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碳進程,倒數計時12年

The Story of Sustainability in 2018: “We Have About 12 Years Left”
安德魯.溫斯頓 Andrew Winston
瀏覽人數:1374
2018年的永續性故事:從吸管到可怕的科學警告。

我每年都會尋找有關永續發展的重要主題,而且是會對社會有深遠影響的主題,從全球大趨勢的明顯證據,到企業採取的鼓舞人心行動的故事。2018年經歷了極大的變化,包括天氣和環境生態系統、政治風向和權力等方面的變化,以及對企業的期望的變化。2018年也非常清楚呈現了,我們面臨的挑戰和機會的規模有多大。

因此,我們先來看看整體情況,然後才談企業的成功故事。

全球科學家對氣候發出最後警報

我們大約還有12年的時間。這個明確的訊息,來自「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IPCC)的一項重要研究。為了避免產生氣候變遷帶來的某些最具破壞性的影響,全球到2030年時必須將碳排放量減少45%,到2050年完全脫碳(雖然目前碳排放量仍在上升)。

IPCC研究了兩種情況之間的差異,一種是世界「僅」升溫攝氏2度(華氏3.8度),另一種是保持只升溫攝氏1.5度,這;升溫攝氏2度是全球氣候高峰會在哥本哈根和巴黎達成共識要達到的目標。他們表示,即使是達成只升溫攝氏1.5度,也需要「空前規模」的巨大努力。無論是哪一個目標,我們都面臨嚴重的問題,但是每上升0.5度,都會對人類、地球和經濟等方面的損失產生重大影響。

不只是IPCC如此直接指出情況,13個美國政府機構發布了「美國國家氣候評估」(U.S. National Climate Assessment),結論是氣候變遷可能至少會削減10%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其他研究告訴我們,海平面上升的情況將比我們原本以為的更嚴重,南極洲融化的速度比十年前快了三倍,格陵蘭島的冰也在快速融化。如果這兩個冰層都融化,海平面恐怕會上升兩百多英尺,導致徹底的破壞,包括失去整個大西洋海岸線(波士頓、紐約和華盛頓特區等)、整個佛羅里達州、倫敦、斯德哥爾摩、丹麥、巴拉圭,以及現在有超過十億亞洲人居住的土地。

所有這些都顯示,企業必須大幅改變目前的經營方式:企業必須離開舒適區,如政治和政策等領域,設法讓消費者了解自家企業如何進行投資決策。

極端氣候讓整個城鎮從地圖上消失

套用我的一位同事說的,今年世界各地因天氣造成的破壞「接二連三」地發生。加州天堂鎮(Paradise)實際上被野火消滅了(是的,野火因氣候變遷而變得更嚴重),至少有85人因此喪命。佛羅里達州墨西哥海灘市(Mexico Beach)的大多數房屋,都被颶風麥可摧毀。颶風佛羅倫斯帶來前所未有的降雨和破壞,重創北卡羅來納州,讓一條主要幹道暫時變成了河流。颱風山竹蹂躪菲律賓和中國部分地區,造成數十人死亡。2018年夏天,難以置信的熱浪襲捲四大洲,歐洲和亞洲紛紛創下高溫紀錄。委內瑞拉的最後一座冰河正在消失。最後,南非開普敦基本上沒水了,部分原因是乾旱,開普敦今年幾乎關閉了所有的水龍頭,但是在持續的限制和積極的公民行動下,延後了「零日」(Day Zero;編按,指市內絕大部分供水系統關閉)。

這些極端事件的後果不是理論上的。一個地區若沒有水,或淹沒在水中或被燒毀,經濟成本是多少?光是美國,2017年的這些金額就是破紀錄的3,060億美元。

珊瑚在死亡、昆蟲在消失,主要生態系統的命運看來黯淡

世界頂尖的珊瑚專家證實,在氣溫升高2度的情況下,所有珊瑚都會死亡。這將摧毀海洋系統的一個關鍵部分,這個部分提供蛋白質給數億人口,協助減少沿海風暴潮,並支持從事漁業和觀光業的人們生計。受影響的不只是珊瑚:還有太平洋海藻林的死亡,昆蟲數量急劇減少,所有哺乳動物和蜜蜂的數量持續減少。

這一切如何連結到企業?對某些產業來說,這一點顯而易見:如果沒有授粉媒介,糧食和農業將無法提供食物給我們,而若沒有珊瑚和其他野生動物,觀光業會受到重創。但更廣泛來看,如果地球資源的各個完整支柱都在崩塌,社會就無法繁榮發展。如果社會無法繁榮發展,企業也無法繁榮發展。

