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事業就是一切,你的人生呢?

What Happens When Your Career Becomes Your Whole Identity
珍娜.柯雷茨 Janna Koretz
瀏覽人數:14046
許多擁有高壓力職位的人,儘管一輩子賣力工作,才爬到目前的位置,但發現自己對職涯不快樂。如果緊密地認同自己的工作,以至於討厭工作就等於討厭自己,那會發生什麼事?心理學家建議,不要讓工作重擔,壓碎你的自我意識。因此,工作之外,取回一些時間用於自己身上,也維持多樣的活動和人際關係,你就能建立更加平衡和穩固的身分認同。

丹是美國波士頓一家大型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已經到了上班時間,他還蜷縮在浴室地板上,沒刮鬍子,還穿著睡衣,用毛巾掩著臉哭泣(此人名字經過變更,以保護個人身分)。

這情況是慢慢發展出來的。一開始是有一次他和性子特別急的一位客戶見面時,他腦海裡浮現一個念頭:「我到底為什麼要在這裡?」從那一刻起,他注意到自己對工作的不耐煩、不快樂和沮喪變得愈來愈深,直到他突然明白:他在工作上沒有找到快樂或成就,也許從來不曾有過。

丹對自己的整個看法,是建立在職涯上,因此這種想法把他推進存在危機。如果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律師,那麼他是誰?他浪費了這麼多年卻不知工作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沒有那麼常晚上在辦公室加班,他會不會有更多朋友和更幸福的家庭?

丹的故事並不罕見。許多擁有高壓力職位的人,儘管一輩子賣力工作,才爬到目前的位置,但發現自己對職涯不滿。討厭自己的職位是一回事,但是,你若是非常緊密地認同自己的工作,以至於討厭工作就等於討厭自己,那會發生什麼事?

心理學家使用「糾結狀態」(enmeshment)一詞來描述以下情況:人與人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以及個人的身分認同失去重要性。糾結狀態阻礙個人發展出穩定、獨立的自我意識。丹就和擁有高壓力工作的許多人一樣,不是陷入與別人的糾結狀態,而是與自己的職涯糾結在一起。

我是心理學家,專長是研究與高壓力職涯有關的心理健康挑戰。像丹這樣的人,每天都會出現在我的辦公室,其實這類人實在太多了,因此我必須設立一家公司「方位心理」(Azimuth Psychological),專注於滿足他們的需求。高成就、密集競爭、工作過度的文化,這些因素滙集起來,而使得許多人陷入職涯糾結狀態和倦怠之中。多年來,我們發現這些問題以複雜的方式,與人們的身分認同、性格、情感互相作用,這往往需要完全的心理治療,才能成功解決這些問題。

那麼,高壓力職涯,為何常會造成像丹面臨的這種心理健康問題?

許多高壓力領域的工作文化,通常會獎勵長時間工作的人,給予他們加薪、聲望和晉升。丹發現,花愈來愈多時間待在辦公室(或者公司的iPhone不離身),是他在公司迅速升遷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但是,如果你醒著的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從事緊繃的活動,這項活動往往會對你的身分認同愈來愈重要,就算只是因為它已經取代你可能認同的其他活動和關係。

某些職涯或事業成就,常在個人的家庭或社區中受到高度重視。丹的父母都是律師,雖然從未明確促使他進入法律職涯,但對他的專業和財務成就抱著很高的期望。當職涯成功被視為終極的人生目標,那麼個人若未能在專業上達到某一水準的成功(或者只是選擇不要如此),就會感覺和家人、同儕疏離。害怕失敗和孤立,使人將生活重心放在達成別人對他們的期望。但是這種強烈的專注和驅力,迫使他們的身分認同最終等同於他們的工作。

當高壓力工作和高薪結合在一起,個人可能會發現自己躋身新的社會經濟階層。丹突然之間不能沒有的,不只是房屋、汽車、度假和一些小玩意,還包括朋友、晚宴、慈善晚會。我們的身分認同,受到我們向他人展現自己的方式很大的影響。某個人若是專注以財富、成就和影響力,來形塑自己的身分認同,就會把自己連繫到有助於達到這些成績的高薪職涯。

即使沒有心力交瘁的人,緊密以職涯為中心來建構身分認同,也是危險的舉動。企業和整個行業可能陷入困境,倒閉或沒落。處於職涯中後期的人在遭到裁員之後,特別會因為年齡歧視,而難以在自己的領域找到合適職位。不管發生什麼事,與形成你身分認同基礎的職涯脫鉤,都可能帶來更大的問題,例如憂鬱、焦慮、濫用藥物、孤獨。

那麼,你如何知道自己的身分認同,是否已經和職涯糾結不清?請看以下的問題:

1. 你不在辦公室的時候,多常想到你的工作?你心裡是否經常在想和工作有關的事情?你是否很難和別人談論與你工作無關的話題?

