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立是創意大敵

Why Seclusion Is the Enemy of Creativity
艾略特.派柏 Eliot Peper
瀏覽人數:5978
16世紀一位藝術家的故事,完美說明了這個道理。

1545年,彭托莫(Jacopo da Pontormo)從科西莫.麥迪奇(Cosimo I de'Medici)公爵那裡,獲得一項重要的委任工作,要繪製佛羅倫斯的聖羅倫佐教堂的主禮拜堂。彭托莫與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等大師屬於同一個時代,他是傑出的藝術家,但已逐漸年邁,渴望確保自己能留下足以流傳後世的作品。

彭托莫知道必須要讓這些濕壁畫,成為他職涯裡最偉大的成就,所以他把整個禮拜堂封鎖起來。他建造圍牆、豎起隔板,然後掛起遮蔽物,如此就不會有任何人可以竊取他的構想,或是先偷看一眼。他不相信任何人,把當地的年輕人趕跑,並盡量減少與其他人接觸。他花了11年躲起來繪製末日審判當天的耶穌基督、諾亞方舟,還有上帝創造世界。

這項工作還未完成,彭托莫便離世了,而且那項工作的成果也沒有留存下來;不過,著名的文藝復興時期作家瓦薩里(Vasari)在彭托莫去世後不久就造訪了那座禮拜堂。他報告親眼看到了混亂的構圖,缺乏一致性令人不自在,而且畫面裡的各個場景從不同方向彼此干擾。羅伯.格林(Robert Greene)寫道:「這些濕壁畫等於是用視覺的方式,呈現了孤立對人類心智所產生的影響:喪失比例感、對細節過度執著,而且無法看到更寬廣完整的全局。」

領導也可能會造成類似的孤立情況。彭托莫讓自己強加的孤獨,破壞了他的遺作,而當前的領導人如果不留意這一點,也可能會以同樣有破壞性的方式隔離自己。

在領導人的運作範圍裡,沒有任何人是中性不造成影響的。董事會成員的身分,首先是股東,其次是導師。直屬部屬有他們自己的團隊要擔心。員工的工作要仰賴領導人,投資人要求領導人要達成各階段的目標,顧客需要領導人來解決問題。甚至連朋友和家人也難以理解領導人的職位有哪些負擔,因為他們自己從未當過領導人。

領導人實在太容易豎起無形的牆,就像彭托莫在禮拜堂裡建起難以穿越的牆,而且牆一旦豎起,就必然會開始逐漸逼近封閉。創業者和高階主管都能體會這種感受:晚上睡不著,擔憂的想法在他們的腦袋裡橫衝直闖。和朋友談話時,會分心去想工作上的問題。即使他們知道筋疲力竭會妨礙工作,還是會讓自己蠟燭兩頭燒,然後,當他們的團隊需要頭腦清楚的成員時,他們卻憤怒地回應困難的情況。他們不斷鞭策自己改進、更投入工作。他們覺得胸悶,而且讓情況更糟的是,他們不想承認自己就是問題的一部分。他們告訴自己這一切都很正常。工作就是如此。咬牙堅持下去就對了。

彭托莫的最終毀滅,並不是他用圍牆圈起來的禮拜堂,而是他無法擺脫那些揮之不去的破壞性想法。他的孤立狀態,扭曲了他對整體大局的觀點。以他的情況來說,整體大局是指那幅畫作。對今天的領導人來說,整體大局是指自我覺察和清晰明白,他們必須精通這些技能,才能為他們所帶領的領團隊提供靈感、指導和願景。了解孤立的影響後果,是克服孤立的第一步。

對此沒有一體適用的解決方案。但只要我們承認,我們就是一個由自己說給自己聽的故事,就能了解到,其實我們可以改寫這個故事的內容。表現優異的創投家布雷德.費爾德(Brad Feld)在意志消沉而可能帶來負面影響時,會遵循他與妻子共同遵守的一套基本規則,包括在週末減少使用電子裝置,以及每一季兩人一起度假一週,期間不使用手機、也不收發電子郵件。電郵行銷公司Return Path執行長麥特.布隆伯格(Matt Blumberg)多年來致力建立公司文化,鼓勵員工公開誠實地彼此溝通。大衛.曼德爾(David Mandell)在創業慘敗之後,同意向一位需要他協助、滿懷抱負的創業者提出建議,因而克服抑鬰心情,回復正常。Shift共同創辦人、目前擔任Code for America營運長的明妮.殷格索爾(Minnie Ingersoll)明白,她必須更坦然面對自己的心理障礙,不再擔心其他人的想法。

我們每個人都在描繪自己的禮拜堂。想像一下,如果當時彭托莫讓大門敞開,他原本可能完成哪些偉大的創作、他可能成為多麼傑出的藝術家,還有他可能會啟發數百萬人的心靈。他原本可以培養建立人際關係,而不是減少人際接觸。他原本可以尋求幫助。他原本可以採行最有效的自我照顧方式:關懷其他人。或許,彭托莫留給世間最持久的遺澤,就是他失去眷顧的故事。領導人必須要留意這個故事的警告:不要劃地自限、讓自己陷入困境。我們在自己周遭建造的圍牆其實是監獄,而不是防禦的堡壘。脆弱是力量的來源。我們若是擴大對他人的信任,就能贏得他們的信任。

(蘇偉信譯)



艾略特.派柏

艾略特.派柏 Eliot Peper

備受好評的小說家,著有《頻寬》(Bandwidth)、《積雲》(Cumulus)、《霓虹熱夢》(Neon Fever Dream)、《真誠忠實》(True Blue)和《不尋常系列》(The Uncommon Series)等書。他也擔任獨立顧問,協助創業者釐清自己的想法,述說改變人們的故事。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