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績效人才為何離開大企業創業去?

Why Some High Performers Are Quitting Big Companies to Work for Themselves
艾迪.尹 Eddie Yoon , 克里斯多夫.洛克海德 Christopher Lochhead
瀏覽人數:6282
當自己的老闆,有財務上和情緒上的好處。

每家大公司都說員工是他們最大的資產。然而,無論望向何處,我們都看到有才幹的領導人離開大公司。一位資深行銷人員離開了主掌三億美元品牌的職位,自立門戶從事股票選擇權交易。另一位資深行銷人員拒絕了管理數十億美元投資組合的機會,成為一家小型新創公司的執行長。還有一位是營業額數十億美元上市公司的高階策略主管,離職以重新開創個人的諮詢顧問業務。

這些事實佐證了我們對傳聞的觀察。根據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的一項調查,《財星》五百大企業的高階主管中,只有7%認為他們留住了高績效人才。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Conference Board)認為,未來幾年,歐洲和美國將會短缺多達1800萬名高技能工作者。有趣的是,這個數字和1800萬獨立工作者(又名個人企業家[solopreneur])出奇接近;這些獨立工作者的人數,是由專門為自雇型工作者提供技術解決方案的MBO Partners提供的。

本文作者之一克里斯多夫為了撰寫《聚焦小眾》(Niche Down),和合著作者希瑟.克蘭西(Heather Clancy)訪談了數十位獨立工作者。令人驚訝的是,這些人並非績效不佳被迫離職,不得不開創自己的個人事業。恰恰相反:他們全都是選擇拒絕傳統大企業職涯之路的明星員工。每個人都找到自己獨家精通的相關利基,也都發現,在大企業的限制之外工作有更多好處。因此他們執行我們所謂的「個人股票首次公開發行」(personal IPO)來釋出那些價值。這些人不再有一個業主(他們的老闆/公司),而是有多個業主。他們的技能可取得更高得多的估值。身為獨立工作者,這些人有較多自主權,賺錢較多,還有較多閒暇。

離開大企業自行創業或設立小企業,有明確的經濟上和情緒上的理由。

經濟上的理由非常明確。許多高技能專業人士自行創業賺的錢,比為某個人工作賺的錢更多。2015年,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估計,有270萬家無雇主企業(non-employer firm),完全由業主經營。這些一人事業當中,有近70%的年收入在10萬到25萬美元之間,幾乎是美國家庭平均收入的二到四倍。30%的一人事業每年賺的錢超過25萬美元,而美國只有2%的家庭有這樣的收入。許多人擔心不再有健康保險和穩定的薪水,但你若能忍受不確定性,就能賺到足夠的錢來支付醫療費用,還有餘錢可存,以備不時之需。

不論資深資淺,幾乎都有良好的經濟面理由,可自行創業。

我們曾共事過的一位資淺顧問,選擇不走傳統的下一步去取得企管碩士學位。他成為自由工作者,立即賺到可媲美新科企管碩士賺的錢,而不必背負十萬美元的學貸。

在最資深的層級,這個理由也很令人信服。來看看馬克.萊特(Mark Leiter)的例子,他曾任尼爾森公司(Nielsen)的策略長,更早之前是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一項業務的領導人。從2003年開始,他擔任萊特公司(Leiter & Company)董事長,花了數年時間身兼顧問、投資和董事會的職務;他擁有該公司100%的所有權和自主權。他只有在協助戴夫.卡洪(Dave Calhoun)推動尼爾森的重大轉型時,才暫停這些工作。幾年前,他回到他的「A計畫」獨立執業模式。正如他所說:「不是我在尋找全職工作,是全職工作在尋找我。當別人需要你的技能,而且客戶勸誘你擔任他們領導團隊裡的重要角色時,你需要極大的自制力,才能維持獨立自主。我永遠不會說絕不(再進大企業),但我打算再做二十年我目前在做的事情。」

當然,有一些罕見的情況是,有人可以在即將股票上市或尋求被收購的大企業擔任最高職位,賺得巨額薪資。但是那些獨立工作者的一個共同情況是,他們都很清楚:若是放棄高度自主、收入達六位數美元的獨立工作者生活,換成自己無法控制的罕見高風險/高報酬工作,而且工作的壓力很大且繁忙,那麼他們的快樂將會遞減。

對於許多人來說,情緒上的理由同樣令人信服。許多離開大企業的人性格內向,厭倦了在外向人士為主的環境中工作。另有一些人則了解到,職級愈高,政治權謀技能就愈加重要;久而久之,許多人喪失了參與這種競逐的欲望。但也許最常見的情緒效益是,得以擺脫必須支持帶領其他人的負擔。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曾表示:「五名卓越的程式設計師可以完全勝過一千個平庸的程式設計師。」無論是在技術領域或在顧問領域,這種態勢都是真實的。除非這些明星人才擁有很多股份,並且看到公司近期有出售的機會,否則他們創造的盈餘主要是用來補貼其他人。

但我們和獨立工作者談話時,發現他們這麼做不僅是為了公平和不被人占便宜,更是為了能自由自在。不再承受必須支持其他人的負擔。不必回答母公司或股東的質問:「你最近為我做了什麼?」得以擺脫無止境的徒勞無功所帶來的挫敗感,也就是艱苦奮鬥一年後,在1月1日又得重頭再來。

對於許多人來說,創立一人事業的情緒理由,為的是家庭和友誼。工作與生活很難平衡,但如果你自己當老闆,就更容易平衡。去年,本文作者之一(艾迪)接到次女奧黛莉(Audrey)六年級英語老師的電話。老師說,奧黛莉寫了一篇關於一個黃色氣球的出色故事,那個氣球緊追不捨一個枯燥無味的工作狂男子,引誘他到達小時候父母帶他去過的鄉間。雖然這使他回憶起一個幸福的地方,但也提醒他,他的父母沒有足夠的錢來撫養他,這是促使他成為工作狂的根本原因。這一刻的頓悟,使他不再工作過量,最終恢復和家人的關係。奧黛莉被問到這個故事寫的是不是她父親,她否認了;而其實,艾迪在她寫這個故事之前,就辭去了顧問工作,成為獨立工作者。儘管如此,這個故事再次確認,他做了正確選擇。

獨立工作者提供的服務,在創業時所需的資金不像擁有實體資產的企業那麼多。此外,技術讓你更輕鬆、花更少錢就可以自行開業。我們預計,獨立工作者這個群體將大幅增加,加速大企業的人才流失,使他們的處境比現今更艱辛。

(侯秀琴譯)



艾迪.尹 Eddie Yoon

Eddie Would Grow創辦人,這家智庫與顧問公司的專精領域是成長策略,他也是劍橋集團(Cambridge Group)董事,著有《超級消費者》(Superconsumers, HBR Press, December 2016)。


克里斯多夫.洛克海德 Christopher Lochhead

與人合著《聚焦小眾》(Niche Down)和《玩更大》(Play Bigger),也是播客(podcast)「Follow Your Different」的主持人,曾在三家公司擔任行銷長。


本篇文章主題創業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