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車關廠裁員,是雙贏策略?

The Challenges GM Is Facing, and the Reasoning Behind Its Plant Closures
史兆威 Willy C. Shih
瀏覽人數:1026
延後採取這些行動,對公司或員工來說,可能不見得是好事。

通用汽車(GM)宣布準備關閉北美五間工廠,並裁掉14,000個工作,這項消息引發媒體廣泛討論,以及華府的憤怒。雖然裁減工作對那些工人、他們扶養的家庭和工廠所在地點的經濟來說,都是嚴重打擊,但這項決定,可以避免通用汽車再度陷入2009年的那種危機,那時通用汽車尋求破產保護和政府的五百億美元紓困。對通用汽車來說,更好得多的做法是趁現在健全時重新分配資源,而不是等到陷入麻煩時才做。這同樣適用於受影響的工人:吃緊的勞動市場,意味著那些接受再培訓的人會有工作機會。

通用汽車有很好的直接理由做出這個決定。拜經濟大衰退期間延遲購買新車的所有個人和企業之賜,美國的汽車銷售出現了繁榮期。但汽車銷售現在可能已過了週期性的最高峰,不僅在美國,在中國也是如此,而且追逐那種需求的全球汽車裝配產能過剩。另一個問題,是美國市場對中小型汽車的需求大幅下降,而且消費者並沒有蜂擁購買通用的雪佛蘭伏特(Chevy Volt)油電混合車。

所有這些因素,都對上述的工廠造成重大損失。例如,生產雪佛蘭科魯茲(Cruze)的俄亥俄州洛茲敦(Lordstown)工廠,幾年前每天三班輪班工作,現在已減少為每天一班,而去年生產18萬輛汽車,低於2013年的24.8萬輛。資本密集型工廠採取的是高固定成本、低變動成本的營運模式。如果你大幅減少產量,生產出來的汽車就必須吸收更多的固定成本,最終讓那項產品陷入獲利能力持續下滑的死亡循環。通用汽車讓這種工廠持續運作的每一天,都會花費掉更多原本可以重新部署在其他地方的資源。

另一個問題,是在面臨根本的市場變動時重新分配資源。分配資源的最佳時機和做法是什麼?這些是一直會被問到的問題。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企業必須建立必要的資產和能力,以便把產品和服務,提供給在某個時間點重視這些產品和服務的消費者市場。但市場和品味會轉變,而改變資產和企業流程很難。由於美國當下的需求從中小型轎車,變成輕型卡車和運動型休旅車,以及通用汽車轉向電動車和自動駕駛汽車的長期需求,因此我認為,通用現在採取行動是很明智的,因為它目前的現金流量足以支應這些工廠的關閉,並再投資在新產品上。

接下來,是如何重新分配資產的問題。許多公司已經把破產當做一種排除資產的方式,通用汽車是一個顯著的例子。它在經濟大衰退的高峰期開始處分資產的過程,消除了龐蒂亞克(Pontiac)、奧茲摩比(Oldsmobile)、土星(Saturn)和悍馬(Hummer)品牌,以及許多其他過時的資產。通用汽車也運用破產來擺脫經銷商協議,重新談判勞動契約,以及清除已有數十年歷史、不再符合市場需要的工作方式。

我認為,一個更好得多的途徑是,在有問題的營運單位威脅到公司生存之前很久,就重整這些單位。這就是通用汽車目前嘗試在做的事情。做這件事的另一種方法,是把維持不下去的資產,賣給擁有政治能力可重整它們的人。一直以來,大量外包活動的一個主要理由,就是把資產交給可以重整它們的人。底特律三大汽車公司有一大部分的零組件營運作業,就是像這樣外包出去。

通用汽車的聲明引起的另一個問題是,誰要負責重新培訓失業工人,並協助他們找到養家的新方法?美國的悲劇是,企業和政府領導人之間沒有共識。重新培訓應該是公共利益,還是私人利益?大多數雇主似乎不再承擔這方面的主要責任,而且各級政府的辯論,往往把這個問題與提供「福利」混淆。就像教育一樣,我認為這是公共利益。個人和企業都受益,他們周圍的社區也受益。擁有最新技能的優秀員工,可讓當地社區或地區對潛在雇主具有吸引力。令人欣慰的是,基層的地方領導人,目前發現了一些有效的重新培訓解決方案。

總而言之,通用汽車現在採取行動,而不是等到問題變得更糟才行動,這對通用汽車和受影響的工人,都是比較好的做法。工人們未來的確面臨艱難的道路,但他們應該問自己,盡可能長久地緊抓住終究無法保有的工作比較好,還是應該現在就嘗試改變?我從我在產業裡任職的經驗了解到,大多數問題不會隨著時間過去而好轉;而通用汽車的這個問題,幾乎可以肯定就是不會改善的。

(林麗冠譯)



史兆威

史兆威 Willy C. Shih

哈佛商學院企管實務講座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