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力的黑暗面

The Dark Side of Self-Control
米查爾.寇克里斯 Michail D. Kokkoris , 歐佳.史塔夫洛瓦 Olga Stavrova
瀏覽人數:12326
抗拒短期的誘惑,可能反而會招來長期的悔恨。其實,儘管自制力對於激勵人達成目標很管用,但我們除了展現自制力之外,更應該接受自身的弱點跟局限。換句話說,我們應該要懂得「自我疼惜」。自我疼惜並不會導致懶散和放棄努力。相反的,它有助於人們改進,因為可以更了解自己,並設定更務實的目標。

成功的人有個特點,就是能夠抗拒與長期目標相牴觸的短期衝動。研究顯示,有強烈自制力的人有更好的健康、人際關係、財務情況和職涯。他們也比較不會有一些問題,像是暴飲暴食、過度花費、抽菸、酒精或藥物成癮、做事拖延和不道德的行為等。能夠抵擋誘惑,本質上也會帶來收穫,因為有高度自制力的人也更滿意自己的生活,覺得自己的生活更有意義。

不過,抗拒誘惑一定會有好處嗎?有少數研究開始發現自我控制的黑暗面(但這類研究的數量愈來愈多),這對組織生活有重要的意義。

自制力會限制人的情感經驗。有高度自制力的人之所以能抗拒誘惑,一個原因可能是,他們感受到的渴望具有較低的誘惑力。但這可能也表示,這些人的情感體驗較不強烈;也就是說,他們對外界情況的反應較為中性。舉例來說,高度自制力的員工,可能因而無法完全享受自己的職涯成就,像是升職、加薪和優異的績效評估結果。

自制力可能會導致將來的悔恨。人們在反思自己的生活時,往往會後悔自己過去太自制(例如,選擇工作,而非玩樂),而覺得錯過太多人生樂趣。人們總是等到時光流逝之後,才會產生這種悔恨的感受。舉例來說,一名很成功的執行長,過去為了登上最高職位而做出很多犧牲,等到他年紀漸長,回想過去的人生之際,可能會覺得自己錯過了許多快樂時光。

自制力會導致工作量增加。人們往往仰賴自制力高的人,這可能會讓後者感到負擔沉重。舉例來說,某個員工可能因為自制力很好,於是同事請他接下太多工作和責任,因為他們都知道,他會設法妥善完成他們要求的所有事情。

自制力可能被不當運用。自制力高的人,似乎無論做什麼都比別人更成功,包括反社會的事情。相較於自制力較低的人,自制力高的人比較不會去做非法或是反社會的行為(像是危險駕駛或作弊),但是,他們若是真的去做這種壞事,也比較不會被抓到。舉例來說,有高度自制力的人,即使可能是組織很重視的員工,但諷刺的是,他們也可能是最「成功」從事不道德行為的人,不會被發現和處罰。此外,自制力高的人更懂得遵守社會規範,即使有些規範可能會導致對個人有害的行為(像是服用非法藥物以提高工作績效)。

自制力並不適用於每個人。對某些人來說,發揮自制力會讓他們感到疏離,彷彿他們被要求要壓抑真實的自我一樣。例如,有些人在作決定時,更憑藉情感,而非理性。這些人對運用自制力所作的決定,感到較不滿意。例如,主要靠情感作決定的員工,即使設法運用自制力,成功完成一項困難的任務,並因而獲得晉升,他可能仍對自己感到不滿。這個人可能會覺得沒有真正做自己,因為他太重視工作,犧牲了其他的需求和願望,像是無法陪伴家人朋友。

自制能力可能會導致偏誤。無論是一般人還是政策制定者,常常會把複雜的社會問題,視為主要是因缺乏自制力而造成的問題,例如暴飲暴食、過度消費、抽菸、酒精或藥物成癮、犯罪等。然而,像這樣強調自制力,可能會讓人忽視了這些問題背後的社會、經濟或政治原因。舉例來說,肥胖常被認為完全是因個人缺乏自制力而造成的。但我們知道,這個問題的根源還包括其他因素,像是加工食品價格便宜、餐點分量較大,以及日益提高的工作和休閒活動的久坐性質。單方面只強調自我控制,也就是所謂的「清教徒式偏誤」(puritanical bias),這代表的意識形態是把過錯完全歸咎於個人因素,而忽略了更廣大社會因素的影響。因此,重大的社會議題被轉化成只是個人健康照顧的議題。同樣的歧視情況也可能發生在工作場合裡,像是上司因員工錯過了不合理的工作截止日期而責怪他。

自制力是達成個人目標的一項重要手法。不過,我們不應把自制力當成快樂與成功的唯一決定因素,而應該用更全面的方式,從對我們自己更寬廣的觀點來看待自制力。除了自制力之外,接受自己的弱點與局限也很重要。心理學家稱這是「自我疼惜」(self-compassion)。自我疼惜並不會導致懶散和放棄努力。相反的,它有助於人們改進,因為可以更了解自己,並設定更務實的目標。因此,不要總是對自己太嚴苛、不斷嘗試突破自己的極限;有時候,對自己好一點反而可能是更好的做法,可以用適合自己的方式達成目標。

(陳佳穎譯)



米查爾.寇克里斯 Michail D. Kokkoris

維也納經濟大學(WU Vienna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行銷學系助理教授。


歐佳.史塔夫洛瓦 Olga Stavrova

荷蘭提堡大學(Tilburg University)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