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工具助你改善健康

Harnessing Digital Information to Improve Population Health
莎慕塔.穆蘭奇 Samyukta Mullangi , 約翰.波拉克 John P. Pollak , 賽德.易卜拉欣 Said Ibrahim
瀏覽人數:776
我們擁有更多前所未有的方法,可用來收集健康方面的相關數據資料。

醫療系統並未有系統地收集有關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SDH)資訊,也就是人們出生、生活、成長和老化所處的情況,儘管它們知道這些資訊對個人和全體人口健康有重大影響。但是,從按服務量來給付醫療服務機構(按服務量計費),轉換成按照相對於成本的病人治療結果品質(價值)來給付,導致醫療機構更加關注維持病人的健康,而不只是治療疾病。這種轉變正促使醫療機構開始投資推動人口健康管理策略,因此他們必須更加了解當地人口,並找出尚未滿足的需求。

挑戰在於,醫生從病人身上收集並輸入電子病歷的SDH資訊,其實非常有限。儘管83%的家庭醫師同意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2014年的建議,也就是應收集病人的社會人口學、心理和行為的資訊,把這些資訊輸入病人的電子病歷;但只有20%的家庭醫師表示有時間做這件事。不過,收集這類資訊的其他方法正陸續出現:智慧型手機、信用卡交易和社群媒體。

智慧型手機。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估計,目前有超過四分之三的美國人擁有智慧型手機。使用這些裝置來收集SDH資訊的一個例子,就是使用醫療系統提供的行動應用程式,讓病人可以輕鬆預約看診,或聯絡醫療機構。這些應用程式還可以取得病人所在位置的資訊,用來與豐富的資料庫進行交叉比對,像是Foursquare的本地商家手冊,或關於犯罪/家庭暴力的城市熱圖,以了解病人所住地區鄰里的情況,例如,能否在當地的日用雜貨店或便利商店買到新鮮食物,以及是否能夠在相對安全的地方從事戶外運動。在研究環境中,這種類型的位置分享已經產生令人震驚的見解。

一份關於戒菸和復抽的有趣研究,把病人的位置資料,以及他們自己表示的煙癮程度和吸菸狀況,疊加在煙草商店銷售點地理資料庫之上做比對,結果顯示個人每日接觸到這類煙草商店的情況,與戒煙失敗有顯著的關聯,即使煙癮很低也是如此。這種關於個人與他所處環境相互作用的即時量化資料,挖掘出對病人的健康行為有影響的新因素,而病人本身可能並不曉得有這種影響。這種類型的地理位置資料,目前仍在研究環境中開發和測試,但將來會有一天,它可以被用來讓病人更加留意這些觸發因素,並抗拒不健康的誘惑。

信用卡交易。這些交易是另一個資訊金礦,有助於讓醫療紀錄更完整豐富。例如,蓋茲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和聯合國基金會(United Nations Foundation)資助一項研究,調查開發中國家婦女的經濟、社會和健康狀況,結合她們的信用卡消費紀錄與電話記錄,以找出人們社會經濟行為的模式。這項分析根據支出模式、年齡、流動性和社群網路,找到六種不同的生活型態集群。可以想像,這種類型的集群可能非常有用,因為醫療系統愈來愈致力為病人量身規畫社區和推廣計畫。

信用卡對帳單裡,並沒有產生見解所需的詳細資訊(也就是在日用雜貨商店購物的實際項目清單)。這種詳細程度的資訊,可能很有助於了解病人是否有按處方拿藥、購買香煙或訂購沙拉。一些數位雜貨店(如Instacart、Peapod)、藥品零售商[如CVS、華格林(Walgreens)]和付款機台(如Square),現在會在取得消費者同意的情況下,用電子郵件把列出消費明細的收據寄給他們。康乃爾理工學院(Cornell Tech)的一個小組已經開發出一些軟體工具,可以收集這些收據,並根據病人的個人營養目標來分析購買內容,這項研究具有商業潛力。這些方法不只收集SDH資訊,也促使病人更加注意到健康行為與健康之間的關係。

社群媒體。人們願意在社群媒體上透露個人的詳細資料,而善用這一點的做法,是另一個收集SDH資訊的新興領域。它目前成功被用來接觸到過去一直被認為最難以接觸群體:青少年、女性和低收入個人。臉書(Facebook)等熱門網站上的新功能,可讓個人在自然災害發生期間標註自己的安全狀態,這是一個初步嘗試,設法使用這種媒體來收集更多SDH資料。透過社群媒體與病人互動的醫療系統,可以獲得有關糧食供應不足、就業狀態、體能動作這類問題的答案。其實有新研究顯示,許多臉書和推特(Twitter)的成人使用者,願意基於研究目的,分享自己的社群媒體和醫療資料,並讓這些資料與電子病歷的資料連結起來。

當然,在運用這些方法時,有幾個實務問題可能會造成障礙。隱私就是其中一個很明顯的問題。我們還需要做更多研究,才能了解病人對新想法的接受度,像是讓醫師取得自己的購物紀錄或位置。也很重要的是,經由這些新機制收集到的資訊,不能用來懲罰人們,而是要讓臨床醫師獲得資訊,並支持病人努力追求健康的行為。例如,病人若是認為收集的那些資訊與懲罰性回應之間有關聯,像是拒絕承保或提高自付額之類的懲罰,病人就不太可能讓別人使用自己的信用卡或社群媒體資料。

另一個障礙在於,必須取得大量病人同意參與這類資訊收集計畫。一個值得注意的做法,來自美國達拉斯市帕克蘭醫院(Parkland Hospital),該醫院把病人使用愛心食物發放站、遊民收容所和其他社會服務的資料,與他們的醫療紀錄連結起來,結果發現,若提出收集資訊要求的是已贏得他們信任的社區伙伴,而不是急診室的人員,病人會更加願意加入數位資料庫。令人沮喪的是,川普政府的政策把社會服務使用情況與法律狀態連結在一起,引發有關隱私的擔憂,並導致許多非法移民要求把自己的資料,從社會服務的資訊系統中刪除。

最後,要獲得醫師的支持恐怕也很困難,因為他們原本就深受資訊超載所苦。若要克服這個障礙,必須把資料轉化為智慧型的摘要,附有清楚的視覺設計和可據以行動的結論重點。此外,診所必須投資用於協助高風險病人的支援性員工和輔助服務。例如,診所可以和社區資源(住房計畫、職業訓練中心和營養補充計畫)建立連結。這些投資,很有助於確保醫師願意監測額外的SDH資料。

有了這些要素之後,醫療系統就能夠利用數位科技找出相關需求,以及創造更健康社區所需的介入措施。

(劉純佑譯)


作者想要感謝潔西卡.安科爾(Jessica Ancker)對本文做出的批判性評論。



莎慕塔.穆蘭奇

莎慕塔.穆蘭奇 Samyukta Mullangi

醫學博士,紐約長老會醫院(New 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主治醫師,也是康乃爾大學威爾醫學院(Weill Cornell Medicine)醫療政策研究員。她與人合作編輯《病人的靈魂:哈佛醫學生的治療經驗》(The Soul of a Patient: Lessons in Healing for Harvard Medical Students)。


約翰.波拉克

約翰.波拉克 John P. Pollak

健康生活獎勵平台Wellcoin共同創辦人,也是康乃爾理工學院(Cornell Tech)駐校研究員,以及康乃爾大學威爾醫學院訪問學者。


賽德.易卜拉欣

賽德.易卜拉欣 Said Ibrahim

醫學博土,康乃爾大學威爾醫學院醫療政策和研究學系(Department of Health Policy and Research)的發展與策略副主任。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