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最重要的永續故事

The Top Sustainability Stories of 2019
安德魯.溫斯頓 Andrew Winston
瀏覽人數:1330
本文提出八個在永續議題上引人注目的發展:氣候抗議運動、人們愈來愈注意到氣候危機、政府和企業對氣候與永續議題的企圖心提高、企業領導人質疑股東利益優先與資本主義、永續性投資流行、企業對社會議題表明立場、素漢堡、潔淨技術成長。作者認為,氣候變遷不再只是年度新聞,而已成為永久的議題。另外,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會有指標性意義。

在我對永續性與企業領域的大型議題進行年度回顧時(也就是檢視公司如何管理環境與社會的議題與機會),我總是把氣候變遷當成一個大新聞故事。但現在,它不是一個年度的新聞故事,而是永久的議題。今年的極端、悲劇性、代價昂貴的天氣事件令人震驚,包括歐洲破紀錄的高溫、墨西哥六月的冰雹、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破紀錄的洪水、澳洲不斷的森林大火,以及莫三比克與巴哈馬暴風雨造成的重大破壞。但可悲的是,它現在已經是常態。

氣候變遷是、而且一直會是頭條新聞,它是所有事件的促成背景(至少近期是如此)。不過,今年世界對這個議題的重視程度出現變化,確實值得特別強調。在這個大背景之下,讓我們來看看2019年永續議題方面八個引人注目的發展。

1.氣候抗議運動爆發

2019年底,《時代》雜誌將16歲的氣候運動人士葛瑞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選為他們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年度風雲人物」。從2018年底到2019年,她發起了一場全球運動,向當權者說出真相,並在社群媒體上吸引超過一千萬追隨者。

以下是在她領導下促成的行動:1月,數萬名比利時青少年響應她的號召,每週在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遊行。3月15日,數百萬人在世界各地遊行。9月,人們聚集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周圍,桑伯格搭船參加了這場會議〔這突顯日益蓬勃的「搭機羞愧」(flight shaming)運動〕。

年輕人在氣候行動中處於領導地位,企業應該注意這一點。這些Z世代的孩子很快就會成為選民與購物者,Z世代與千禧世代已經占全球勞動力的一半。因此不令人意外的是,今年另一個關鍵的抗議活動是來自員工。超過8,700名亞馬遜(Amazon)員工簽署了一份致執行長傑夫.貝佐茲(Jeff Bezos)的公開信,要求公司制定一項積極的氣候行動計畫。9月,微軟(Microsoft)員工舉行罷工,抗議公司「在氣候危機裡成為共犯」。想要吸引並留住最優秀人才的公司,必須有一個強大的氣候策略。

2.人們愈來愈注意到氣候危機的嚴重性

長期以來,環保人士一直在爭論,傳達「悲慘與厄運」的訊息是否能促使人採取行動,還是只會讓人沮喪。這很難說,但今年我們確實遭遇一些嚴重的厄運。在知名書籍《不宜居住的地球》(The Uninhabitable Earth)當中,作者大衛.華萊士-威爾斯(David Wallace-Wells)提出理由說明恐慌是有道理的,並指出當暖化增加攝氏3、4度或更多度時,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情況不妙)。

《紐約時報》編輯委員會寫道,科學界的意見很重要,它給我們「一長串可怕的報告」。我們明白,(1)我們正在大幅改變地球的土地,以致威脅到我們的糧食安全與土地的碳捕獲能力,(2)海洋受到摧殘、珊瑚消失,(3)我們削減二氧化碳排放的速度太慢,以致無法避免這些結果。《自然》(Nature)雜誌也指出,我們正面臨「氣候轉捩點」,而匯豐銀行(HSBC)估計這將造成數兆美元的潛在健康成本。

人們開始注意這一點。愈來愈多美國人把氣候變遷視為危機(因此不意外的是,「氣候絕望」在2019年成為一件大事)。我們也看到更多關於氣候變遷經濟成本的數據。大型公司在CDP〔前身是碳揭露專案(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的一份報告中,揭露並描述了重大風險,像是在洪水地區的銀行會面臨還款跳票,暴風雨會破壞AT&T的設備,水資源短缺讓可口可樂(Coca-Cola )經營困難。成本不再是理論推估。但企業也告訴CDP一個正面消息:低碳技術有數兆美元的潛在市場。

3.政府和企業對氣候與永續性的企圖心提高

2019年初和年底各有一項重大提案:(1)在美國被稱為「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龐大法案,以及(2)以「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原則為核心的歐盟「綠色政綱」(Green Deal)。人們可以辯論這樣的政策提案是否不切實際,但這種思考規模是受歡迎的,而且也推動了辯論。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愈來愈大膽的公司目標上。永續領導的「基本籌碼」與日俱增。一個好的跡象是,企業致力推動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步伐正在加快(透過RE100集團進行),設定以科學為基礎的目標(現在有超過740家公司這麼做),並採取最積極的減少碳排放措施,致力將全球暖化程度控制在攝氏1.5度以內。

