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工作分隔兩地怎麼辦?專訪社會學家找解方

Living Apart for Work
丹妮兒.林德曼 Danielle Lindemann , 採訪/艾妮亞.維考斯基 Ania Wieckowski
瀏覽人數:2715
這篇訪談描述「通勤伴侶」的生活形態,受訪者指出這個選擇背後的決定因素,以及伴侶處理分居兩地的一些方法。

配偶得到在異地的職涯機會時,可能會選擇分隔兩地而居。有些證據顯示,這種情況比以前更常見。《哈佛商業評論》執行主編艾妮亞.維考斯基(Ania Wieckowski)訪談了美國理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社會學家、《通勤伴侶》(Commuter Spouses)一書作者丹妮兒.林德曼(Danielle Lindemann),以了解這些伴侶的因應之道。以下是經過編輯的訪談內容。

通勤婚姻大挑戰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最常嘗試通勤婚姻的是哪些類型的人?

丹妮兒.林德曼答(以下簡稱答):當中有許多都屬於高學歷人士。這點有違一般人的直覺想法,但當你擔任高階職位,就業機會變得較有限,因為只有少數一些職位對你有意義。例如,最近有一項研究顯示,研究所學歷的伴侶,比大學學歷的伴侶更可能分居兩地。

問:哪些因素會決定這種做法對伴侶是可行的?

答:根據我的訪談,最關鍵的因素是人生階段,尤其是有沒有小孩。家裡沒有小孩的人,碰到的複雜情況較少。個性也是重要因素:你必須有某種程度的自給自足和獨立性,這種做法才會行得通。還要考慮你的工作有多大的彈性。如果你的公司讓你遠距工作,或是你的職涯原本就有一定的節奏(例如學術界在暑假的步調較慢),就比較容易分居兩地。還要考量兩地相隔多遠。我的研究裡有一對伴侶,相隔開車兩個小時的距離,每個週末見面;他們碰到的困難情況,就少於時區相差12個小時的夫妻,後者連弄清楚何時適合打電話給對方都有困難。最後是關係的溫度,如果是新關係,或是關係有點問題,分居兩地會讓問題惡化。

問:科技會讓這件事更容易嗎?

答:會。許多專業人士可以與配偶保持半恆常聯絡狀態,整天用簡訊聯繫。重要的是聯絡頻率:鑽油平台的工作人員會一連好幾天無法與家人聯絡,而一項針對他們的研究發現,聯絡頻率對他們的關係是嚴苛的考驗。對當今大部分伴侶來說,電話和簡訊是最重要的溝通管道,甚至勝過視訊聊天。有效溝通的伴侶,會根據他們想分享的資訊類型來挑選溝通管道。如果是做計畫,需要說明細節,他們會發電子郵件,但如果是偏情感的對話,他們會通電話。許多現代的溝通工具,都屬於我的同事瑞琳.維爾汀(Raelene Wilding)說的「晴天科技」(sunny-day technology),因為在兩人的關係融洽時,它們能發揮良好的功能,但對不穩定的關係,是弊多於利。

「有些伴侶表示,兩人分開住的時候,他們的溝通改善了,因為距離有約束作用。」

問:接受這些安排的伴侶,是否應該設定結束分居兩地的時間?

答:大部分伴侶確實都預期會再度與配偶同住。有些會在心裡有特定的日期,通常會連結到某個職涯階段結束,例如住院實習結束或退休。他們認為有個最終目標是好事。結束時間較模糊的人,通常比較焦慮。

問:這些伴侶重聚同住之後,情況如何?

答:會有一段調適期。他們已經習慣有自己的空間,地盤戰爭會突然出現;他們習慣以某種方式做事,突然之間,這會造成摩擦。這一點類似軍人結束任務返家的研究所發現的現象。

問:與配偶相隔兩地而居,除了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工作,還有任何好處嗎?

答:有!有些人覺得他們重新找回約會時的興奮感受。有些人喜歡的是,所有因分享空間而產生的輕微緊張狀況,都消失不見。這對女性尤其重要,她們珍惜這份重拾的獨立,有自己的空間和時間。有些伴侶表示,兩人分離時,他們的溝通改善了,因為距離有約束作用。如果你們安排好在每晚8點通電話,就得聊聊一天過得如何。最後,兩人可以完成的工作量是最大好處之一,因為他們可以在晚上工作,不必害怕侵犯家庭時間。這點仍是在女性之間特別明顯,除非有小孩。我訪談的一位女性說,如果她和丈夫同住,恐怕就無法取得終身教職。

問:雇主應該如何看待這件事?

答:我會鼓勵有通勤婚姻員工的主管,對於工作上不必一週五天都得依賴辦公室的人,考慮給予更多彈性。這麼做符合雇主的最佳利益,因為如此員工就比較不會想異動,尋找能讓他們有更多時間與配偶相處的工作。

(周宜芳譯自“Living Apart for Work,” HBR, September-October 2019)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