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債券讓公司、投資人、環境三贏

Green Bonds Benefit Companies, Investors, and the Planet
凱洛琳.弗萊姆 Caroline Flammer
瀏覽人數:749
從蘋果到聯合利華等許多公司,都發行了綠色公司債。

過去五年來,為了資助氣候友善(climate-friendly)計畫而發行的「企業綠色債券」,出現了爆炸性成長。投資人在2013年雖然只購買了三十億美元的這類公司債,2017年卻購買了490億美元,使得從2013年以來的綠色債券銷售總金額達到1,130億美元,平均每次發行金額為3.08億美元。近年來,包括蘋果公司、聯合利華(Unilever)和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在內的眾多公司都發行了綠色債券,而且這個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雖然有這樣的銷售榮景,但大家並不很了解這類債券的影響。綠色債券是否帶來正面的環境成果?是否為發行債券公司的財務績效有貢獻?針對這兩個問題,都是明確的肯定答案。

最近,我分析2013年1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全球各地上市公司發行的217支企業綠色債券,結果發現,這些債券產生正面的股市反應、財務和環境績效都有改善、綠色創新增加,以及長期投資人和綠色投資人的持股增加。

股市如何回應

債券發行公司在宣布發行綠色債券之後股價上漲,顯示投資人預期債券會有助於股東價值。(新的資訊會在宣布發行綠色債券的當天提供給市場,而不是發行債券當日。此外,這項分析也包括宣布當日和前一個交易日,因為考慮到大眾可能在公司宣布之前就已經知道某些資訊。)在這兩天的事件期間,平均累積異常報酬率(cumulative abnormal return, CAR),也就是超過「正常」市場報酬率的股票報酬率,是0.67%。因此,如果股票市場(例如標準普爾五百指數)在這兩天上漲1%,發行綠色債券公司的股價平均會上漲約1.67%。在這兩天事件期間之前和之後的所有其他時段,產生的累積異常報酬率很小,這證實這項結果並不受到宣布期間不相關的趨勢推動。

即使針對個別產業績效和其他可能干擾的因素作了調整之後,這些結果也幾乎維持穩定;其他可能干擾的因素包括:宣布股票發行、定期債券發行或每季營收等事項。不過,結果的確會因為下列幾項變數而不同。

首先,綠色債券若是接受Sustainalytics、Vigeo Eiris、Ernst&Young和CICERO等獨立第三方認證,公司宣布發行這些債券前後的股價上漲,大約是他綠色債券的兩倍。大約69%的公司綠色債券有獲得獨立第三方的認證,以確認收益款是用於資助可產生環境利益的計畫。認證過程相當嚴格且費用高昂,所以經過認證的綠色債券,有可能代表對環境更可靠的承諾,這可以解釋股市的反應為何會較強烈。

其次,公司如果屬於自然環境對公司營運具有財務實質影響的產業,股價上漲的幅度會更大。對於這些公司而言,綠色計畫對財務績效的貢獻更大。

第三,相較於經驗豐富的發行公司,首次發行綠色債券的公司在宣布之後獲得的報酬率更大。也許可以說,相較於經驗豐富的發行公司,第一次發行綠色債券的公司更有可能對投資人社群,提供有關公司未來有關環境承諾的新資訊。如果是第二次和第三次發行綠色債券,投資人已了解公司對永續發展的承諾,因此股市反應較弱。

財務績效改善

綠色債券發行也與2.4%的長期價值成長有關聯,這是以公司市值與其資產帳面價值的比率來衡量。(所有結果都是所有綠色債券發行的平均值。)此外,相較於發行一般公司債而非綠色債券的對照組公司,綠色債券發行公司的經營績效會有改善,而經營績效是指資產報酬率(ROA)。從長遠來看(綠色債券發行兩年之後),資產報酬率增加0.6個百分點。對綠色計畫的投資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獲得報酬,因此兩年之後才會出現較高的營業利益,短期內則沒有任何效益。

更好的環境績效和更多綠色創新

好幾項衡量指標都顯示,公司在發行綠色債券之後,環境績效會改善。這些公司在湯姆森路透(Thomson Reuters)ASSET4量表的環境分數上升了6.1個百分點;這個量表是根據超過 250項關鍵績效指標來制定的,例如,二氧化碳排放、有毒廢棄物、回收再利用等。這些公司每一百萬美元的資產,降低了17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此外,它們的綠色創新增加2.1個百分點;而綠色創新的衡量指標,是公司在某個年份申請的「綠色」專利數量,占申請的專利總數的比率。

長期投資人和綠色投資人增加所有權

發行綠色債券的公司,似乎也採用較長遠的時間考量,這一點尤其重要,因為大眾對公司短視的擔憂日益增加。綠色債券發行公司的長期指數上升了3.9個百分點(長期指數是根據對公司年度報告文本分析的一項長期取向指標)。公司綠色債券也有助於吸引關心長期績效和環境的投資人。長期投資人占比從7.1%提高到8.6%(成長了21%),綠色投資人的比率從3%提高到7%(成長了75%)。

總而言之,研究發現綠色債券引發正面市場反應、改善財務和環境績效、吸引長期投資人和綠色投資人;這些研究結果顯示,最近才出現的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創新,為因應全球氣候變遷帶來重大希望,不論政府是否採取任何行動。

(蘇偉信譯)



凱洛琳.弗萊姆

凱洛琳.弗萊姆 Caroline Flammer

波士頓大學凱斯特羅姆商學院(Questrom School of Business, Boston University)策略與創新副教授,也是院長研究學者(Dean's Research Scholar)。


本篇文章主題金融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