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你的團隊培養全球思維

Push Your Team to Think Globally
瀏覽人數:2087


影片載入中...
喜達屋酒店及渡假村總裁兼執行長弗利茲.范帕申談及他將公司總部搬到海外一個月的決策,並分享這麼做背後的企業目標以及對團隊帶來的影響。

莎拉.格林(Sarah Green):大家好,我是莎拉.格林。今天的來賓是喜達屋酒店及渡假村(Starwood Hotels & Resorts)總裁兼執行長弗利茲.范帕申(Frits van Paasschen)。弗利茲,謝謝你今天來和我們聊聊。

弗利茲.范帕申:很高興能來這裡。

莎拉:2011年你做了很有趣的實驗,就是讓你自己和你的整個高階領導團隊都搬去中國一個月。請告訴我們,這種思維背後的企業目標是什麼?

弗利茲:這個想法的源頭是,我之前曾在海外負責營運,接待從總部來的人,我設法在一週內讓他們看到愈多東西愈好,但總覺得他們看到的東西不完整。我和我太太談到這件事,她也是我商學院的同學。我們談到我若是搬去中國一年,可以從這段經驗學到很多。但當然,這麼做並不務實。所以其實是她提出的想法:何不去一個月? 我思考這個提議,認為這不但是讓我們更貼近市場的好辦法,也可以讓團隊內部看到總部以外市場的重要性。而且如果我們是全球企業,具備全球思維,那麼「國際」這件事就不存在。就只是我們在全球各地營運的不同市場。其實中國目前占我們總成長的近三分之一,是我們非常重要的事業版圖。我們想要更貼近中國,確保我們在那裡繼續保持領先,一如既往。

莎拉:現在你要再度展開同樣的計畫,只不過這次是去杜拜。所以我猜想這麼做對總部的影響是正面的。但請告訴我們,在中國之旅之後,你看到哪些影響?

弗利茲:最重要的影響是無形的。我們總是一直與全球各地的團隊談話,討論是否應該進行某項旅館交易案,或做出決斷。我相信,最好的商業決策是由一群觀點不同、但目標一致的人一起做出來的。讓人們聚在一起討論,比讓分散在全球各地的人一起做決定更容易些。但由於我們彼此熟悉,由於我們建立的關係,因此可以很直接而坦誠地討論。還有我們在行動科技的進展。我們觀察到,中國旅客超越既有技術而使用更先進的科技,更常用行動裝置上網訂房。這加速了我們在中國的營運發展。我們學到─由於我們每年雇用大約兩萬名工作伙伴,因此我們學到如何改善到職流程,以及如何把學到的這些心得,用於我們尚未雇用那麼多人的市場。當中產生許多不同的具體營運心得,文化也從內部改變了。而且有個額外好處,老實說是我沒有預料到的,那就是中國股東,由於我們到那裡做了那些事,中國股東了解到我們這家全球公司有多麼重視中國市場。或許可以說,這增加了他們對我們的興趣,也加速了我們在中國的業務成長。

莎拉:這聽起來像是大獲成功。但我知道不可能一帆風順。過程中你是否遭遇任何挑戰?

弗利茲:最大的挑戰,其實是工作量的管理。你大概知道,不是去一週,而是去一個月,就一定會有些休閒時間。我常說,如果你想了解某個市場,最知名的做法就是在當地買日用雜貨。我可以告訴你,我曾經出去逛街看雜貨。但我太忙了,沒辦法如願多看。因此,我在這趟旅程裡安排了更有結構、更有紀律的休閒時間。這聽起來可能有點矛盾。但其實,花點時間坐在我們飯店大廳,看著人們走進來、辦理入住手續,看他們對我們飯店的反應,可讓我有機會更寬廣、更自由地思考。

莎拉:這很有意思,讓我想到另一個問題,喜達屋是非常全球化的企業,比大部分企業更全球化。所以,我看到這對你很有成效。這很合理。你認為,對其他企業來說,或許是不同產業的企業,這種長時間的差旅也能帶來類似成效嗎?

弗利茲:我認為,有項心得是別處也可以應用的。我們當然是比較全球化的企業。我們在一百個國家營運。我們經營旅館的營收有三分之二來自美國以外。超過80%的業務在成熟市場以外的地區。因此我們可能是極為全球化的企業。但事實是,今日不管你屬於哪一種企業,隨著連網能力與科技的變化、需求與消費者群體的全球化,我們全都必須跨功能、跨國界地無縫經營。任何你可採取的象徵行動和實質行動,只要能改變心態、改變人們的思考方式,就是有益的行動。其他企業是否應該做我們所做的事?這要由他們決定。但是我確實認為,今日的工作的確有不同之處。以這種方法去因應那些挑戰,是有道理的。

莎拉:弗利茲,這聽起來是一場精采的實驗。很謝謝你今天和我們分享這些。

弗利茲:這是我的榮幸。我期待未來能與你分享更多關於杜拜的事。( 周宜芳譯 )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