美國環保體系持續從內部被拆除

美國環保署和內政部正在扭轉多年來對空氣、水和土地的保護。2018年,川普政府已經開放近海水域,放鬆對鑽井的安全規範,大幅削弱科學在政策上的聲音,減少對兒童健康的關注,並讓建立骯髒的燃煤電廠變得更容易 。

現在的一大問題是,企業是否會抗拒這情況,自行走上一條更清潔的道路。我們很容易看出為什麼多國籍企業可能選擇這麼做,因為它們面臨來自次國家地區的壓力,例如,加州州長傑瑞.布朗(Jerry Brown)舉辦了「全球氣候行動高峰會」(Global Climate Action Summit),這促成許多城市和州出現積極因應氣候變遷的行動。布朗州長還簽署了積極的新法律,承諾到2045年時全加州使用無碳電力,並要求所有新房屋都使用太陽能。因此,即使美國的行動變弱,但可影響當地和地區商業環境的州長和市長,將會推動清潔經濟和有益於氣候的議題。

與美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歐盟支持不與未參與巴黎氣候協定的國家締結新的貿易協定(未簽約的只有美國),法國將在2021年關閉燃煤電廠,印度剛剛取消了大型燃煤電廠的計畫,中國禁止五百款低效率車型。

一位知名領導人退休,但新領導人相繼接棒

近十年來,對於把永續性納入商業主流中,沒有任何企業領導人的貢獻,能媲美和聯合利華(Unilever)即將卸任的執行長保羅.波曼(Paul Polman)(資訊揭露:我曾和聯合利華合作過)。他對當前全球、社會和環境面臨的最大挑戰,有深刻的理解,同時,他對運用企業作為解決這些問題的一種方式,也做出無與倫比的承諾。這並非只是空口白話,聯合利華在波曼任期內持續成長,公司股價表現也優於同業和富時指數(FTSE)。所幸仍有其他企業領導人接棒,包括達能(Danone)的伊曼紐爾.費伯(Emmanuel Faber);見下文了解更多資訊。

但氣候不是我們唯一目睹出現大膽行動的領域。社會問題也更廣泛地成為頭條新聞。《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宣布,2018年「執行長行動主義已成為新常態」,知名領導人的發聲,如Salesforce的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引領趨勢。其他值得注意的時刻,包括:耐吉(Nike)找來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擔任「Just Do It」宣傳活動三十週年紀念的代言人(銷售迅速攀升);卡佩尼克帶領美式足球聯盟(NFL)球員抗議警察對非洲裔美國人的暴力行為。在校園大規模槍擊事件倖存者的壓力下,迪克體育用品(Dick's Sporting Goods)停止銷售攻擊武器,其他公司也和強大的全美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劃清界限。克羅格公司(Kroger)慶祝「終結飢餓」行動推出一年。聯合利華威脅,如果臉書(Facebook)和Google不監督「假新聞和有毒內容」,就要大幅刪減給他們的廣告費用。一百位美國執行長敦促針對有爭議的移民問題採取行動,而且有超過一百家美國企業讓員工有時間去投票。

達能成為全球最大B型企業

「B型企業」認證,會要求企業回答一系列密集的問題,內容涵蓋環境、社會和治理,但最重要的是,它讓企業承諾將為所有利害關係人(客戶、員工和社區等)創造價值,而不是只有股東。

法國消費品巨擘達能集團現在已為旗下30%的品牌和企業申請認證,並表示「企業從根本上面臨挑戰,究竟他們對誰的利益負責。」成為B型企業形同做出直接聲明,表達企業最重視誰的利益,這等於是正面迎擊股東資本主義的主導地位。

更多投資人將氣候和永續性視為核心價值問題

金融業正在發生變化。先鋒集團(Vanguard)希望執行長成為向善的力量。英格蘭銀行行長馬克.卡尼(Mark Carney)表示,「70%的(英國)銀行通常考量較短的時間區段,將氣候視為財務風險,而不是企業社會責任。」全球最大資產管理機構貝萊德(Blackrock)執行長賴瑞.芬克(Larry Fink)在一封措辭強硬的致大企業執行長的信中,鼓勵對環境、社會和治理問題進行長期思考。

有趣的是,我和一些大型銀行的領導人談話時發現,他們現在對於使命目的和系統性風險有著不同的看法。邁阿密的某家大型地產投資業者已默默開始把資金從沿海房地產市場撤離,以避開海平面上升的風險。要對這塊區域抱持警戒。

