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後,你打算如何繼續職涯路?

How People Redirect Their Careers After Getting Laid Off
艾莉亞娜.克羅西那 Eliana Crosina , 麥可.普拉特 Michael G. Pratt
瀏覽人數:638
研究發現,重回職場的人,通常會選擇兩條路。

在今日的經濟裡,失去工作並不少見,從公司破產使所有人失業,到公司因為裁員、技術破壞、企業合併和其他類型的組織重整,而讓人失去工作。每年美國都有數十萬家公司申請破產,從小公司到大企業都有。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2018年的調查,從2015到2017年,三百萬勞工失去了至少已從事三年的工作。專業人士如果想在職涯當中發光發熱,就必須學會如何在這些慘痛的損失之後東山再起。

我們曾研究前雷曼兄弟公司(Lehman Brothers)員工的職涯發展軌跡和展現傷痛的模式,結果顯示,在他們失去工作而重新進入就業市場時,常常會選擇兩條路。他們選擇哪一條,主要取決於他們想保留多少在舊公司的經驗,而這會大幅影響到他們未來的機會有多寬廣。

重現派與轉變派

我們把選擇這兩條路的人分別稱為「重現派」(Recreator)與「轉變派」(Repurposer)。重現派往往會尋找與過去類似的職務,而且是相似類型的公司和產業。雷曼兄弟的銀行家,會到其他金融機構繼續擔任銀行家工作。相反的,轉變派通常會放棄在組織裡工作的職涯,尋求自行創業,可能是金融業,也可能是其他領域。對雷曼公司的銀行家來說,這條路就是創立許多不同類型的新事業,例如旅遊、教育、電子商務等等。

為什麼他們會做如此不同的職涯選擇?過去許多研究都認為,原因是他們能取得的知識、人際網絡、財務資本不一樣;但其實並非如此,真正重要的因素,在於這些銀行家在公司破產之後,選擇要「抓住」的東西有所不同。不論是重現派或轉變派,都不是把重點放在自己失去的東西,而是專注在能夠從他們在前公司的經驗裡「搶救」出什麼東西。

重現派過去和同事建立緊密、幾乎像是家人般的關係,因此想要在類似的組織裡重現當初那種「神奇力量」,做類似的事情,與類似的人共事(有時候甚至是與雷曼的前同事再度共事)。我們研究的一名參與者表示:「老實說,能繼續和同事一起工作,是(我留在銀行業)的最主要原因,這樣我就可以和同樣的人一起做同樣的事。」

相反的,轉變派保留的是雷曼的創業精神文化,以及自己在那裡學到的技能。他們過去在工作上建立的關係是專業、真誠的,但他們並不優先重視要在公司破產後保有這些關係。這些人希望能用不同的新方式,來運用過去學到的技能。一位前雷曼銀行家向我們解釋他為何要創業:「銀行裡有太多人擁有我有的技能,但我如果把這些技能運用到新創公司,就能創造獲利。我把同樣的技能應用在新創公司,可大幅加速公司成長。」

這樣的路徑選擇,並不僅限於雷曼兄弟的前員工。舉例來說,耶魯大學(Yale)的研究人員江韵(Winnie Jiang)與艾美.瑞斯尼斯基(Amy Wrzesniewski)一項未發表的研究便指出,新聞業的工作日益漸少,記者也可能選擇「保留」(類似重現派)或「重新創造」(類似轉變派)的道路。

我們也訪問了其他產業遭到解雇的高階主管,他們後來都成功回歸職場。他們的談話中也出現類似的模式。例如,目前在一家生技公司負責投資人關係的主管「喬」,就是採取重現派的路線。他表示,同事是他選擇職涯時最重要的因素,他希望能夠重現前公司那種如同家人一般的企業文化。相反的,「史丹」則是轉變派:他曾是資深財會審計員,現在經營自己的顧問公司。被問到原因的時候,他言下之意是,他擔任審計員時學到的技能很重要,現在能用來為自己創造新機會。

打造更寬廣的視野

那麼,重現派和轉變派,哪一種路徑較好?考量之一,當然就是符合前一個工作的相關職缺有多少。特別是考慮到裁員與公司破產的情況,可能有一大群具有類似技能的人,要爭取少數職缺。因此,轉變派在轉職的時候最終可能擁有較廣的機會。話雖如此,我們的研究顯示,這兩條路最後都可能成功;重點在於要花時間想想,你可以從過去的工作保留下什麼,以及如何運用這些來得到下一份工作。

我們訪談的高階主管的意見與我們研究的主題很類似,而且對於如何從失去工作中恢復,提供了極為類似的建議:評估狀況、堅持保有、放手。

評估狀況:檢視自己的感受、自己重視的項目,以及自己從過去的工作經驗中得到什麼。喬和史丹分別表示:「要花一點時間,才能走出失去工作的衝擊;在那段時間你會無法理解很多事情。」「花時間想想哪些事情對你最重要……要有哀傷的空間,但別因為哀傷而什麼事都不能做。你必須了解,就算沒了工作,還是有很多東西你並未失去。」

堅持保有:堅持保有自己重視的事物;然後放手:除了重視的事物之外,忘掉所有其他的過往經驗。要做到這一點,喬提到:「你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你過去曾擁有的東西。雖然不會完全一樣,但最後總會變成新的常態。你可以繼續保有某些對你很重要的東西,但你也必須了解,以前的公司沒有你還是繼續運作,你已經不在那裡了。」同樣地,史丹也解釋說:「不要沉浸在哀傷裡,要向前看。未來一定會有新的機會。」

整體說來,如果用適當的方式來哀悼失業的情況,失去工作也能帶來好處。正如我們的研究顯示的,你如何處理「失去」,與你如何「回復常態」有密切關聯。就是在處理失去的過程中,事情會有進展:從專注在你失去了什麼,轉變為關注你得到了什麼,以及有哪些東西可以再度運用在新工作上。

(林俊宏譯)



艾莉亞娜.克羅西那 Eliana Crosina

美國貝伯森學院(Babson College)創業學助理教授,目前研究重點為創業情境下的身分認同及組織問題。她擁有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博士學位。


麥可.普拉特 Michael G. Pratt

美國波士頓學院卡洛管理學院(Carroll School of Management at Boston College)講座教授,研究領域主要在於個人如何與組織、專業及工作,以各種方式連結。他擁有密西根大學組織心理學博士學位。


本篇文章主題求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