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企業的差距愈來愈大?

The Gap Between Large and Small Companies Is Growing. Why?
維傑.高文達拉簡 Vijay Govindarajan , 巴魯克.列夫 Baruch Lev , 安納普.斯里瓦斯塔瓦 Anup Srivastava , 露米妮塔.伊納契 Luminita Enache
瀏覽人數:2281
過去幾十年來,我們的確看到許多新創公司不但破壞既有公司,也成了今日的巨型企業。而這樣的破壞是否隨著數位革命的動能而加快速度?事實是,大型企業維持龍頭地位的可能性愈來愈高,而小型企業愈來愈難擴大規模與獲利。大型與小型企業差距愈來愈大,為什麼?

研究及新聞頭條裡充斥的想法是,傳統大型企業無力創新,而小型數位企業將會讓許多大型企業消亡倒閉。過去三十年來,我們的確看到許多新創公司不但破壞既有公司,也成了今日的巨型企業,但我們懷疑,這樣的破壞是否隨著數位革命的動能而加快速度?我們特別想知道,大型既有企業是否正逐漸被新科技取代,或者,其實它們正善用數位科技與其他新科技來創新與成長。

我們發現情況與一般的想法相反:大型企業維持龍頭地位的可能性愈來愈高,而小型企業愈來愈難擴大規模與獲利。大型與小型企業差距愈來愈大的原因之一,在於大型企業的研發支出正在增加。我們的研究結果符合路.葛斯納(Lou Gerstner)的說法:大象並不沉浸在過去的榮光裡,反而能夠跳起舞來,甚至變得更加靈活。

從下方圖表,就能看出美國證交所最大型與最小型上市公司市值中位數,經通膨調整後的年度差異(最大型與最小型是指股票市值分別為最高30%與最低30%的上市公司)。可以清楚看到,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除了經濟衰退的2008到2009年,大型與小型企業的差距持續快速擴大。若以1981年的美元幣值計算,兩者的差距在2017年幾乎達到35億美元。若以2017年的美元幣值計算,則為88億美元。既然檢視的是市值中位數,這項差距就沒有受到蘋果(Apple)和亞馬遜(Amazon)等少數公司的異常成功所影響而擴大。我們也分別檢視大型及小型企業,結果發現大型企業的規模愈來愈大,而小型企業多半停滯不前。

另外,大型與小型企業的績效差距也在增加。1990年代,兩者的營業資產報酬率(return on operating assets)中位數的差距為15%,但近來已經翻倍到了30%到35%,差距很大。分別檢視這兩組公司,就會發現大型企業的獲利能力日增,而小型企業則是苦於長期無法獲利。其實,在2015到2017年間,小型企業無論是營業資產報酬率中位數或利潤率中位數,都已經轉為負數。

此外,大、小型企業當中提報年度虧損企業所占比率的差距也加大:大型企業近年約有10%到15%提報年度虧損,而小型企業則是令人憂心的60%到65%。也就是說,雖然經濟一片榮景,卻有近三分之二的小型企業入不敷出。小型企業廣受讚揚的靈活與創意,在這些資料中都看不出來。

當我們檢視企業績效及成長的主要驅動力量,也就是對有形及無形資產的投資率(這些資產包括研發、品牌、科技、人資等),我們發現大型及小型企業投資在無形資產上的金額差距大幅擴大。舉例來說,下面的圖表顯示,大型與小型企業的年度研發支出差距增加,從1980年代差距不到兩千萬美元,到2017年差距達到將近1.2億美元(按1981年美元幣值調整通膨)。平均來說,2017年一家大型企業投入的研發經費是3.3億美元,而一般小型企業投入少得可憐的六百萬美元,顯然不足以趕上大型對手的腳步,除非幸運地有了大發現。研發投資的生產力逐漸下滑,對小型企業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另一個同樣在拉大的差距,是銷售與一般管理費用(SG&A),這常會包含無形支出,例如,資訊科技、品牌、人資和獨特的商業流程。顯然,大型企業已經提升了對創新的投資與無形支出,而沒有沉浸於過去的榮光。舉例來說,大型零售企業與銀行正在運用人工智慧的進展,來協助進行它們舊有的營運作業。

