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監督委員會能贏得信任嗎?

Can Facebook's Oversight Board Win People's Trust?
馬克.拉托尼羅 Mark Latonero
瀏覽人數:2455
面對仇恨言論及假資訊問題,臉書宣稱可用「自我治理」做為解方。然而,人們對臉書全球監督委員會的信任度,會是個問題。雖然該委員會規章寫著「遵守相關人權原則」,但這個說法不僅模糊,目前也只局限於保障「表達自由」的範圍。況且,如果遇到「使用者所屬國家法律並不保障某些普世人權時」,又該如何抉擇?臉書能否自我治理,仍有待觀察。

臉書即將成立全球「監督委員會」(Oversight Board),來節制規範臉書上的內容。這個委員會的規章已於1月28日公布,為科技業前所未有的企業自我治理實驗制定了藍圖。雖然目前仍很有理由懷疑,臉書是否真能自行處理自家平台上的各項問題,像是仇恨言論與虛假資訊(disinformation),但我們仍應密切注意這個委員會計畫如何做出相關決定。

兩年前,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開始談到要設立臉書的「最高法院」,來評斷有關臉書平台內容的決定,當時臉書面臨幾項目前已廣為人知的醜聞:從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介入美國大選,到緬甸的種族滅絕事態受到臉書上鼓吹暴力的貼文影響而加劇。大眾對臉書的信任崩盤,而要求做出改變的立法者也加強審視。然而,臉書打算限制內容及言論的一些決定,例如禁止裸露、禁止深度假造(deepfake;編按:指幾可亂真的偽造影片),常會受到大眾強烈批評。

臉書希望由監督委員會來負責做這些決定。委員會規章指出,如果內容規範團隊撤下臉書或Instagram的某則貼文或圖片,使用者可以提出一連串上訴,最高就是交由委員會做出最終決定,是否在臉書平台上保留這些內容。委員會最終將有四十名成員,委員會的決議具有約束力,臉書應在七日內執行。委員會也能針對現有的內容政策,提出不具約束力的「建議意見」,而臉書會公開提出回應。臉書已同意分六年把1.3億美元的委員會經費,撥至獨立的法人信託機構,而且臉書無法撤消這項決定。

然而,委員會的首批國際專家將由臉書遴選,因此委員會裡可能有許多成員對臉書太過順從。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則深植在臉書的基本章程裡,章程指出這個委員會「將檢視與內容相關的執行決定,並判斷這些決定是否符合臉書的內容政策及價值觀」。如果這個委員會只是反映出矽谷夢想出的那套價值觀,就很難在世界舞臺上得到信任。

委員會要如何獲得信任?規章指出了一種可能的方式,規章內容指出委員會將「遵守相關人權原則」,也將提供「分析,以展現委員會處理案件時已考量或遵行相關的世界人權原則」。雖然目前的用語仍然很模糊,但委員會如果更明確根據世界人權原則做出決策,就可能取得正當性。

問題在於,目前的規章將委員會的使命局限在保護「表達自由」,這是祖克伯最近在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演講時宣稱的企業目標。臉書委託非營利組織「企業社會責任協會」(Busines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針對監督委會進行獨立的人權評估,結果發現它的範疇太過狹隘,指出「所有的人權項目都會受到有關平台內容的決定所影響,而不僅是表達自由與個人安全受影響。」如果臉書真心想要保障人權,只選擇保護言論與表達自由來保障還不夠。委員會和它未來的主席都該了解,他們的各項決定可能影響到許多權利,例如集會自由與投票自由。這些權利並非由臉書來界定,但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許多國際合約和人權法庭都有界定。

委員會成員名單將在未來幾個月內公布,他們應該設法修改規章,明確致力於根據更廣泛的人權法來判定案件。這不會是簡單的事。委員會可能會發現自己面臨艱難的抉擇,必須優先重視身處某些不保護普世人權國家裡的使用者權利。例如,若是緬甸政府認為某位使用者的貼文必須撤下,但臉書的監督委員會否決這項決定,會發生什麼情況?雖然規章指出臉書不會執行任何「可能違法」的決定,但委員會如果一味遵從藐視人權的地方法律,就會失去可信度。另一種可能的情況是,有關數位內容或人工智慧的問題逐漸浮現,現有的人權原則不見得一定會對這些問題有明確的答案。

此外,如果委員會同意在做決定時會保障所有的人權,就可能產生一些新的意見,有助於他人處理類似挑戰。我曾與哈佛法學院的諾亞.費德曼(Noah Feldman)談話,就是他構思出臉書最高法院的想法,並向祖克伯提出建議;費德曼認為,或許會有那麼一天,其他科技公司也認定臉書監督委員會的決定具有約束力,於是把他們遇到的困難提交給這個委員會。

然而,監督委員會愈限制處理的範疇,就愈會見樹不見林。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最近的一項報告指出,臉書無孔不入的監看已經「對人權構成系統性威脅」。這份報告的作者之一喬.魏斯比(Joe Westby)告訴我:「把重點放在內容政策,這做法有利於臉書,能讓它避開對它商業模式的問題所提出的質疑。這樣的方案,不足以取代以國家為基礎的強力監督和管制。」監督委員會應該要得到完整授權,能夠提出政策建議,特別是能夠直接挑戰到臉書營收模式或動態消息演算法的內部運作機制。

這攸關重大,而委員會的機會稍縱即逝。美國聖約翰大學(St. John)法學院及耶魯大學(Yale)法學院的法律學者凱特.科洛尼克(Kate Klonick)表示:「超過15年以來,使用者很少有方法能挑戰臉書的規定,或者提出該有怎樣的規定。理想上,這個委員會有可能邁出重要但很小的一步。」委員會如果無法進行自我治理,可能會對立法者傳達一項清楚且極具挑戰的訊息:臉書必須受到法規管制。

(林俊宏譯)



馬克.拉托尼羅 Mark Latonero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卡爾人權政策中心(Carr Center for Human Rights Policy)研究員,也是資料與社會研究所(Data & Society)資深研究員,專長領域是人工智慧治理及人權。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