以下是2019年一些新且有意思的大型做法的具體例子:

 亞馬遜將在2040年之前實現碳中和,並購買十萬輛電動車。

 宜家家居(IKEA)要在2030年之前,增加對碳中和的兩億歐元投資。

 德國水泥公司海德堡(Heidelberg)宣稱,要在2050年之前打造出碳中和混凝土。

 英格索蘭(Ingersoll Rand)宣稱要將顧客的碳足跡減少十億噸;該公司旗下擁有大型冷暖空調品牌如詮恩(Trane),以及我的一個客戶品牌。

 家樂氏公司(Kellogg Company)將透過在食物與營養方面的各種努力,來改善三十億人的生活,並提供捐贈來填飽3.75億人的肚子。

這些目標看起來有點遙遠,但企業不斷比預期還早地達成大型目標,像是花旗銀行(Citi)設定的提供一千億美元與氣候相關融資的目標。

4.企業領導人質疑股東利益優先與資本主義

2019年8月,參加企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的近兩百名大型多國籍公司執行長宣布,要結束數十年來對股東報酬率的執著。他們表示,公司的目的是「為我們所有的利害關係人創造價值」。雖然其中有部分說法聽起來空洞,但這仍然像個分水嶺時刻。例如,在埃森哲顧問公司(Accenture)對全球執行長進行的廣泛年度調查中,這種態度的轉變很明顯。正如保樂力加(Pernod Ricard)執行長所說的:「我必須了解,在未來十年消費者想要我們做什麼……只顧追求獲利的企業將會滅亡。」

媒體報導指出,企業界對資本主義感到恐慌與擔憂,質疑它在一個氣候變遷與不平等的世界中,是否是正確的模式。《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用一整期報導氣候危機,《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推出一個網站來「重新設定」資本主義。《金融時報》的編輯也宣告了涓滴經濟學(trickle-down economics)與「不受節制的資本主義」的滅亡(編按:涓滴經濟學亦稱下滲經濟學,意指對企業和富人等提供減稅和其他優惠,可鼓勵他們透過加強投資、擴大雇用勞工等做法以促進經濟成長,把利益與財富逐漸「下滲」至所有人)。

5.永續性投資向前推進

永續性投資愈來愈流行,有些人甚至會說它已成為主流。數據顯示,流入永續性基金的資金加速增加。有趣的是,我看到了這轉變對大型金融機構的影響。我曾在一家大型銀行的客戶活動上發表演講,會中那家銀行的私人財富管理全球主管表示,來自顧客的最大需求,就是為「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提供更多選擇。另外也出現「綠色債券」的爆發性成長,讓公司得以發行債券以投資永續性專案。

今年的另一個重大轉變,是各界加速退出對化石燃料的投資。一群資產合計達11兆美元的投資人、一兆美元的挪威主權基金(Norwegian Sovereign Fund)、中國最大的國有投資者之一、法國保險公司安盛(AXA)和歐洲投資銀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全都宣稱致力停止投資煤炭或化石燃料。人們愈來愈了解到,氣候變遷本身和即將用以處理氣候變遷的政策,都代表了深遠的金融風險,以及估值的永久轉變。

6.更多企業表明立場

在另一次大規模恐怖槍擊案發生後〔這次是出現在美國德州艾爾帕索(El Paso)的一家沃爾瑪(Walmart)分店〕,這家全球最大的公司改變了本身的槍枝政策。沃爾瑪執行長董明倫(Doug McMillon)寫了一封公開信給220萬名員工,說明公司將如何停止銷售短管步槍彈藥。其他大型零售商如華格林(Walgreens)與克羅格(Kroger),要求顧客不要在店裡公開攜帶槍枝,而且有145名執行長呼籲美國參議院通過合理的槍枝法律。表明立場是否會有財務風險?或許有,但迪克體育用品(Dick's Sporting Goods)在2019年公布了六年來最好的季度銷售額,顯然沒有受到兩年來不再銷售攻擊性與狩獵型武器的影響。

公司也加入其他棘手的社會議題。科技巨擘微軟、Google、Salesforce與蘋果(Apple)宣布提供數十億美元,協助解決它們總部附近的住房危機與遊民的問題。沃爾瑪再次一馬當先,倡導提高最低工資。近兩百名執行長甚至參與了有關墮胎的辯論,指出限制性立法對商業不利。有些人說,這是一個所謂「資本主義覺醒」的時代。當然,並非所有表明立場的舉動都能按計畫進行。男士刮鬍刀品牌吉列(Gillette)出於善意做了一個廣告,鼓勵男士避免「有害的男子氣概」,這引來一些讚美,但也招致許多批評。