2. 你如何形容自己?這種形容,有多少是和你的職務、職稱或公司連在一起?你是否有其他任何方式可用來描述自己?你會多快和剛認識的人提起你的工作?

3. 你大部分的時間花在哪裡?有沒有任何人抱怨你待在辦公室的時間太長?

4. 你是否有工作之外的愛好,而且這些愛好不會直接用到你的工作相關技能和能力?你能否持續花時間運用大腦的其他部位?

5. 你若是不再能繼續從事目前這項專業,會有什麼感覺?你會有多難過?

如果這些問題使你擔心工作影響到你身分認同的程度,那麼可以採取一些行動改變現狀。你可以獨自做這些事,或者在治療師的協助下進行,而這位治療師必須了解高壓力職涯中個人所面對的挑戰。

騰出時間。把工作上的一些任務交辦給別人,以騰出時間,並用這段時間從事和工作無關的活動(這一點非常重要)。這可能意味著更加借重同事、雇用虛擬助理、主張雇用實習生或更多同事來協助完成任務。若要有效地委派工作出去,你就必須放棄對於工作執行方式的部分控制權,而這本身就是用健康的方式溝通和接受這種做法。

從小規模做起。對於工作以外的新活動,請從小規模做起,嘗試自己一直想從事的活動。你不必長期投入任何事情;對這一點的想法,是要開始探索一些新事物,而且你可能會把這些新事物,整合進入你的生活和身分認同之中。例如,如果你想多運動,不必報名參加馬拉松比賽,只要開始每週一兩次步行上班,或者在午餐時間進健身房放鬆。像這樣的小變化,比較容易堅持下去,而且隨著時間過去,會引發改進和認真投入的良性循環。

重建人脈網。和朋友、家人聯絡,重振你的社交圈。最後你的日子會過得有趣,也為你自己建立起支持網絡。甚至只要發出簡訊、電子郵件、打電話給有一陣子沒講過話的人,就有助於加強人際關係。這不必花很多工夫;最近一項針對成年人友誼的研究顯示,只要有三到五個親密朋友,就會有很高的生活滿意水準。

確定對你重要的事情。建立並檢討你的原則與價值觀。對你最重要的是什麼?想想你關心生活中的哪些事情,並讓那些優先要務引導你走向下一步。治療師常使用「釐清價值觀」流程(Values Clarification),以協助客戶思考對自己最重要的事情。這個流程需要你反省你在人際關係、社群、職涯和養育子女等領域想走的方向,然後根據它們對你的重要性,來排列優先順序。正式的工作表有幫助,但在思考對你最重要的事情時,你可以先在手機上持續建立和更新一張清單。

眼光超越職稱。考慮重新建構你與職涯的關係,不只根據公司或職稱來建構,也根據可應用於不同情境的技能來建構。例如,許多心理治療師治療太多客戶而感到心力交瘁,但他們發現,自己的技能很適合轉而應用在人力資源管理或指導諮詢。

雖然緊密認同職涯不見得是壞事,但你若是心力交瘁、遭到解雇或退休,就很容易面臨痛苦的身分認同危機。這些情況下的個人,經常苦於焦慮、沮喪和絕望。取回一些時間用於自己身上,也維持多樣的活動和人際關係,你就能建立更加平衡和穩固的身分認同,且能符合你的價值觀。

(羅耀宗譯)



珍娜.柯雷茨

珍娜.柯雷茨 Janna Koretz

執業醫師,心理學家、方位公司(Azimuth)創辦人,這家公司專門針對個人在高壓力職涯中面臨的獨特挑戰,提供治療。


本篇文章主題工作生活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