清潔技術的爆炸性發展持續並加速

今年三大清潔技術主題讓我驚嘆不已。

(1)可再生能源愈來愈便宜。根據拉札德(Lazard)對建造新電廠成本的年度分析,可再生能源現在是最便宜的。另一份全球分析顯示,新的風力和太陽能電力,比已經供電給電網的燃煤電力便宜三分之一,而且到2030年時,將比96%的現有發電廠成本還便宜。

(2)企業購買的清潔能源量持續上升。到2018年上半年止,企業購買的清潔能源已超過2017年全年的量。像歐文斯康寧(Owens Corning)這樣的公司(資訊揭露:該公司是我的客戶)陸續購買足夠的綠色能源,得以對外推銷自己的產品是用乾淨能源製造的(他們在2017年底開始這麼做)。

(3)電動汽車進入爆炸性成長,而且不只是小型車,甚至貨櫃船都加入電動化的行列。優比速(UPS)購買了首批電動貨車,價格和內燃引擎車差不多,中國幾乎每五週就新增約一萬輛電動公車到道路上,規模相當於整個倫敦的公車總數。

中國拒絕接受世界的垃圾

多年來,美國有一個很棒的交易:當滿載商品的貨櫃船從中國駛到美國之後,卸貨後裝滿了可回收紙張和玻璃再回到中國。但自2018年1月1日開始,中國停止接受美國的垃圾,這引發的連鎖反應難以預測,而且仍在系統中持續擴散,但在某些地區,材料堆積成山,再生原料的價格暴跌。在商業世界試圖走向「循環利用」(也就是所有東西找到用途並消除浪費)之際,這記警鐘顯示我們目前仍舊造成多少浪費。

與一次性塑膠的對抗升溫,從吸管開始(有點奇怪)

有時,奇怪的東西會達到臨界點。基於種種原因,包括爆紅影片中有根吸管一直插在烏龜的鼻子上,企業今年對吸管發動戰爭。萬豪酒店(Marriott)、麥當勞(McDonald's)、星巴克(Starbucks)、漢堡王(Burger King)、西雅圖市等,都禁止或正在逐步淘汰吸管。這是關於「一次性塑膠」,尤其是塑膠袋大型議題中的一小部分;宜家居家(IKEA)和台灣正在禁用塑膠袋。

提高供應商的標準

供應鏈的綠化,是一個長期的故事,但最近有一些值得注意的行動。蘋果(Apple)設立三億美元的基金,幫助中國供應商使用更多的太陽能電力,並與美鋁(Alcoa)和力拓集團(Rio Tinto)合作,開發更好的冶煉製程,以生產無碳鋁。在供應鏈的勞力方面,百事公司(PepsiCo)和雀巢公司(Nestlé)與涉及人權侵犯的棕櫚油供應商斷絕關係,可口可樂公司(Coca-Cola)表示將與美國國務院合作,使用區塊鏈來對抗強迫勞動。

無肉選擇變得豐富多彩

考量到大多數牛隻目前飼養的方式,個人目前可以最有效減少碳足跡的做法,就是少吃肉。這麼做的選擇正在增加,由非動物蛋白質製成的產品正明顯成長。不可思議的漢堡(The Impossible Burger)、超越肉類(Beyond Meat)和其他品牌讓原本抱持懷疑態度的人轉為相信(這些產品的味道很棒),而且就像《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說的那樣,「超越日用品店的包裝肉類」。另一項引人注目的行動是,科技公司WeWork 辦公室不提供肉食,甚至不再讓員工在商務差旅中報銷肉食餐費。

接下來是什麼……

我敢肯定自己錯過了很多故事,尤其是全球性故事(我的觀點來自美國)。預測很難,但我可以相當有把握地設想2019年將是另一趟顛簸的旅程。今日的全球政治局勢終究難以預測。巴西現在有一個強勢領導人,討論要縮減亞馬遜雨林,但美國只是將眾議院推回到另一個方向,提供權力給民主黨,民主黨希望能更加關注氣候變遷、不平等和其他永續性議題。無論政治上發生什麼事,似乎很明顯地,企業將繼續感受到內部和外部的壓力,必須在社會和環境議題上做更多的事情。雖然我們的問題非常嚴重,但我仍然樂觀地認為,企業在2019年所做的努力會比以往都多。

(劉純佑譯)



安德魯.溫斯頓

安德魯.溫斯頓 Andrew Winston

曾與人合撰暢銷書《綠色商機》(Green to Gold),他個人最近的著作是《大轉折》(The Big Pivot)。溫斯頓為世界頂尖大公司提供環境策略建議,告訴企業如何度過環境和社會挑戰,並從中獲利。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