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如何推動組織向善

How One Person Can Change the Conscience of an Organization
尼可拉斯.艾瑞克 Nicholas W. Eyrich , 羅伯.奎恩 Robert E. Quinn , 大衛.費賽爾 David P. Fessell
瀏覽人數:1932
四種心態,協助企業做出改變。首先,要相信自己一個人就足以帶動起很大的力量。其次,不要低估自己遇到的各種機會,就算是最小的機會,也能讓人磨練技能,變得更善於改善現有環境。此外,要知道迎向各種挑戰並不是一時的冒險,而是生存方式,也是職涯道路。最後,要善用自己的權力,為弱勢爭取權利。

2000年12月,山田忠孝(Tadataka Yamada)博士成為GSK(Glaxo SmithKline, GSK)新任研發主席,上任後他發現該公司提出某件訴訟,令他大驚失色,那件訴訟的內容是關於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藥物取得的問題。當時,南非政府及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希望設法用較低價格取得治療AIDS的反轉錄藥物,結果遭到39家藥廠共同提出訴訟,控告曼德拉和南非政府侵犯價格保護措施及智慧財產權。南非黑人有將近25%帶有HIV/AIDS,而當時的反轉錄藥物價格大約是每個月一千美元,超過南非平均年薪的三分之一,大多數病患根本無法接受治療。

山田忠孝與研究團隊討論,很快就發現反對這項訴訟的並不只有他一人。團隊希望能夠協助解決這項全球醫療健康議題,而不是捲入這種訴訟,讓迫切需要這類藥物的人無法取得藥物,但他們覺得自己沒有權力改變公司的方向。山田忠孝則有不同的想法。他和GSK的董事一一會面,強調公司應負起道德責任,減輕人類的病痛,並認為這與GSK的長期成功息息相關。他表示,GSK不該一方面製造出拯救生命的藥物,一方面卻不讓人們取得這些藥物。他也指出這項訴訟會造成的公關災難,並提出他與團隊共同打造的願景,讓GSK也成為對抗肺結核與瘧疾的領導業者(這兩項疾病也嚴重影響了第三世界)。外部的壓力並未減弱,全球許多藥廠都遭到抗議。

2001年4月,39家藥廠全都決定撤回對曼德拉的訴訟;GSK和其他一些藥廠的反轉錄藥物價格降幅超過90%。此外,在山田忠孝的帶領下,GSK在西班牙特雷斯坎托斯(Tres Cantos)的一間重要實驗室,也改制成為非營利的實驗室,專門研究開發中世界的疾病(包括瘧疾與肺結核)。山田忠孝運用自己的影響力,促使GSK分配資源去開發未來療法,並且讓病患能負擔得起藥物價格。結果,GSK的管理高層成為全球健康議題的領導人。安偉傑(Andrew Witty)在2008年接任GSK的執行長,成為製藥業在全球健康議題上的重要發言人之一。GSK企業高階主管團隊成員之一的魏巴赫(Chris Viehbacher),後來成了賽諾菲集團(Sanofi)的執行長,也成了全球健康的倡議人士。他們兩人都與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合作,推動全球健康行動方案。

大多數人都會希望參與這種令人驚嘆的事件反轉,但是這種轉變並不常發生。雖然有許多人協助推動這些做法,不過,是什麼因素讓山田博士有這樣堅定的想法與穩固的願景,願意挺身而出?我們訪談過山田博士幾次,從中找出了四項有助於他推動這個轉型的關鍵心態。

個人的力量

就算只是一個人,只要有清楚的是非觀、願意挺身發言,就能帶來改變。人的心中有一項深層而基本的需求,就是希望能讓世界變得更好。如果領導人能夠有技巧提出想法和願景,即使他只是中階或較低階的領導人,其他人仍會願意跟隨,如此就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甚至造成大規模的文化變革。雖然山田忠孝的初衷並不是要改變文化,但他的行動確實起了催化作用,激勵了整個公司。隨著特雷斯坎托斯實驗室的「非營利」新重點的消息傳開,GSK的許多頂尖科學家都自願到那裡任職。山田忠孝說出了許多人的心聲,也為所有人點出了一條明確的道路與更光明的未來。

不斷培養技能的力量

任職於GSK之前,山田忠孝職涯上曾處理過許多較小的挑戰,從治療加護病房裡病情最複雜的病患,到成為他所在領域的部門主管和全國領導人。另外,他也曾積極讓美國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胃腸學系延攬更多非裔及女性教職員,帶頭努力改變現狀。這帶來的心得教訓是,不要低估自己遇到的任何機會,即使小機會也不放棄,要好好磨鍊自己挑戰現狀以造福人群的各項技能。不斷訓練自己「勇於挑戰既有做法」的能力,等到時機成熟就能派上用場。在GSK,山田忠孝先是請他的團隊提出意見,最終產生的計畫,就是讓特雷斯坎托斯實驗室轉為專注於「非營利」的疾病研究。他並未等別人先發聲,也沒有等某個委員會成立來研究這項議題。他在那之前就已培養出一些技能,能夠快速看出問題,也提出了更好的解決方法,也就是讓GSK成為對抗疾病的領導者,雖然不見得能夠營利,但能幫助無數迫切需要協助的病患。

