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陷接班風暴!七年級生帶本土茶籽堂勇闖國際

大集團併購夾殺下,如何成功轉型?
文 / 李建興
瀏覽人數:3004
茶籽堂總經理趙文豪。
很難想像,外表斯文、渾身書卷味的茶籽堂二代接班人、現任總經理趙文豪,曾有好幾年,因為經營理念和父母南轅北轍,經常對父母大吼:「你們都不懂啦!」爸媽不知如何跟他溝通,常拜託同事當中間人。

但如今,趙家不但看不出當年的劍拔弩張,趙文豪還將家業推至另一個高峰,成為台灣知名文創品牌,好幾年都被金馬獎指定為外賓贈禮。對此,趙文豪歸結:「我找到了兩代的『和解之鑰』。」

茶籽堂的轉折可給陷入接班風暴的企業參考!茶籽堂的前身是一家清潔洗劑工廠,由趙文豪的父親趙志明在1982年開辦,後來市場衰退,2003年結束老本行,轉型作苦茶籽、苦茶油。時年21歲的趙文豪也在那年參與家族事業,爸媽主內,趙文豪對外開拓業務。

2008年金融風暴,茶籽堂原先主攻的有機店通路被大型集團併購,並開始強勢要求供應商讓利才可上架,甚至推出自有品牌產品,來排擠小型供貨商,這讓趙文豪警覺,得改攻其他高毛利產品,並自創品牌,才能殺出血路。

他告知父母:「我要從清潔劑轉型做化妝品、身體用品!」爸媽一聽十分猶豫:「你跨到化妝品,成本會提高很多!」沒想到硬脾氣的他完全聽不進,直嗆:「你們不懂啦!」

拗不過兒子的爸媽,還是屈服了。趙文豪改變產品線,並著手與偏鄉的苦茶籽農契作、推動原產地的社區關懷,在有故事、有文創議題的行銷下,茶籽堂快速變成家喻戶曉的本土優良品牌。

推動轉型員工辭職,讓他檢討反省

趙文豪愈發自信後,親子間的溝通也愈困難。

2012年時,某通路商對趙文豪說:「你們的產品很好,但包裝怎麼這麼LOW?」趙文豪不服輸,馬上向管財務的媽媽請款:「給我200萬,我要請專家重新設計LOGO、包裝、識別。」

趙媽媽一聽差點沒暈過去:「我以前做一疊DM頂多3000多元,從沒聽說畫個圖要1、200萬的。」趙文豪也按捺不住性子:「你們懂什麼啊!別用那套過氣的做生意邏輯來約束我啦!」

那段期間,會議室成了山頭對立的火藥庫,對峙的場面、傷人的台詞、怒目的表情成了主基調,傷透腦筋的趙爸趙媽,好幾度委託員工和親友勸說趙文豪,還是無法化解僵局,又再度屈服。

2013年,茶籽堂的品牌新意象終於問世,當年4月參加國際禮品展時,一炮而紅,讓趙文豪更加相信自己的眼光,殊不知災難就此開始。

2013年8月誠品松菸開幕,邀請茶籽堂設櫃,趙文豪雖然很高興,但也很心虛,因為公司內完全沒有設計、企劃、美術等品牌維運班底,「原來我只是個小朋友,忽然穿軍裝,就要上戰場!」

而往高價走後,茶籽堂也失去一些傳統通路的業績,陷入轉型陣痛,但員工大多不願跟他溝通,短時間內,陸續走了近四成員工,這才讓趙文豪檢討:「原來父母親一些顧慮也是對的。」

這一轉念後,趙文豪開始學著尊重爸媽的見解,也拋下傲氣:「有時候我們還是意見不合,但由於心敞開了,卸下武裝,共識就很好達成了。」 有趣的是,放下身段後,茶籽堂的人事就穩定下來。最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家和,企業也成長。兩年前,趙爸爸全然裸退,趙媽媽也將在明年2月退休:「因為文豪長大了,我放心了!」趙媽媽說。

(本文出自《遠見》2018年12月號)



文 / 李建興

遠見雜誌副總主筆


本篇文章主題變革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