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海爾打破層級七大驚奇

海爾打破層級七大驚奇

2018年12月號

來自這座大陸突破性企業的經驗談》非洲:創意練兵場

Africa: A Crucible for Creativity
阿察.勒克 Acha Leke , 沙夫.葉波亞–阿曼克瓦 Saf Yeboah-Amankwah
瀏覽人數:1403
  • "來自這座大陸突破性企業的經驗談》非洲:創意練兵場"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來自這座大陸突破性企業的經驗談》非洲:創意練兵場〉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來自這座大陸突破性企業的經驗談》非洲:創意練兵場〉PDF檔
    下載點數 10
非洲已成為全球創新的實驗場地。如果你的產品有成本效益,足以在非洲成功,那麼在其地方也可能有競爭力。本文提出六類類型的創新,可從非洲拓展應用到全球,包括金融服務、基礎建設、製造業、糧食生產、低價消費品,以及教育。

非洲有多少公司一年營收十億美元以上?與我們談到過這一點的全球高階主管,大多都猜不到一百家。許多認為是「零」。實際上,這種公司有四百家,而且平均來看,它們比全球同業成長得更快,獲利能力也更高。

其中許多企業在迅速向非洲各地和其他地區擴展的過程中,我們曾提供意見給它們,也看到這種成長榮景帶來的一個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非洲已成為全球創新的重要實驗場地。你若能建立一種有成本效益,又強大得足以在非洲成功的產品、服務或商業模式,很可能也能在全球其他許多地區具有競爭力。

我們無意低估在非洲做生意面對的種種挑戰(成功的創業者都很清楚這些挑戰)。例如,基礎設施不足,可能使企業必須建立自己的供應鏈;公共教育不足,使企業必須訓練員工學習基本技能和心態。不過,我們也看到這些挑戰提供了創造價值的機會。

為協助全球高階主管和創業者清楚看出,哪些非洲創新活動能讓他們從中學習、建立伙伴關係或投資,我們描繪出六種類型的創新,並在下面逐一說明。科技是貫穿這一切的共同關鍵要素:非洲可能比任何其他地區更積極試用以數位技術推動的突破性做法,以協助企業克服各種根深柢固的障礙,並啟動高速進展。

形態1:邁向金融包容的高科技與低科技做法

在新興經濟體系,有二十億人和兩億家企業無法獲得儲蓄和信用服務,而能得到這些服務的人,有許多必須付很高的費用,卻只能獲得有限種類的產品(見表:「哪些人遭受金融排除?」)。這絕非開發中世界才有的問題。在美國,有14分之1的家庭(總數約九百萬戶)沒有支票帳戶或儲蓄帳戶,經常是因為負擔不起。另有2,400萬個家庭獲得的銀行服務不足:他們雖有帳戶,卻必須仰賴銀行體系之外、費用昂貴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像是發薪日貸款。

為服務遭受金融排除(excluded)的家庭,而且是用有獲利、可持續的方式提供這種服務,銀行和其他企業必須使用科技解決方案,以及低科技的變通方法。非洲有一些企業為這兩者提供吸引人的案例。例如,肯亞的公平銀行(Equity Bank)。2004年,這家銀行由肯亞一個小型的建築協會成立,到2017年已在東非各地擁有1,200多萬個客戶,資產超過五十億美元,提報的稅前獲利是2.7億美元。創辦人兼執行長詹姆斯.姆旺吉(James Mwangi)告訴我們,公平銀行的企業目的「是解決一個社會問題:人們得不到金融服務」。他自己深刻感受到這個問題。他說:「我從小在鄉村地區長大,母親沒有銀行帳戶。最近的分行在五十公里外,而最低開戶金額相當於她好幾年的收入。」肯亞人因此把錢藏在床墊下。

21世紀剛開始之際,肯亞成年人只有不到一成有銀行帳戶。主要由於公平銀行的創新,現在有三分之二肯亞成年人有銀行帳戶。姆旺吉說:「我們知道必須解決像我母親這類人的需求。」早在手機銀行服務出現之前很久,公平銀行就推出它所謂的行動銀行業務:設在路華休旅車(Land Rover)後車廂的迷你分行,在鄉村各地往來提供服務。不過,公平銀行最著名的創新,是代理銀行模式:在肯亞各地委託三萬多家零售小店,代辦存提款等銀行業務。