保持專注及決心的力量

我們很容易就會說:「茲事體大,我之後再考慮。」加上我們潛意識裡可能覺得「這可能會危及我的職涯」,於是那些艱困的挑戰就慢慢被忽略。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原本覺得不可接受的事可能會變成常態,改變的動力消散了。然而,山田忠孝並未接受那些不可接受的事;他的專注與決心一直好好維持著。他在青少年時期就離開了日本,進入競爭激烈的醫療界。過程中,他培養出跑馬拉松的習慣,編了一本厚達3,440頁的胃腸學教科書,還有許多其他成就。對他來說,迎向各種挑戰並不是一時的冒險,而是他生存的方式,也是他極為成功的職涯道路。要確保特雷斯坎托斯實驗室能夠成功,不只是在文件上簽個名那麼簡單。這間實驗室最初是由GSK提供經費,希望研究人員很快就能取得外部的經費,因此並不期望實驗室的產出,可以為GSK創造獲利。實驗室也開始啟動並維持與許多組織及大學的合作,以協助支持實驗室本身的任務。

運用優渥地位來協助弱勢的力量

雖然推動轉變不見得一定要具備這種心態,但大多數人會同意,如果某項轉變也能幫助弱勢,會是更好、更有收穫的事情。山田忠孝博士多年接受「病患為先」的醫療文化洗禮,很清楚自己發聲之後可能帶來的更大改變,也很清楚GSK能夠創造正面影響給南非和其他許多國家,它們迫切需要低成本的救命藥物來治療HIV、肺結核與瘧疾。他的團隊,都希望能夠協助弱勢,而後來GSK的許多團隊也是如此。特雷斯坎托斯實驗室的研究工作,繼續協助無數苦於肺結核、瘧疾等許多疾病的貧困病患。

談到促使他發揮轉型領導力的那件訴訟案,山田忠孝表示:「顯然當時我們能夠降低藥價,但除此之外,我也覺得對我們公司很重要的是,應該致力為那些無法讓我們獲利、但我們能夠發揮重大醫藥影響力的人們製造藥品。」

有了許多GSK員工的支持及努力,這種正向的願景與行動方向,在全公司上下引發迴響,協助促成了文化轉變。山田忠孝在2006年離開GSK,成為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全球健康計畫(Global Health Program)總裁,但他在GSK促成的變革仍然持續。目前,在全球藥品取得與全球健康行動方案上,GSK都是表現頂尖的製藥公司。單是過去三年間,特雷斯坎托斯實驗室已經與合作對象共同撰寫了超過一百篇學術研究報告。實驗室目前仍持續提供GSK的各種設備、專業及資源,給獨立的研究人員,以推動對開發中國家疾病的了解。

在過去幾年間,我們訪談了山田忠孝等數十名高階主管,以了解個人如何在大型組織裡成功推動正向變革。在這些訪談中,我們聽到許多人的說法都反映出山田忠孝提到的那些心態。幾乎在所有案例中,我們都看到了個人的力量。在其中一個案例中,某位《財星》五十大企業的女性,說明她在巴西改造自己所屬單位的經驗。當時她晉升為總公司的資深主管,看出有必要推動變革,但權力鬥爭變得更激烈,而且她過去的經驗似乎派不上多大用場。她靠著堅毅的專注決心,奮力向前,取得成功。她回想自己的成功過程,指出「挑戰現況」是每個人都能培養的技能,而且適用於每一個層級。另一個案例中,某位來自《財星》五百大企業的女性獲得升遷,負責一條規模很大、但業績不佳的業務線。在她之前擔任這個職位的八名主管,全都遭到開除。她花了幾個月檢視組織,並擬定策略計畫。這需要高層主管付出重大心力。她的上司反對。她運用她學到的所有技能與勇氣來引導上司,終於讓上司準備好推動變革。公司最後也起死回生。

這些案例提醒我們,雖然大家都認為企業的轉變應該是由上而下推動的過程,但實際上,中階主管和第一線管理人員只要有正確的心態,也能推動重大變革。

(林俊宏譯)



尼可拉斯.艾瑞克 Nicholas W. Eyrich

美國密西根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 Medical School)研究生。


羅伯.奎恩 Robert E. Quinn

美國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s Ross School of Business)榮譽教授,也是該校正向組織中心(Center for Positive Organizations)共同創辦人。


大衛.費賽爾 David P. Fessell

企業主管教練,放射線學教授,曾擔任美國密西根大學醫學院領導學程主任。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之人員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