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執行長的順流逆流

The Promise and Peril of a Star CEO
艾瑞克.高登 Erik Gordon
瀏覽人數:367
在還沒有人發推文之前,一切都充滿樂趣,一切都是遊戲。

明星執行長可以為公司加分,提供證據說明他們公司是高素質的地方,讓公司更容易吸引資金和人才。但明星執行長可能也是風險。特斯拉(Tesla)、「棒!約翰」(Papa John's)和CBS最近的案例就是寫照:這三家公司,全都受惠於明星執行長的光芒。但它們也都要應付自家明星帶來的代價高昂、分散注意焦點的問題。

以特斯拉為例: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在2008年擔任執行長之前,這家電動車公司生產量不到兩百輛車,現金眼看著就要燒完。十年後,它一個月的產能達到五千輛車(雖然採用了特殊衡量標準),而且市值高於福特。在特斯拉,馬斯克擁有特殊的權力;他是特斯拉最大的股東,被奉為深具遠見的天才,是特斯拉成功的重要推手。不過,馬斯克有關要讓特斯拉下市的推文,讓特斯拉必須支付兩千萬美元與美國證管會達成和解,還要面對源自受害股東的更高額潛在負債。

這個故事絕對不是罕見的特例。再以「棒!約翰」來說;約翰.許奈特(John Schnatter)從他父親經營的小鎮旅店裡改裝的掃具室起家,創立了「棒!約翰」的比薩王國,店面超過五千家。許奈特現在握有「棒!約翰」30%的股權,加上創辦人的身分,還有在廣播及平面廣宣裡擔任公司代言人的長期曝光度,都讓他在公司內部擁有超常的權力。但是,許奈特對美式足球聯盟球員在演奏國歌時下跪的評論,以及對他在電話會議裡使用種族歧視字眼的指控,讓公司的銷售額和股價下跌。

同樣地,萊斯里.穆恩維斯(Leslie Moonves)擁有的CBS股權比率雖然不高,但因他長期的績效,以及他在娛樂業建立的名聲,所以能在CBS呼風喚雨。在他的領導下,CBS從墊底的笑柄,躍居第一名的強勢媒體。但今年告發他性騷擾的指控,仍讓CBS身陷債務,目前金額雖不明確但很可能代價高昂。

要如何處理為公司帶來豐厚利益、卻也讓公司曝露在重大風險的執行長,這些例子點出其中的微妙平衡;他們必須要求行為失德的執行長下台,但無法開除只是讓公司面臨風險的執行長。而由於執行長必須承擔風險才能創造價值,因此董事必須在高風險執行長的利益最大化和危害最小化之間取得平衡。不過,還是有方法可以達成這項細膩的工作。我與其他人都曾協助董事會自坐擁特殊權力的執行長身上,獲得最大的助益,並為公司帶來非比尋常的利益,根據我們這些經驗,董事會有一些方法可以達成這種困難的平衡,即使面對前述的棘手情況也做得到。

第一,董事會應推動設立多位獨立董事,必須真的具有獨立性,而不只是形式上的獨立。如果執行長兼任董事長,董事會裡就應有一個真正獨立於執行長之外、強勢的首席董事(lead director),並授權他無需執行長的同意或出席,也能召開董事會。這麼一來,執行長就無法阻止董事會在沒有他的情況下開會。

第二,獨立董事應定期召開沒有執行長出席的高階主管會議。高階主管會議讓董事有機會討論各種顧慮,但不至於讓會議演變成與被觸怒或盛怒的執行長之間的戰爭。醫療科技公司美敦力(Medtronic)在執行長比爾.喬治(Bill George)領導下,市值在十年內,從十億美元成長為六百億美元;喬治後來到哈佛商學院擔任資深研究員。他在擔任執行長時,定期在獨立董事會議結束之後,聽取他們的簡報。公司治理專家瑞姆.夏藍(Ram Charan)認為,高階主管會議是公司治理領域近來最重要的創新。

第三,應支持執行長從事與公司利益相關的活動,而不是會讓他更自負的活動。我們很難想像,有哪一位成功的執行長缺乏足夠的自我力量,而仍能面對執行長要面對的挑戰,或是流露利害關係人需要看到的自信;但當執行長超越了執行長的角色,成為明星,他們的自我就很容易失控。執行長的明星光環也會成為問題,比方說,花太多時間提升個人聲望,而不是提升公司價值。

有些執行長展現近似自戀的特質。自戀的執行長常會提出吸引人的願景,吸引一群追隨者。但執行長的自戀也有缺點。自戀的執行長通常不擅長傾聽,而在傾聽時又對批評高度敏感。他們通常缺乏同理心,這點造成他們做出自己能接受、但大部分人顯然覺得無法接受的事情。馬斯克在推特發文裡,稱泰國洞穴受困事件中一名救援者為「戀童癖」,就是一例。

第四,對同樣具備明星身分的人,明星執行長較會採納他們的建議,勝於聽從只有專家身分的人,因為明星通常自認比專家懂得多。因此,應延攬別家公司的明星執行長加入你的董事會。你的執行長較可能會聽取他們的意見,多過聽非明星的董事怎麼說。自戀的執行長很少採納他人的建議。更糟的是,他們通常把建議或單純的異議視為致命威脅。他們過度自信、不願意接受建言、覺得受到挑戰時會顯現敵意,這些傾向會讓公司面臨代價高昂、危險的訴訟風險。

第五,不要讓執行長能夠以辭職做為要脅,阻止你去做對公司有利的事。儘管你可能希望執行長是大家眼裡的明星,也不要讓你的執行長占有公司缺他不可的地位。如果投資人說出「沒有馬斯克,就沒有特斯拉」,就是危險的信號。公司也要有優秀的營運長,或其他優秀的「長」字輩主管。特斯拉沒有營運長。臉書(Facebook)延請雪若.桑德堡(Sheryl Sandberg)擔任營運長。Google聘任艾立克.史密特(Eric Schmidt)擔任執行長,直到共同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 Page)為擔任執行長一職做好準備。

最後,務必體認到,要履行你的董事職責,或許就必須改變執行長的角色,變成像是策略長或願景長之類的角色。即使執行長有權力換掉你,你仍有法律和道德責任,應盡力去做符合公司最佳利益的事。如果狀況失衡,執行長對公司造成的損害多過利益,你必須採取行動。就前述三個例子裡的兩個來說:許奈特不再擔任「棒!約翰」的執行長或董事長;穆恩維斯離開了CBS。特斯拉董事會的行動較少,只執行了證管會強制要求公司做的事。不過,仍是特斯拉執行長的馬斯克,放棄了董事長一職。這樣的處置是否足以平衡馬斯克帶來的利益與引發的威脅?這個問題,只有特斯拉的董事會能回答。

(周宜芳譯)



艾瑞克.高登 Erik Gordon

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s Ross School of Business)實務助理教授,同時任教於密西根大學法學院。他曾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擔任凱瑞商學院(Carey Business School)企業與管理研究所副院長和所長,並任教於該校的商學院與醫學院。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