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2018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8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8年11月號

2018全球執行長100強:趨勢篇》70位執行長蟬聯100強 貝佐斯財務績效年年奪冠

The CEO 100, 2018 Edition:The Best-Performing CEOs in the World
瀏覽人數:4086
2018年版的〈全球執行長100強〉名單出爐! 穩健與安定,這種在動盪年代中的重要美德, 正是《哈佛商業評論》2018年排行榜上這些全球最佳執行長的特質。 這一百位人士中,有七十位去年也在榜上。 然而,我們也看到了長期維持頂尖績效的挑戰性, 從2014年起的五次排行中,三度入榜者有23人,四度入榜者有17人, 而連續五次獲此殊榮的,只有以下六位: 亞馬遜的傑弗瑞.貝佐斯(他是財務績效冠軍)、Inditex的帕布羅.伊斯拉(他今年蟬聯冠軍)、諾斯壯百貨的布雷克.諾斯壯、泰納瑞斯的波羅.洛恰、美國電塔的詹姆士.泰克列特二世、CCR的瑞納托.維爾。

(請見:● 總排名》2018全球執行長100強 ● 分析篇》非財務表現,是影響排名的關鍵少數

動盪年代中,穩健與安定可能是很有價值的美德。躋身本刊2018年全球績效頂尖執行長的一百位男性與女性,明顯展現這些特質。他們要面對一連串外在力量:精明的競爭對手、挑剔的顧客、急於獲利的投資人、政治與經濟的逆境。然而,他們的公司卻展現卓越能力,可維繫成長動能不墜:去年名列一百強的領導人,有七十位今年依舊表現傑出而再獲殊榮;其中,西班牙快速零售巨擘Inditex的帕布羅.伊斯拉,今年蟬聯冠軍執行長寶座。

這種一致性,不只是源於堅定不移的領導風格,也與本刊衡量績效的方式有關。在往往似乎只在意每日股價和當季營運數字的商業界,我們的排名卻採取長期觀點:主要根據每位執行長整個任期當中的財務績效;而這些執行長一直很成功,因此任期長久的為數不少(100強執行長平均在任16年,對比之下,2017年標準普爾五百指數〔S&P 500〕公司的執行長,平均在任7.2年)。為計算最終排名,我們也納入每家公司的環境、社會與治理(ESG)議題排名;有關方法學方面的完整解釋,見〈非財務表現,是影響排名的關鍵少數〉一文。

聚焦整個任期,排名變動有限

這種聚焦整個任期表現的做法,使得每年排名變動有限。今年前十名中的七人,以及前25名中的18人,去年也繳出同等水準的成績單。平均來說,前一年上榜的執行長,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會因退休、辭職、過世或是財務績效欠佳,而跌出榜外。今年無法延續2017年佳績的執行長,值得注意的有WPP的馬丁.索瑞爾(Martin Sorrell),因涉嫌行為不當而辭職;全食超市(Whole Foods)的約翰.麥凱(John Mackey),因為公司被亞馬遜(Amazon)收購;L Brands的萊斯里.韋克斯納( Leslie Wexner),則因為公司股價今年下跌而跌出榜外。

其他趨勢就多少維持一致。其中一則好壞難分的消息是,100強執行長的女性比率,較去年上升50%;不過,這是由於今年名單中有三位女性,而去年僅有兩位。(這裡我們要提出一個眾所周知的解釋:100強中罕見女性,完全不能說明男性與女性擔任執行長的績效優劣;這是由於我們取樣的標準普爾全球1200指數公司中,女性擔任執行長的比率極度偏低。)

亞馬遜股價上漲超過六倍

雖然100強排名逐年變動並不顯著,但檢視較長期的排名,還是可以看出要維持全球頂尖績效的挑戰。自2013年以來,僅六位執行長每年都上榜:亞馬遜的傑弗瑞.貝佐斯(Jeffrey Bezos)、Inditex的帕布羅.伊斯拉(Pablo Isla)、諾斯壯百貨(Nordstrom)的布雷克.諾斯壯(Blake Nordstrom)、泰納瑞斯(Tenaris)的波羅.洛恰(Paolo Rocca)、美國電塔(American Tower)的詹姆士.泰克列特二世(James Taiclet Jr.)、CCR的瑞納托.維爾(Renato Alves Vale)。在這難能可貴的群體中,貝佐斯尤其突出:我們從2014年開始使用目前所用方法來計算100強排名,從那年開始,在財務績效上(也就是不考慮我們排名中ESG部分的績效),這位亞馬遜創辦人年年都拿第一。從貝佐斯2014年首度奪冠以來,亞馬遜的股價已上漲六倍有餘。

執行長該不該對政治表態?

如何因應變動的環境,是任何領導人都得接受的考驗之一。當前公司面對的最大變動之一,就是在全球政治環境層面。關於民粹主義崛起成為強大影響力量,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當選,以及英國脫離歐盟,但其他許多區域,也同樣可以看到類似情況。對企業領導人來說,特別在製造業,這種現象帶來關稅與貿易戰的威脅(有時成為事實),也為個別產業帶來特定的商機與挑戰。

在這麼不確定的大環境中,公司領導人應該多麼主動針對政治議題發言,又該針對哪些議題發言?今年100強的兩位美國執行長,展現不同看法。

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2014年接替史蒂夫.巴爾默(Steve Ballmer)擔任微軟(Microsoft)執行長。微軟因雲端運算業務愈來愈強大(這是納德拉接執行長之前領導的事業),而再創高峰,也把納德拉推上2018年100強的第46名。納德拉認為,與微軟業務直接相關的課題,像是改革移民政策,公司應採取明確立場,但他也針對表達個人政治理念畫下界線。他在2017年接受本刊集團總編輯亞迪.伊格納西斯(Adi Ignatius)訪談時表示,「我不是被選出來的,因此是否要採取某種政治立場,並不是……我們員工期望我做的事。」

有些領導人對執行長在這方面的角色,抱持的觀點比較開濶,其中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的賈米.戴蒙(Jamie Dimon)。公司股價從2016年起上漲,因此戴蒙今年名列100強的第22名。他在2018年接受伊格納西斯訪談時表示,「如果你希望有恰當的公共政策,就得參與倡導。你不能偏狹,不能只談對自己公司有幫助的某項小小法規,而應該談論租稅政策、貿易、移民、科技等。」

執行長是否及何時應表明立場,並未直接納入我們的評量中;不過,根據協助我們整理ESG資料的CSRHub與永續分析公司(Sustainalytics)專家的說法,這種行動主義或許會間接顯現在ESG的評分上。例如,ESG評分的確包括公司遊說支出、對碳使用等事項的揭露程度、公司最高層是否設置永續長一職等指標。執行長的政治主張(或不表態),也可以從Glassdoor這類員工評論網站搜集到的資料得知。執行長行動主義(CEO activism)這個名詞,意味著企業領導人積極主動的行為;但對執行長這個多面向的職務來說,處理政治現實愈來愈變得只是其中一個面向而已。

(李明譯自“The Best-Performing CEOs in the World,” HBR, November-December 2018)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