除了這些低科技創新,公平銀行也善用手機在非洲的高速成長。2000年,整個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擁有的電話線,還趕不上紐約市的曼哈頓。到2016年,整個非洲大陸已有超過七億個手機連結,大約每個成年人都有一個。手機使非洲人的生活出現重大轉變,例如,安全的手機立即付款取代了現金交易。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現在有1.22億個活躍的手機金融帳戶,比全世界其他任何地區都多(見表:「非洲是行動收付領先地區」)。這種成長,使公平銀行得以在2015年推出Equitel手機銀行應用軟體,從路華汽車的行動業務轉向真正的行動銀行業務。公平銀行絕大多數現金往來和貸款,現在都由Equitel處理,協助銀行達到極大的成本效益。

形態2:發展基礎設施的新伙伴關係

不論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交通、電力和供水基礎設施,以及健保之類的「軟性」基礎設施,都有很大的缺口。我們在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的同事,估計全球現有的和需要的基礎建設開支,一年有3,500億美元缺口;除非能消除這個缺口,成長勢必減緩,而且快速成長的城市,也會承受極大的壓力。沒有任何地方比非洲的這種缺口更嚴重;例如,非洲有近六億人沒有電力供應。這種問題促成政府與民間一些大膽的合作,可能為其他地區提供可供效法的模式。

這方面有個例子:奇異公司(GE)與非洲一些政府達成「公司對國家」協定,為奇異與公部門客戶的合作開啟新的疆域。例如,奇異與奈及利亞簽約,以支持重要基礎設施的融資、設計和建造,其中的專案包括開發一萬兆瓦發電容量、更新機場設備、奈及利亞國家鐵路公司火車頭的現代化和擴增、興建公家醫院和診斷中心。最近才從奇異非洲分公司總裁兼執行長職位退休的傑伊.艾爾蘭(Jay Ireland),把這種做法描述為「一種總體協定,可把我們公司的能力,搭配運用在適合的領域以解決這個國家的問題,包括為輸電網提供更多電力、強化物流,以及改善醫療照護的成果」。

其他非洲創新企業也利用行動收付(mobile money),以及太陽能和電池儲存技術的進步,快速彌補非洲大陸的發電缺口。總部設在肯亞的M-KOPA就是一例。它向沒有獲得供電的家庭,提供價格可負擔得起的太陽能發電和蓄電解決方案,並用手機帳戶提供12個月付款融資。自2011年成立以來,M-KOPA賣出超過六十萬套家庭設備組,並獲得日本的三井(Mitsui)等多國籍企業投資。另一個例子,是總部在烏干達的Fenix,這家公司同樣利用行動收付,賣了14萬套太陽能發電設備組。2017年底,Fenix被法國的全球能源巨擘Engie集團收購,以配合它的一項計畫,這項計畫打算到2020年時,運用數位科技為全球兩千萬人提供分散式無碳能源。

形態3:聰明的工業化做法

製造業是非洲值得其他地區參考的另一類別創新,可用於建立或振興工業基礎,以滿足當地需求和創造穩定工作。奈及利亞的阿里科.丹格特(Aliko Dangote)就是其中一名先驅。他成立的丹格特工業(Dangote Industries)達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務,那就是在奈及利亞受困於經常停電、匯率波動、地方供應鏈落後、技術人員缺乏等問題之時,建立大規模的製造業務。丹格特說:「當時我們知道,每一個試圖在奈及利亞嘗試工業化的人都宣告倒閉。」因此,他建立一種經得起震盪衝擊的製造模式,包括垂直整合、現場發電、與政府密切交流,以及在公司內部設立製造學院。今天,他的集團大量生產麵食、糖、鹽、麵粉、塑膠和水泥,而且很快就會增加石油提煉和肥料。這些都是奈及利亞向來得靠進口的大宗商品。丹格特公司創造了三萬個工作,也使丹格特成為非洲首富。

非洲也出現愈來愈多創新的產業,從汽車製造到化學品,融合最新科技與非洲大陸的人力優勢,以應付非洲和全球的需求。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的分析顯示,有極大可能性可以創造出更多這種「全球創新」,如此非洲就可能在十年內把製造業的產出增加一倍。例如,2004到2015年,摩洛哥汽車產業出口營收增加了12倍,從四億美元增加到五十億美元,並增加了6.7萬個工作。法國雷諾(Renault)和標緻(Peugeot)汽車公司共同投資了二十億美元以上,建立可製造65萬輛汽車和 20萬具引擎的裝配線。摩洛哥也建立航太工業和其他先進企業。在這些高科技的非洲產業裡,企業同時運用自動化和技術精良的勞工。這種做法很合理:例如,在摩洛哥,勞工成本只有歐洲成本最低國家的大約三分之一。而且,非洲勞動力正快速擴增,預計到2034年就會超過中國和印度。到了2050年,非洲工作年齡人口將超過15億人(見表:「非洲人口激增」)。

