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克服你的演講恐懼症

To Overcome Your Fear of Public Speaking, Stop Thinking About Yourself
莎拉.葛許曼 Sarah Gershman
瀏覽人數:6226
本文提供演講之前和演講時的三個訣竅。

即使位居最高層級的人,也會為演講焦慮所苦。我問客戶,讓他們感到緊張的原因是什麼,他們總是會提出相同的答案:

「我不喜歡被人盯著看。」

「我不喜歡別人看我的眼神。」

「我不喜歡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因此他們起身演講時,幾乎一開始都會避免與觀眾的眼神接觸。這當中有個問題:避免直接眼神接觸似乎是應付演講焦慮的有效策略,但實際上這會大幅加重你的緊張情緒。

為了解箇中原因,我們必須回到史前時代。當時人類認為盯著我們的眼睛是一項生存威脅,那些眼睛可能是掠食者的。人們真的害怕被生吞活剝。為了回應這項史前時代的事實,杏仁核開始全面運作(杏仁核是大腦中幫助我們因應危險的區域)。當我們的「戰或逃」反應被觸發時,我們會感到壓力和焦慮,這是可以理解的。這種反應與演講有什麼關係?事實證明,非常有關係。

壞消息是:我們的大腦已經把「被盯著看」的古老恐懼轉移到演講。換句話說,演講焦慮已存在我們的DNA中。我們把演講視為攻擊。我們在生理上把觀眾標示為具有威脅性的掠食者,並引發類似的反應。許多人演講時的身體反應,類似他們在因應實體危險跡象時的身體反應(呼吸急促、面部發紅、顫抖)。

所以如今我們在一群人面前說話,感覺有很多雙眼睛注視我們時,我們會因太受注目而感到痛苦,就像暴露在白晝光線中的穴居人一樣。大腦告知我們正遭受攻擊,因此我們會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來保護自己。我們在自己和危險來源之間建立起一道道牆(在這種情況中,危險來源是觀眾),以抵禦攻擊並減輕任何危險。

這些牆是什麼樣子?我們在演講時專注於自己的幻燈片、視線向下,躲回自己的備忘稿中。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理會在我們面前的人,希望他們變得看不見。即使是最自信的演講者,也會設法與觀眾保持距離。我們天性就是如此。

幸好有一個解決方法:人類的慷慨特性。若要使杏仁核冷靜下來,解除我們生物恐慌按鈕的警戒,關鍵是把焦點從自己身上轉移出去,也就是不要管我們是否會搞砸,或是觀眾是否會喜歡我們,轉而將焦點放在協助觀眾。

多項研究顯示,更加慷慨會促使杏仁核活動減少。事實證明,對他人表現出善意和慷慨可以啟動迷走神經,而迷走神經能夠平息「戰或逃」反應。我們善待他人時,會感到比較平靜,壓力較小。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演講。我們以慷慨的態度來演講,就可抵消受到攻擊的感覺,開始感到較不緊張。

不可否認,這很難做到。我擔任演講教練,經常發現在工作和生活中最慷慨的客戶,在演講時也碰到最大困難,因為他們的大腦告訴他們:「現在不是給予幫助的時刻,而是該跑掉的時候!」但成為慷慨的演講者是絕對有可能的,可以從以下三個步驟著手:

1.當你在準備演講內容時,想著你的聽眾

我們開始準備演講時,全都會犯的錯誤就是從主題開始規畫。這立即讓我們進入細節,並更難打破我們與他人之間的樊籬。我們反而應該從觀眾著手。在一頭栽進資訊之前,先問問自己:誰會來聽演講?他們為什麼在那裡?他們需要什麼?答案要具體明確。找出聽眾的需求,包括言明和未言明的需求,並擬定直接針對那些需求的訊息。

2.在即將演講之前,重新聚焦你的大腦

上台演講之前最緊張。這時候你的大腦會告訴你:「每個人都在評判我。如果我失敗怎麼辦?」正是在這個時刻,你可以重新聚焦你的大腦。提醒自己,你來這裡是為了幫助聽眾。對你的大腦要態度堅決。告訴自己:「大腦,這個演講的重點不在於我,而是在於幫助我的聽眾。」久而久之(通常在四到六次演講之後),你的大腦會開始理解,而你會變得較不緊張。

3.在演講時,進行眼神接觸

我們犯的最大錯誤之一,是把聽眾當成一個群體。我們掃視演講廳,試著一次看著所有的人,最後與任何人都沒有連結。

實際上,聽眾當中的每個人都是以個人身分來聽你演講。因此,與聽眾連結的最佳方式,是把他們當成一個個的個人來對他們演講。要怎麼做?每講到一個想法就持續與某一個人眼神接觸。(每個想法大致是一個完整的句子。)一次聚焦一個人,你就會讓每一個聽眾都覺得你只對著他說話。

這很難。我們習慣掃視整個房間。直接眼神接觸一開始會令人感到不自在。但你多練習幾次之後,這實際上會讓你比較不緊張。相較於一次對所有人講話,進行一連串的一對一談話更容易得多(而且更有效)。我的客戶連續使用這種技巧三次以上之後,幾乎總是表示,他們的演講焦慮減少了。(請注意,要注視的人當中,最重要的是那些坐在最旁邊的人。這些人已經處於不利地位。對那些坐在邊緣的人特別慷慨,你就會把所有人都吸引進來。)

我們知道,慷慨的力量能夠給我們一種滿足、目的和意義的感覺。慷慨在演講當中同樣具有威力,它把一種令人緊張、甚至痛苦的經驗,變成給予和幫助他人的經驗。慷慨的演講者比較平靜、放鬆,而且最重要的是,更能有效地吸引觀眾,以及產生預期的影響。

(林麗冠譯)



莎拉.葛許曼

莎拉.葛許曼 Sarah Gershman

Green Room Speakers總裁,這家溝通公司的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她也是美國喬治城大學麥唐諾商學院(McDonough School of Business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傳授如何演講。


本篇文章主題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