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與新創公司合作三大策略

How Corporations Can Better Work With Startups
茱莉亞.普拉茨 Julia Prats , 荷西馬力亞.西歐塔 Josemaria Siota
瀏覽人數:761
根據120位創新長的調查結果,可解決近八成的重大問題。

企業促進創新的一種方式,是與新創公司合作,透過企業加速器(corporate accelerator)、新事業建造器(venture builder)和新事業客戶(venture client)等機制來進行。根據一家追蹤企業創投案的公司GVC分析(GCV Analytics)的統計,從2013到2018年,企業的新創公司投資案數目已增為近三倍,從2013年的980件,增至2018年的2,795件,而它們的價值從190億美元提高為1,800億美元。

然而,這些投資案的成功率卻很低。我們研究了美國、亞洲和歐洲公司的創新長(chief innovation officer)和其他類似職位主管,結果發現,企業創新方案有大約四分之三無法產生預期的結果。失敗的專案,無法協助公司抵禦既飢渴又敏捷的競爭對手。

我們訪談了22個產業裡超過120位創新長,以發掘出這些創新方案中出現的挑戰。他們說明哪些挑戰造成他們的專案失敗(或可能造成專案失敗),並說明他們用來克服那些挑戰的方法。我們整理出三大策略,可有效解決近八成的重大問題。

讓企業其他部門也肯定跨足新事業的價值

施耐德電氣公司(Schneider Electric)的創新長伊曼紐爾.拉加里格(Emmanuel Lagarrigue)和我們分享了一個重點,那就是這不僅需要爭取執行長支持,還要爭取各個負責盈虧的事業單位負責人熱烈投入。

公司裡主要業務線的負責人,通常不想要與企業創投單位合作。他們可能很執著於傳統的績效指標,並不理解與新創公司合作的策略價值。這可能會導致企業內部政治破壞了企業創投單位的努力。

全球前五大健康照護公司之一曾碰到這種問題,當時他們的創新長做了兩件事。第一,她把企業創投單位定位成負責探測市場趨勢的單位,因而提升了這個單位在公司其他部門眼中的價值。她除了要求這個單位開發新產品,還要求他們找出外部威脅、分析競爭對手制定的解決方案,並為公司的主要業務尋求成長機會。第二,她讓母公司、企業創投單位和可能受惠的事業單位,平均分攤進行概念驗證(proofs-of-concept)的成本。

創新長的這些決定,贏得了那些業務線主管的支持。他們知道可以花更多時間開發自己的產品和服務,因為創投單位會提供最新的市場情報。此外,大家共同分攤企業創投的成本,因此其他部門也願意為創投單位的成功作出貢獻。

尋求外部的傳統事業新創公司

太多企業都在爭取新創公司合作,因此可能很難找到可以合作的新創公司。運動服飾品牌愛迪達(Adidas)為解決這個挑戰,於是把尋找範圍擴大到與大學和研究機構有關係的新創公司。

這一切是從一個提問開始。提出這個問題的是該公司全球創意總監保羅.高迪歐(Paul Gaudio),他詢問:「我們是否可以用3D列印材料做出一雙真的能穿的運動鞋?」愛迪達為了尋求這個問題的答案,找上了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校區(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化學系教授喬瑟夫.狄西蒙(Joseph DeSimone),他也是數位3D製造新創公司Carbon的創辦人,這家總部位於矽谷的公司結合了軟體、硬體和分子科學。

愛迪達和Carbon合作打造出一套3D列印的解決方案,使用一種暴露在光線下就會變硬的感光樹脂。這讓訓練鞋的鞋底可以快速生產出來,而且能夠客製化,以符合個別顧客的需求。這個新的產品線叫做Futurecraft 4D。根據高迪歐的說法,這款鞋「將會改變我們創造產品的方式,當然也會改變顧客的使用體驗。」

好幾家公司都在定期篩選大學和研究機構的新創公司,尋求新事業的機會。

排除企業創投單位和新創公司之間的利益衝突

一旦找到可以合作的新創公司,通常會出現兩種利益衝突。首先,執行長想用低價收購,但新創公司的所有權人想高價出售,而企業創投單位的主管在中間陷入兩難,他代表雇主去協商,但知道大型收購案對自己的職涯和薪酬比較有利,勝過較小型的收購案。第二,優秀的企業創投單位主管必須要領高薪,尤其因為還有來自私人創投公司的競爭,但他們無法在不打破公司薪資結構的情況下,薪資高於執行長。

面對這樣的兩難,一家日本大型綜合集團的創新長做了兩件事情。首先,他提高企業創投主管的底薪,換來她承諾會任職六年,這一方面讓那位主管感覺有保障,公司也能向收購目標的新創公司保證組織會持續運作。其次,他解除創投主管與新創公司協商收購條件和整合被收購公司的責任,交給負責併購的單位處理。如此一來,她的獎酬完全只根據她在找到、吸引新創公司並與它們合作方面的表現,而每一件交易案的價值,不再與她個人利益有關。創新長的解決辦法排除了利益衝突,也讓公司更容易吸引新創公司,並與它們合作。

企業跟新創公司之間會產生利益衝突,常是因為對雙方衡量績效的方式有差異。最好能預見和處理這些差異,以免它們破壞了雙方的合作關係。

進行企業創投,可讓既有公司取得難以、或不可能在內部自行產生的創新。這麼做會有挑戰,但是,今天開始這麼做的公司,可以參考之前已有相關經驗的公司所學到的一些心得教訓。

(陳佳穎譯)



茱莉亞.普拉茨 Julia Prats

西班牙IESE商學院教授,創業課程主任,也是講座教授。


荷西馬力亞.西歐塔 Josemaria Siota

西班牙IESE商學院創業與創新中心研究主任,也是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企業創投專家。


本篇文章主題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