形態4:新的糧食生產模式

全球有超過八億人受到饑餓之苦,占全球人口的11%。其中絕大多數在開發中世界,亞洲有5.2億人,非洲有2.4億人。但富裕國家裡許多低收入家庭也有饑餓問題,包括美國的四千多萬人。聯合國訂定到2030年要消滅饑餓的目標。要達到這個目標,農業部門必須加強科技和管理上的創新,以提高生產量,食品公司也必須創造價格可負擔且營養的食物,並改造物流系統,把食物送到需要它們的人手裡。非洲在所有這些領域,都有令人興奮的創新。

其中一個例子是奈及利亞的社會企業Babban Gona,在當地的豪薩語(Hausa)是「偉大農田」之意。Babban Gona服務許多小農組織,成員可獲得培育和訓練、信用貸款、農業知識、行銷支援,以及其他重要服務。自2010年創辦以來,Babban Gona吸引超過兩萬名奈及利亞農民加入,而他們的糧食產量平均提高一倍以上,淨收入也增加到全國平均值的三倍。這些小農通常被視為信用貸款高風險對象,但這項計畫提供的信用貸款償還率達到99.9%。Babban Gona創辦人科拉.馬夏(Kola Masha)希望到2025年時,爭取到一百萬農民加入這個計畫,以維持五百萬人的生計。非洲各地也推出其他小農計畫,大型商業農場也在提升規模和產量。結合這些努力,可能永遠消除非洲的饑餓問題。我們的分析顯示,Babban Gona促成的產量增加,如果推展到整個非洲,將足以餵飽非洲不斷增加的人口,還能出口到其他地區。

非洲的「綠色革命」,正由新一類的科技創業者加速推動。出生在衣索匹亞的前華爾街商品交易員莎拉.孟柯(Sara Menker)就是其中之一。她明白農民和投資人缺乏必要的資訊作參考,用來選擇作物和市場、管理天氣和其他風險,以及判斷在何處和何時投資於基礎設施。於是她成立Gro Intelligence公司,並稱它為「農業的維基百科,但它上面加裝了極高深的分析引擎」。公司在肯亞首都奈洛比(Nairobi)和紐約設有辦事處,客戶包括一些全球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和避險基金,以及非洲和世界各地的商品交易商。其他數位新創公司也提供農業建議、天氣預測和財務參考資料,並協助農民衡量和分析土壤資料,以便使用適當的肥料,並用最恰當的方式灌溉農田。

形態5:價格可負擔且採購便利的消費產品

增加糧食產量是消除饑餓的關鍵步驟,但同樣重要的是,讓一般人能獲得他們買得起的營養餐點。本刊讀者可能熟悉的印尼泡麵營多麵(Indomie),是奈及利亞最成功的消費產品之一(見2017年2月號《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非洲創業的贏家策略〉〔Africa's New Generation of Innovators〕)。這種每包售價不到二十美分的速食麵,不到三分鐘就可以煮好,加個蛋就是營養的一餐。1988年,杜飛普瑞瑪食品公司(Dufil Prima Foods)把它引進奈及利亞,市場反應熱烈,公司很快就從進口改為在當地生產。執行長迪帕克.辛格爾(Deepak Singhal)說:「我們創造了一種與奈及利亞相關的食物。在10到15年內,我們就成為家喻戶曉的公司。」

杜飛公司把營多泡麵運送給奈及利亞各地消費者的過程中,也推動了根本的創新。它建立由一千多輛車組成的「街上跑腿」物流網,包括機車、卡車和三輪車。物流人員無法用車送達的地方,就徒步運送。這是重要的創新,因為杜飛公司把貨品送到消費者手上的方式,是透過數以千計、常常是非正式的小型通路,而不是有組織的超市網,。它的分銷做法引起全球注意:2015年家樂氏(Kellogg's)投資4.5億美元,收購營多泡麵母公司托拉瑞姆非洲公司(Tolaram Africa)在東非的銷售和分銷部門的50%股權;2018年,又以4.2億美元收購托拉瑞姆食品製造事業的部分股權。

