時,將抵消微軟之前所有的碳排放。

其實,有超過六百個組織表示已實施碳定價制度。原因各有不同,包括希望提供採購與研發決策作參考、協助供應商轉型以因應低碳世界、做為紅利獎金,或是協助進行長期投資。達能(Danone)也有一項改變:根據年度的碳揭露(CDP)分數,把激勵措施連結到對抗氣候變遷的表現,以獎勵這方面績效優良的單位。

最後,把氣候變遷的概念整合納入管理控制系統之後,企業開始以衡量各項財務指標的方式,來衡量自己的溫室氣體排放。甲骨文(Oracle)在超過七十國擁有共六百棟建築物,而它用所謂的「環境會計與報告」系統,來記錄並改變溫室氣體排放狀況。這麼做可以迅速收集到正確的資料,因此已省下大筆成本。就連一家小型法國公司Saveurs et Vie(業務是長者送餐服務),也要求它的企業資源規畫系統供應商讓它能夠自動化記錄碳足跡。

財務團隊、合作及角色正在演變

財務及會計部門的改變愈來愈明顯,不只出現在工具上,團隊本身也在改變。丹麥風力發電公司沃旭(Ørsted)就有一個全職的環境、社會及治理(ESG)會計團隊,共有四名員工。英國能源供應商SSE內部也有全職的永續性會計人員。自2013年以來,聯合利華(Unilever)也有一位永續性財務主管,負責促進了解財務上的永續性、將永續性整合納入財務報告,並發展各項最佳實務。

除了個別公司的努力,我們也看到更大規模的協同合作。2010年,「永續會計」組織(Accounting for Sustainability)在英國設立財務長領導網絡(CFO Leadership Network),最近也成立了加拿大與美國分會。

有些人正在全盤重新思考傳統的財務長角色。2018年,美國管理會計師協會(Institute of Management Accountants)發表首篇有關永續財務長(sustainability CFO)逐漸出現的研究報告(本文作者吉巴席安是這份報告的作者之一),報告中指出,有必要明確結合財務和永續性方面的能力,以因應今日的種種挑戰。這項研究找出這些領導人必須具備的新能力,包括制定自然資本的損益帳戶、找出關鍵的外部效應成本、了解各種無形資產創造出的價值。莫文.金恩(Mervyn King)更進一步,在2016年的著作中提出價值長(chief value officer)的概念,而金恩本人被譽為南非「整合報告」(integrated reporting)的催生者。至於在北美,宏利金融(Manulife)也設立了永續性會計主管的新職位。

各種規定與法規迅速改變

氣候變遷帶來許多風險與機會,處理這些風險和機會的財務會計規定也隨之改變,企業財務長必須能順應調整。最大的改變出現在2015年12月,負責監控全球金融系統、提出建議的國際組織「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成立了氣候相關財務揭露特別工作小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CFD),目標是「為企業制定一系列自願性、一致的揭露建議,讓企業用來提供本身氣候相關財務風險的資訊,給投資人、放款人與保險核保師」。新的TCFD建議事項在2017年6月發布,建議與氣候相關的財務揭露應包含在主要的年度財務報告當中,而且,也應該有類似公開揭露的治理流程。

這在實務上代表什麼?其中之一,就是所有揭露事項(包括氣候相關風險、氣候指標、目標)都該經過企業的財務長或審計委員會審查,或者由這兩者共同審查。企業也應該運用情境分析,面對商業模式在未來可能的風險。

2019年11月,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Internation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IASB,主要使命是為全球市場制定會計標準)發表《IFRS標準與氣候相關揭露》報告(IFRS Standards and Climate-Related Disclosures),其中建議企業應處理環境及社會方面的實質議題,更具體來說,這些是投資人施壓希望企業揭露氣候相關風險而產生的議題(這件事特別重要,因為IASB通常並不在會計標準或簡報當中提到氣候變遷)。我們預計,像TCFD與IASB這樣的建議會繼續出現。

金融市場愈來愈要求重視氣候議題

金融市場正在促使財務長認真看待氣候變遷。舉例來說,「氣候行動100+」(Climate Action 100+)這項投資人行動方案,有超過370個投資人參與,總共持有資產超過35兆美元,他們呼籲百大溫室氣體排放企業應減少排放、改善治理、強化與氣候相關的財務揭露。另外一些行動方案,也引導投資界更加注意氣候相關的財務報告,例如歐盟發布的氣候比較基準、聯合國的「淨零排放資產擁有者聯盟」(Net-Zero Asset Owner Alliance)等。另外,貝萊德(BlackRock)董事長賴瑞.芬克(Larry Fink),也在年度的致各家執行長信函中強調:「關於氣候風險的證據,讓投資人不得不重新評估對現代財務的各項核心假設。」芬克的結論是:「氣候風險就是投資風險」,並提醒客戶,貝萊德會以永續性做為投資方法的核心。

財務長應該認真看待氣候議題的另一項原因,在於投資人對綠色債券(green bond)大感興趣;這種債券讓具備環保好處的新計畫和既有計畫,能夠籌資與投資。2019年,綠色債券市場新發行的整體規模,達到大約2,500億美元,把愈來愈多投資導向對抗氣候變遷。而在這個市場中,經認證的氣候債券(根據它們投資的實體資產或基礎設施類型來認證),可讓各企業符合升溫在攝氏2度內的規範,也就是遵守2015年〈巴黎協議〉的內容。這些工具除了能確保投注資金到環保計畫,甚至也可能在資本成本上帶來優勢,因為在某些情況下,外部融資可當成ESG績效的指標。

全球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彼得.巴克(Peter Bakker)在2012年指出:「會計人員將拯救地球。」而他的說法與事實相差並不遠。目前無論在企業內外,會計人員正愈來愈重視氣候變遷議題。你公司的財務長,應該是下一位跟上這項發展的領導人。

(林俊宏譯自2020年1月28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蘿拉.帕梅洛 Laura Palmeiro

聯合國全球盟約(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資深顧問,曾任職於PwC與達能(Danone),在財務、控制與永續等方面擁有豐富經驗。她擁有阿根廷IAE商學院企管碩士學位。


戴芬.吉巴席安 Delphine Gibassier

法國南特商學院(Audencia Business School)永續發展會計副教授,在財務及非財務會計有18年經驗。她擁有巴黎高等商學院(HEC Paris)博士學位。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