有些人可能不相信,認為這都是正常的現象。畢竟亞馬遜、網飛(Netflix)、微軟(Microsoft)也都曾是小型企業,後來才成長茁壯,甚至主導產業。許多現在的小型企業,必然也會有類似的發展。這說法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就在於我們的研究發現當中最令人訝異的一件事:小型規模的陷阱。簡單說來,就是小型企業愈來愈難「逃離」小型等級。在2000年之前,每年約有15%到20%的小型企業能夠變成中型、甚至大型企業,但到了2017年,這個百分比已經減少一半。我們在大型企業這個類別當中,也找到類似的證據。在2000年之前,只有75%到80%的大型企業能在次年仍留在大型企業類別裡,但最近,這個百分比已經上升到89%。

對於這種維持原類別的情形,我們也參考另一項衡量指標:一家公司某年與隔年規模等級的相關性。相關性愈高,小型/大型公司維持為小型/大型的可能性也愈高。這項相關性也逐年升高,小型公司尤其明顯,現在的相關性已經達到90%。換句話說,如果你今年是小型公司,隔年仍然是小型公司的機率愈來愈高。

小型公司自然成長而取得市場主導地位的過程,最典型的就是1980與1990年代,像是微軟、亞馬遜、網飛、安進(Amgen)、甲骨文(Oracle)、思科(Cisco)等,現在這種過程似乎變得愈來愈困難。與此同時,大型公司也似乎愈來愈不可能讓出主導地位。

一方面這算是好事:大型企業正在創新,並透過創新、規模可擴大性、先進者(first mover)優勢,維持主導地位。但另一方面,小型企業愈來愈不可能成長,這對經濟並不是好事;在前一個世紀,經濟正是靠著各種創業構想及追尋,打造出全球企業,領導世界前進。

小型企業的主管該如何才能逃脫小型規模陷阱?我們建立一套統計模型,以區分維持小型的公司和能夠大幅成長的公司。我們發現,相較於一直維持小規模的公司,能大幅成長的公司在無形資產上的投資金額明顯高出很多,為投資而舉債的金額也較高,而且年度虧損較少。此外,能成長的公司資產基礎較高、較年輕。值得注意的是,投資實體資產(房地產、工廠、設備)、股票買回、股利發放和收購,與脫離小型規模的可能性呈現負相關。

我們建立另一個模型,用以區分維持大型與跌出大型類別的公司。協助大型公司成功的重要因素,包括投資於無形及實體資產、股票買回、股利發放、居主導地位的時間長短及規模。雖然大型與小型企業的成功因素有重大差異,但一項共同點在於無形投資。若能獨家掌控顧客資料,也有助於大型企業維持地位。

總而言之,對於「大型企業無法創新,很快就會遭到小型企業破壞」這種想法,我們發現相關證據日益減少。小型企業的投資與成長機會正在萎縮,而它們的靈活度與大膽精神也日益承受壓力。相反的,大型企業正蓬勃發展,對創新及無形資產的投資正加快腳步,看來比小型企業更能應付各種挑戰,而與過去文獻的描述不盡相同。

(林俊宏譯)



維傑.高文達拉簡 Vijay Govindarajan

美國達特茅斯大學塔克商學院(Dartmouth's Tuck School of Business)管理學講座教授,著有《三盒解決方案》(The Three Box Solution)。


巴魯克.列夫 Baruch Lev

紐約大學史登商學院(Stern School of Business, New York University)會計與財務講座教授,共有六本著作,包括近期的《會計的終局與投資及管理人的未來路徑》(The End of Accounting and The Path Forward for Investors and Managers, 2016),也曾發表超過一百篇關於投資及經濟分析的研究論文。


安納普.斯里瓦斯塔瓦 Anup Srivastava

加拿大研究講座(Canada Research Chair)會計、決策與資本市場學者,也是加拿大卡加利大學哈斯凱因商學院(Haskayne School of Business, University of Calgary)副教授。他的研究主題是數位公司的估值與財務報告挑戰。


露米妮塔.伊納契 Luminita Enache

卡加利大學哈斯凱因商學院助理教授,研究領域是調查新經濟公司的財務報表揭露情況。


本篇文章主題財務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