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做出壞決策的六個原因

6 Reasons We Make Bad Decisions, and What to Do About Them
麥克.厄文 Mike Erwin
瀏覽人數:2290
你每天都要做出數千個決定,請留心本文提出的問題。

研究顯示,一般人清醒時,每小時大約會做出兩千個決定。大多數決定不太重要,我們會本能地或自動地做出這種決定,像是早上穿什麼服裝去工作、現在吃午餐或十分鐘後再吃等等。但我們一天中做的很多決定,需要認真思考,而且會產生嚴重的後果。持續做出好決定,可能是我們可培養出的最重要習慣之一,特別是在工作上的決定。我們的選擇,會影響我們的健康、安全、關係、分配時間的方式,以及我們的整體福祉。根據我擔任美國陸軍軍官三次派任的經驗,以及為撰寫《先好好領導自己》(Lead Yourself First)一書所做的研究,我發現以下心態會不利於良好的決策。當你必須做重要決定時,請留意:

決策疲勞。

即使是精力最充沛的人,也沒有無止盡的精神能量。我們執行心智任務與決策的能力,在重複使用後會耗損。有關這項主題的一項最著名研究顯示,如果囚犯的假釋案是在早上接受審理,較容易被核准通過。有這麼多決定要做,特別是會對其他人造成重大影響的決定,做決定的人自然會感到決策疲勞。要克服這情況,就要找出你必須做的最重要決定,盡可能把決策時間安排在你最有精力的時候。

持續分心。

過去十年的科技海嘯,已開創史上最便利的時代。但這也造就資訊與溝通從不間斷的環境。研究人員估計,我們大腦現在要處理的資訊,是1986年的五倍。因此,許多人都處於持續分心的狀態,難以專注。克服這一點的方法,就是每天找時間斷線,遠離電子郵件、社群媒體、新聞,避開資訊時代的猛攻。這說起來比做到容易,但你若把這當成優先事項,是可以做到的。

缺少點子。

凱洛格管理學院(Kellogg School)最近發現,在一場典型的會議中,平均有三個人講了七成的話。就像《安靜,就是力量》(Quiet)一書作者蘇珊.坎恩(Susan Cain)在書中闡述的,許多內向的人要等到確切知道自己想說什麼之後,才願意在會議中發言。這些團隊成員花費這麼長的時間思考,因此往往會有絕佳構想能貢獻。要克服這種不輕易發言的傾向,應該在召開會議的24小時之前就先寄出議程,讓每個人都有時間思考能提出什麼建議,並且努力打造一種開會文化,讓人們在會議之後也能提出構想。

多工處理。

如今很少有工作完全不需要同時處理多件事情。雖然事實如此,但研究明確顯示,當我們同時專注在兩項認知任務時,績效(包含決策成效)會降低,降幅最高可能達40%。當你必須做重要決定,請努力在白天騰出幾段可全心投入的時間,心無旁騖地處理手上的任務。

情緒。

感受到挫折、興奮、生氣、喜悅等,是人類最基本的一些日常體驗。雖然這些情緒在我們的生活中有重要作用,但你可能不需要看研究也知道,我們的情緒,特別是在盛怒與狂喜的時候,會妨礙做出好決定的能力。在憤怒時決定要發言或寄電郵,常會讓困難的局面變得更加棘手,因為會口不擇言。要克服這一點,應留意你的情緒狀態,專注在性格強項中的自我控制。克制自己,不要在情緒激動的時候回覆別人或做決定。練習先遠離電腦或放下電話,等到你能更清楚、更冷靜思考時,再回來處理手上的任務。

分析癱瘓。

雖然資訊時代賜予我們豐富的資訊、大數據與各種指標,但我們能取得的資訊量也因此沒有止境。我們知道,要考慮的資訊愈多,通常就要花愈長時間做決定。雖然決策流程應該要周全,但做決定的最好方法,往往不是花更多時間,或是參考更多資訊。相反地,你應檢視你需要的最相關資訊,設下做出決定的期限,並堅守這個期限。

我們做的決定,設定了我們的現實。這些決定會直接影響我們運用時間的方式,以及會處理(或忽視)什麼資訊。我們的決定,會塑造我們的關係;而且在現今這個高度互相連結的世界中,決定日益左右我們的精力多寡與生活各方面的效率。我們每天都難免會做出差勁的決定。但如果能察覺到不利好決策的這六名敵人,並採取良好行動擊敗它們,我們就能做出更好的決定,對與我們共事和接受我們領導的人,都會產生正面影響。

(游樂融譯)



麥克.厄文 Mike Erwin

《先好好領導自己:透過獨處啟發領導力》(Lead Yourself First: Inspiring Leadership Through Solitude)的共同作者,以及「品格與領導力中心」(Character & Leadership Center)執行長。他也是「正向計畫」組織(The Positivity Project)總裁和美國陸軍儲備少校,並擔任西點軍校(U.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領導與心理學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