非洲的消費品產業,也是由科技創業者的大膽行動加速推動創新。電子商務新創公司Jumia就是一例。2012年成立的這家公司,目前在非洲13個國家有兩百多萬個活躍顧客,每年銷售額都提高一倍。雖然它的商業模式尚未充分發揮功能,也就是說公司尚未賺錢,但已從高盛(Goldman Sachs)和其他機構吸引到幾億美元投資。法國出生的Jumia共同執行長沙恰.波諾內克(Sacha Poignonnec)指出,非洲平均每六萬人才有一家正式的零售商店,而美國平均大約四百人就有一家商店。他說:「在美國,電子商務正逐漸改變幾個世紀以來的採購習慣。在非洲,電子商務則是正在創造習慣。民眾正在做首次大採購,例如買智慧型手機,同時這也是他們首次上網採購。」

為了鼓勵這種習慣,Jumia成立JForce銷售計畫,派遣代理人帶著可無線上網的平板電腦,挨家挨戶接受無法上網的顧客下訂單。波諾內克說:「這種做法,使代理人也能成為創業者,在家裡有效地經營自己的線上零售業務。」Jumia也成立物流服務單位來處理電子商務訂單;2017年,它運送了八百萬個包裹,其中許多是送到偏遠的鄉村地區。它也在公司內部建立付款平台,協助建立非洲消費者對線上付款的信任。這些創新做法,可能協助非洲繞過成本昂貴的實體商店,直接進入電子商務模式,為顧客提供更多選擇和更低的價格,不論他們住在什麼地方。

形態6:建立未來的能力

隨著大批年輕人進入非洲的勞動力,教育和培養能力方面的創新做法很重要。這些創新在全球各地也很重要,因為全球有超過7,500萬名年輕人失業,但許多公司找不到擁有最基層工作所需技能的人。部分原因在於許多教育系統未能提供人們在這個快速變化職場裡,事業成功及適應調整時所需的技術能力或處世技能。

非洲為解決年輕人技能缺口推出的一個解決辦法,就是「肯亞世代」(Generation Kenya),這是由180個地方雇主共同組成的非營利機構,在肯亞全國各地設有37個訓練所。每一個訓練所都提供為期六到八週的「新人訓練營」,培養學員擔任多種領域的工作,包括零售和金融銷售、顧客服務、成衣製造等。這些計畫不只教導相關的技術能力,也利用角色扮演和團隊演練,以灌輸行為方面和心態上的技能,像是守時和復原力。到2017年,已有八千多個肯亞年輕人接受世代計畫的訓練,其中89%在結訓三個月內就找到正式工作。這是令人振奮的證據,顯示明智的人才培育計畫,能使任何地方的年輕人迅速獲得必要技能,成為現代企業的高績效員工。(資訊揭露:目前已是全球性非營利組織的「世代計畫」,當初是由我們任職的麥肯錫顧問公司創辦,目前我們與美國國際開發總署〔USAID〕等慈善團體一起繼續提供支持。)

非洲其他的教育創新都採用高科技。南非新創企業GetSmarter,向世界各地學生提供網路認證課程,由指導老師和教練遠距提供協助。2017年,它被總部在美國的教育科技公司2U,以1.03億美元收購。另一個例子是非洲領導力大學(African Leadership University, ALU)。它在模里西斯和盧安達的校區,讓學生運用科技來管理自己的教育,進行同儕學習,並在合作企業實習四個月;這麼一來,ALU只需要很少的教職員就能運作。創辦人弗雷德.史瓦尼克(Fred Swaniker)是史丹福大學畢業的迦納人,從頭開始為高等教育打造了一個商業模式。他說:「我們大學培養的人才,能與哈佛和史丹福的學生競爭,不過我們使用的校地,只有它們的十分之一,成本也只有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

如何擴大並持續創新

我們從事顧問工作期間,在非洲和其他地方看到形形色色的創業和企業創新者,在非洲大陸創造各種了不起的企業。雖然這些創新者從事的行業和營運地理範圍有很大差異,但他們都把挑戰視為驅動創新的力量,把未獲滿足的市場需求視為成長空間。他們淬煉出的心態和實務做法,其他市場的公司也可以運用在本身的成長策略裡,並且能夠獲利。這麼做的第一步,應是帶著同理心去詳細了解潛在顧客的需求,像是M-KOPA了解得不到電力供應的人,營多泡麵了解尋求便宜、營養和便利餐點的消費者。這也表示必須重新思考商業模式,以便真正接觸到顧客,像是公平銀行的代理人銀行營運模式,以及它的手機銀行業務的創新。這些例子顯示,要獲得成功必須多下一種工夫:用具想像力的方式善用科技,包括用來降低成本和價位。

