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9年11月號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企業家為何首度未進百強?

財務下滑?未盡社會責任?
文■張彥文 Yen-Wen Chang
瀏覽人數:1590
  • "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企業家為何首度未進百強?"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企業家為何首度未進百強?〉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台灣企業家為何首度未進百強?〉PDF檔
    下載點數 10
台灣執行長首度「從缺」,有三個可能原因:郭台銘辭鴻海董事長、聯發科財務成績下滑、評比權重標準改變。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自2013年起,推出全球執行長100強的評選,當年有一家台灣企業家入榜: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

這項評比到去年為止,每年至少都有一位台灣企業家擠入全球百大CEO。

除了蔡明介仍持續入榜過兩次外,2015年起,鴻海創辦人郭台銘連續入榜四次,2018年擠進總排行第18名的佳績。旺旺創辦人蔡衍明,也曾於2014年入榜過一次(見表1)。

但令人意外的是,最新出爐的2019全球執行長100強的名單中,首次出現了台灣企業家「從缺」的情況。為什麼?原因可能有以下三項。

郭台銘辭鴻海董事長

今年6月21日,為了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郭台銘辭去董事長,這讓他喪失了競逐百強的機會。

若他繼續在任,以鴻海2018年營收首度突破新台幣五兆,每股稅後純益(EPS)也維持在高檔的8.03元,應有機會蟬聯。

至於繼任的董事長劉揚偉,由於不符合就任需二年的標準,暫時無緣成為全球執行長100強的接班人。

聯發科財務成績下滑

至於去年總排名59名的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未能入榜,據《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編輯部指出,聯發科2018年的績效表現可能是因素之一。

聯發科2018年合併營收2380.57億元,雖與2017年持平,但全年淨利207.82億元,較2017年減少13.7%,EPS13.26元,也是近六年新低。

聯發科曾在法說會中表示,受到季節性因素影響,包括電視晶片、電源管理IC、特殊應用晶片ASIC及物聯網相關產品的出貨量下滑,也影響到了整體的財務表現。

不過,聯發科目前積極布局5G,9月份發布世界第一顆量產的5G手機系統單晶片,預計明年第一季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外界認為,聯發科在5G的研發相對領先,明年有望進入收割期。

但除了財務外,聯發科也可能受到企業社會責任的評比權重改變影響。

評比權重標準改變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執行長100強的評選,除了財務指標外,自2015年起,納入與企業社會責任相關的環境、社會與治理(ESG),2016年又再加上企業社會責任(CSR)的評比。

這兩個項目對全球執行長的排名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以亞馬遜(Amazon)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來說,未納入這兩項指標之前,也就是2013及2014年時,總排名分別高居第二及第一。但自2015年起加入了ESG的分數,就讓貝佐斯的總排名大跌到87名,自此之後不但未再進入前十名,最高名次也只到去年的68名。

今年《哈佛商業評論》全球執行長100強的評選,更將ESG及CSR二項指標的占比,由去年的20%提高至30%,這更讓貝佐斯首度跌出了百名之外(見表2)。

蔡明介也很有可能受到這項因素的影響,因為2018年蔡明介在ESG及CSR的排名,都在四百至五百名以後(表1),若是今年沒有明顯的提升,在權重提高的情況下,也很可能被擠到榜外。

逢甲大學人言講座教授許士軍指出,西方企業愈來愈重視財務面以外的表現,包括企業社會責任與ESG,這已是世界的趨勢。

從這份全球執行長100強的名單中,也可以讓台灣企業思考,要怎麼樣把企業社會責任內化,並落實到經營管理的層面。

由全球執行長100強評選提高ESG相關的權重可以看出,未來光是讓股東滿意還不夠,更要盡到企業社會責任,才能算是頂尖的CEO。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