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9年最大交易案預知下一個十年

What the Biggest Business Deals of 2019 Tell Us About the Next Decade
班傑明.高梅卡塞瑞斯 Benjamin Gomes-Casseres
瀏覽人數:821
要關注的重點是:企業如何回應科技的力量,還有氣候變遷的威脅?有些大型交易案其實是延續過去的做法。另外,有些類型的交易案不再發生,也很值得關注。例如,過去一年來,有些新作為是針對遏制科技業成長而來的。這些努力雖然不見得有結果,卻會對那些大型科技公司造成壓力,因此他們暫時避開了大型收購案。

與地表的氣候不同,交易案的氣候氛圍在2019年維持著老樣子;但真的是這樣嗎?

商業交易案是經濟轉型的指標,既是落後指標,也是領先指標。有些交易案反映了過往的情況;另一些交易案則顯示新興的趨勢。檢視2019年最顯著的交易案(以及取消的交易案),可了解我們過去經歷的情況,並且展望未來走向。

從多個不同衡量標準來看,2019年的併購活動不如前幾年那麼活絡,但交易的模式很具啟發性,而且在某些方面很新穎。2019年的許多交易案所反映的產業整合和數位化趨勢,可回溯至幾十年前。但也有一些跡象顯示,2020年代會在我們如何管理科技的力量方面,出現新的趨勢。而且我們再次了解到,氣候變遷是嚴肅議題,不過我們仍不清楚企業會如何回應。同時,商業交易案也會反映出,我們混合使用不同能源的組合方式上的轉變。

延續過去做法的交易案

在已經確定的趨勢當中,大型製藥公司在2019年持續壯大且情況更好。自1990年代起,製藥公司一直透過合併,來提高本身在健康照護產業鏈裡的議價能力。它們也一直從生技新創公司那兒取得創新。在2019年,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以740億美元收購了Celgene,武田製藥(Takeda)以620億美元收購了沙爾(Shire),而賽諾菲(Sanofi)和諾華(Novartis)也分別用超過百億美元收購了其他公司。這些收購案都有雙重功能,一方面為這些大公司帶來新技術,一方面也維持了集中式的產業結構。與此同時,已合併的大型保險公司〔CVS與安泰人壽(Aetna)、信諾集團(Cigna)與快捷藥方(Express Scripts)〕,則開始進行整合工作,不過這些合併案能對消費者帶來多少效益,仍不明確。

媒體與電信公司也遵循這套行之有年的做法,以建立本身的市場力量。2019年有三件大型的合併案敲定,包括Sprint與T Mobile(260億美元)、AT&T與時代華納(Time Warner)(850億美元),還有迪士尼(Disney)與21世紀福斯(21st Century Fox)(710億美元)。迪士尼過去幾年的收購行動,加強了它在串流影音服務方面的產品。迪士尼、網飛(Netflix)、Hulu、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和HBO之間的串流服務戰爭,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現在要全面展開。這個生態系統最終也會走向整合,但目前還沒有發展到那個階段。現在仍是人人參與的階段,各家公司都致力爭取新世代的媒體消費者,促使他們放棄有線電視。

工業生產商採取的行動,也已進行了十年,也就是綜合性大企業集團的分拆。陶氏化學(Dow) 按照三年前與杜邦(DuPont)合併時的承諾,在2019年分拆為三家公司。這個做法包含兩個階段,首先是進行合併,把一些事業整合起來,接著再分拆一些事業,讓各家公司強化聚焦,同時仍維持本身的市場力量。其實,分拆綜合企業集團的做法,往往是前進兩步,退後一步。丹那赫(Danaher)先進行企業瘦身,然後以210億美元收購奇異公司(General Electric)的生物製藥單位,以便再度壯大自己。奇異公司在出售生物製藥單位之後,似乎仍在本身的健康事業上加倍投資。在航太與國防工業方面,已經拆分為三家公司的聯合技術(United Technologies)又走回頭路,與雷神(Raytheon)進行對等合併,價值約1,350億美元。