我們也觀察到,成功的非洲創新者絕不會過度樂觀,反而比任何人都清楚追求成功面對的種種障礙,並為他們的商業模式建立長期復原力。杜飛公司執行長迪帕克.辛格爾說,要在非洲這種地方成功,需要一顆「獅子心」,也就是必須很勇敢。他說:「我們有自己的物流公司、自己的原料、自己的工廠,以及自己的包裝工廠。控制自己的供應鏈非常重要。」我們對全球高階主管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這些做法,與在非洲營運的成長和獲利能力有很高的相關性(見表:「為你的企業建立復原力」)。由於全球政治、市場、貿易,甚至天氣的波動性愈來愈大,任何一個地方的創新企業若考慮這些做法,都是有好處的。

企業也必須對做生意的另一個艱難障礙採取堅定立場:貪汙腐敗,這在非洲仍非常普遍。我們建議客戶,無論如何都必須堅守自己的價值觀。我們在南非就曾親身面臨這種考驗。我們曾考慮與當地一家公司合作支援南非國家電力公司Eskom,卻發現那家公司老闆涉及全國貪腐醜聞,人品很有問題。雖然我們立刻停止討論合作,但從那次經驗中學到一些教訓,包括深入了解任何可能的合作和相關人士,有多麼重要。

是什麼原因激勵這些非洲創新者每天起床工作、應付這些複雜問題、繼續建立業務?根據我們的經驗,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擁有更深切的使命目的。面對非洲嚴重的貧窮,以及基礎設施、教育和醫療的匱乏,他們不只看到做生意的障礙,也看到他們覺得自己有責任去解決的人類問題。Econet集團董事長史柴夫.馬希伊瓦(Strive Masiyiwa)就是如此;Econet是營運範圍遍及非洲各地的電信、媒體和科技公司。馬希伊瓦的商業雄心不容置疑:他是成長快速的Liquid Telecom這家非洲最大寬頻基礎設施和資料服務公司的大股東。但他也同樣積極投入慈善計畫,例如,他用自己的財富,提供獎學金給超過25萬個非洲年輕人。他告訴我們:「若要成功,光是當個生意人還不夠,還必須是負責的公民。你若是看到問題,就必須思考自己能如何解決其中一部分。令人興奮的是詢問『這個問題的根源是什麼?我們能如何解決那個根本原因?』」

國際人權鬥士(也是ALU校長)葛拉莎.馬謝爾(Graca Machel)指出,企業有責任協助達到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她說:「那些目標是有雄心的普世號召,以消除貧窮、保護環境,並確保我們全球家庭的所有成員,都能享有和平及繁榮,不能漏掉任何人。」她認為,私部門有機會彼此合作消除貧窮,並與公部門和民間社會共同推動創造大量工作機會。她說,這「需要我們大家改變心態。整個企業界和領導人本身必須進行有意義的轉型,不能再按照舊有方式去做。」她已故的夫婿尼爾森.曼德拉(Nelson Mandela,後來成為南非總統的人權鬥士)一定會同意她的觀點,因為他的名句是:「甘於平凡,過著低於你所能達到的生活,毫無激情可言。」

從非洲出發,前進全世界

人類以前從未掌握像現在這麼多的資源、知識和技術,但若要把這些進步轉化成讓全世界所有人都能擁有良好生計、過著有尊嚴的生活,路途還很漫長。我們相信,若要解決當前最大的各種挑戰,並進入分享富足的時代,大大小小企業的創新可扮演重大角色。解決在非洲仍然廣泛存在的匱乏問題,是邁向這個目標很重要的一步。但非洲這些眾所周知的挑戰,也存在全球其他每一個地區,而且嚴重程度令人意外。這使得在非洲這個實驗室產生的創新,對世界其他地區也至為重要。

(黃秀媛譯自“Africa: A Crucible for Creativity,” HBR, November-December 2018)



阿察.勒克 Acha Leke

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非洲事務主席,與人合著《非洲企業革命:如何在全世界下一個大成長市場成功》(Africa's Business Revolution: How to Succeed in the World's Next Big Growth Market, HBR Press, 2018)。


沙夫.葉波亞–阿曼克瓦 Saf Yeboah-Amankwah

麥肯錫顧問公司美國華府資深合夥人。


本篇文章主題銷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