7.植物做的漢堡,在新食物系統裡成為要角

2019年,純素食產品如Impossible 與Beyond Meat,迅速從小眾市場一躍成為多家公司菜單上的要角,包括漢堡王(Burger King)、麥當勞(McDonald's)、Dunkin' Donuts、潛艇堡(Subway)、白色城堡(White Castle)、肯德基(KFC)、卡樂星(Carl's Jr)等。它們也在數萬家食品雜貨店銷售。漢堡王將它四年來最成功季度表現,歸功於Impossible Whopper。在2019年5月上市的Beyond Meat,是2019年到5月為止股票首次公開發行(IPO)表現最好的公司。替代性蛋白質也是全球趨勢,總部位於香港的Omni Pork在全亞洲提供素食替代品。這個轉變很重要,因為傳統的工業化食物與農業產業(包括乳牛)所製造的排碳量,占全球四分之一或更多。Impossible與Beyond的碳足跡,遠小於工業化生產的牛肉。

傳統食品公司的回應做法,是更強調再生系統,特別是「再生農業」(regenerative agriculture)。這些新的生產方法可望在種植糧食與飼養牲畜的同時,封存大量的碳,因而使得土壤更肥沃,並協助對抗氣候變遷。2019年3月我曾在全國農民聯盟(National Farmers Union)年會上演講,會議中的一個關鍵議題就是再生農業。大型食品採購商也在認真考慮這一點:達能(Danone)執行長范易謀(Emmanuel Faber)在聯合國發言時表示:「我們在過去一世紀建立的食物系統,在未來走不通。」這現在還在早期發展階段,但要注意這部分。

8.潔淨技術持續成長,尤其是電動汽車

以下是幾個大主題:

潔淨技術愈來愈便宜。隨著建造太陽能與風力發電的成本持續下降,我們到達了一個「煤炭交叉」點,因為美國四分之三燃煤電廠的營運成本,高於可再生新能源電廠。2019年4月,美國從可再生燃料獲得的能源首次超越煤炭,低碳能源在多個國家已經超過化石能源,包括英國、瑞典、丹麥、葡萄牙、尼加拉瓜和哥斯大黎加。企業對可再生能源的購買也在加速,2019年上半年的採購量超越了前一年的20%。

電動交通工具正在擴展。下一個面臨潔淨技術帶來價格壓力的化石燃料是石油,部分原因來自汽車技術的重大轉變。2019年1月有報導指出,內燃機汽車的銷售量可能在2018年到頂。電動汽車占整體汽車的比率仍然只有一小部分,但其他的電動交通模式正快速發展(包括被大肆炒作的特斯拉小卡車)。中國有四十多萬輛電動巴士在路上行駛(美國只有幾百輛),而且有六千萬名印度人每天乘電動黃包車通勤,這是針對柴油與瓦斯三輪車的一項有點混亂的替代品。戴姆勒賓士(Daimler)孤注一擲,宣布不再開發內燃式引擎,所有研發都用於電動車。美國馬里蘭州一個加油站被改造為專用充電站,這是具象徵意義的第一個案例。

創新可能有助於在最嚴重、最耗能的行業減少碳排放。德國鋼鐵製造商蒂森克魯伯(Thyssenkrupp)測試使用氫氣進行製造,一家由比爾.蓋茲(Bill Gates)支持的新創公司,聚集太陽光束以創造出攝氏一千度高溫,這個高溫足以製造水泥、鋼鐵、玻璃等。

2020有什麼值得期待

今年一些有意思的故事,可能指向未來更大的行動,包括:

 企業正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要它們運用自己的政治影響力,要求政府擬定積極的氣候政策,而不只是簽署支持聲明。在2020年,或許高階主管會出現在世界和區域首府,來呼籲採取氣候行動。

 一些地區,特別是印度,正處於嚴重缺水的邊緣,對人們和企業造成衝擊。

 SAP與Bumble Bee Tuna 使用區塊鏈,來追蹤鮮魚從海洋到餐桌的過程。到了某個時間點,這種數據驅動的追蹤供應鏈,將會大量應用。

 《Vogue》雜誌宣布將運用自己的品牌與影響力,藉由教育消費者關於重複使用與永續時尚,來減少碳足跡。接著可能會出現一個重新思考「消費」這件事的嚴肅運動。

2020年美國的總統大選將是關鍵。這個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究竟會把焦點放在氣候與其他迫切的全球挑戰,還是會持續設置障礙、閉關自守?

與往常一樣,我們不可能真正概括呈現變化如此快的一年。我必定會漏掉許多精采的故事。雖然難以相信,但新的十年展開了。或許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願永續性成為未來幾年的核心工作。

(王怡棻譯)



安德魯.溫斯頓

安德魯.溫斯頓 Andrew Winston

作家,最近的作品是《大轉折》(The Big Pivot)。他還著有《綠色復甦》(Green Recovery),並與人合著暢銷書《綠色商機》( Green to Gold)。他為一些全球頂尖企業提供諮詢,指引如何安度各種環境及社會的挑戰,並從中獲利。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