以上都是大型交易案,但都是一些延續既有做法的案子。那麼有哪些交易案可能預示了2020年代的情況?很奇特的是,欠缺某種類型的交易案,反而是最值得關注的事。

科技界新興趨勢

2019年有些再度出現的行動,是要遏制科技業的成長。在華府,以下這種想法持續擴大:Goggle、臉書(Facebook)、亞馬遜之類的公司已成長得太過龐大,且侵犯到人們的生活。Google在美國五十個州面臨反壟斷法的調查,而且美國公平交易委員會(FTC)聲稱可能調查其他公司。據報導,12月中公平會考慮對臉書提出禁令,阻止它合併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以免反壟斷當局之後會決定要分拆臉書。這些做法可能不見得有結果。但是,那些大型科技公司難免會感受到壓力,不願意進行大型收購案。可是去年的確有件大型科技公司完成交易〔IBM與紅帽公司(Red Hat),340億美元〕,以及Salesforce收購了軟體公司Tableau(160億美元)。而蘋果、Google和亞馬遜儘管擁有大筆資金,卻相對自制,自2017年以來,其中沒有任何一家公司的交易案超過三十億美元。

2019年還有另一個相關的趨勢正在興起,那就是科技疆界重新劃分(re-bordering),中國與美國各自在科技領域裡具有影響力,這兩者之間正升起一道虛擬的高牆。在過去三年間,中國對美國的投資減少了90%。造成這情況的原因是中美貿易戰,但促成這個趨勢的因素,是雙方菁英和領導政權的相互猜疑。雙方都認為,人工智慧、網路安全和社群媒體之類的新產業,對國家安全和社會治理很重要。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在2019年有項前所未見的行動,那就是以資訊安全考量為理由,禁止華為(Hauwei)在美國市場活動。Google早在十年前就因為審查制度而離開中國市場。無論如何,中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稱霸,而美國企業則在美國市場稱霸。眾所周知的是,科技公司受惠於網路效應,但目前看來,他們的網路將止於一個新的邊界。

對於我們能源組合方式的轉變,這些新的和舊的趨勢有什麼含義?可惜的是,並沒有太多含義。

對氣候變遷的回應

就碳排放來說,我們的現況與我們應達到的目標之間,落差很大。太陽能和風力發電持續有進展,但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讓我們的能源基礎設施充分利用這兩者的潛力。大型石油公司,仍繼續不是很認真地嘗試與可再生能源新創公司合作;至少這些合作關係很適合拍電視形象廣告,或許還能安撫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的投資人。但從全球來看,可再生能源的專案融資和公部門研發經費,近幾年其實是減少的。

除此之外,石油業本身也面臨問題。西方石油(Occidental)以380億美元收購了安那達可(Anadarko),但合併後的新公司立即開始出售海外油田,以支付這項交易案的費用。行動派投資人卡爾.艾康(Carl Icahn)正在鼓吹要終止這項合併案,認為這件交易危害了公司的價值;而這發生在他成功攔阻了富士軟片(Fuji Film)和全錄(Xerox)糟糕的合併案之後。西方石油公司的股東們感到不悅;其他石油公司的股東也不高興,原因是:埃克森美孚(Exxon)、殼牌(Shell)和BP在2019年大手筆發放股息,因而影響到本身的財務狀況;其他公司則在價格低、社會壓力又大的環境下,為本身的資產進行重新估值。沙烏地阿拉伯石油(Aramco)等待已久的股票首次公開發行(IPO),也無助於提振化石燃料業投資人的心情;它的IPO估值目標被降級,而且只在利雅德(Riyadh)市場掛牌。即使如此,它募集的金額仍是歷來最大規模的IPO,而這正說明了石油業的持久力量。

2019年有關交易案的最大新聞,實際上根本不是一件交易,而是一件交易的提案。美國國會2019年推出了「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提案,呼籲政府採取緊急行動,讓我們的經濟做到零碳排放,而且做法能夠提振就業,並且不傷害到社會中最弱勢的人。實際上,這項提案可讓我們重新思考哲學家所謂的企業、政府、社會之間的「社會契約」。自1980年代以來,貧富和收入的差距不斷擴大,導致這個契約出現裂痕。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威脅,使得「重新思考這份社會契約」變得更加急迫。難怪在2019年,即使企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也宣布了一組新的商業指標,目標是要平衡股東和其他利害關係人的利益。

在2019年,我們比以往更清楚看到地球面臨的困境。下一個十年的企業交易案,將顯示我們會如何回應這個困境。有些交易案將會強化既有的習慣,但我們希望,會有更多交易案讓我們的經濟轉型和改進。

(陳佳穎譯)



班傑明.高梅卡塞瑞斯

班傑明.高梅卡塞瑞斯 Benjamin Gomes-Casseres

聯盟策略專家,以及美國布蘭戴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企業與社會講座教授。他針對企業合併策略進行研究和教學,並提供相關的諮詢顧問服務,相關經驗已有三十年。他著有三本書,包括《Remix策略:企業合併三大法則》(Remix Strategy: The Three Laws of Business Combinations, HBR Press, 2015)。


本篇文章主題併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