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該不該廢止企業季報?

What Would Happen if the U.S. Stopped Requiring Quarterly Earnings Reports?
席華蘭.拉吉哥帕 Shivaram Rajgopal
瀏覽人數:2027
不論是支持者或反對者,實施結果都不會像他們所說的有那麼大影響。

川普總統不久前要求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研究,如果將現行要求提交的季度報告(10-Q表格),改為半年報告一次,情況會如何。這些年來,我聽過許多經理人抱怨季度目標讓他們壓力沉重,難以專注在長期發展。有些經理人積極主張廢除季度報告。反對者則擔心,廢除季報並不會刺激長期投資,也無法停止「盈餘管理」的操弄做法,只會讓經理人從太重視美化季度數字,轉為美化半年度數字。而且,改為半年報告一次,會讓企業透明度降低。還有些人認為,這樣的改變不會有什麼效果,因為分析師還是會逼各家公司每季提出報告。如果美國政府真的廢止季報要求,以上哪種說法會最接近實際狀況?這樣的措施又可能帶來計畫之外的哪些後果?

通常,這些都是很難回答的臆測性問題。幸運的是,美國可以從英國進行的類似實驗中得到借鏡。英國從2007年起,要求企業提交季度報告,但到了2014年,金融行為監理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廢除了這項要求。同事和我研究這些改變,希望了解這些措施帶來的影響。而一如以往,實際狀況非常微妙,落在前述那兩種極端說法之間。不必提出季報,並沒有解決企業短視、進行盈餘管理的問題,但也沒有讓企業變得不透明、讓投資人無法了解公司營運。以下是我們研究發現英國開始要求季度報告之後的情況:

公司揭露。英國從2007年開始,規定企業每季提交財務報告,但揭露的形式由各家企業自行決定。規定開始實施之後,發布季度財報數字(指銷售額及盈餘數字)的企業家數反而減少,代表揭露透明度下降。然而,發布年度盈餘或銷售預測數字的企業家數卻大增(政府讓企業自行決定揭露的形式。)

頻繁提報並不會導致投資減少。英國開始強制提交季報之後,我們並未發現企業的投資有變化(衡量項目包括:對工廠、物業、設備、研發及無形資產等的資本支出)。因此,廢止季報不太可能減輕企業短視的問題。

頻繁提報能提升分析準確度。開始強制要求更頻繁提交報告之後,對英國企業的分析報導也增加,也就是有更多企業至少有一位分析師追蹤財報內容。在開始強制提報之後,分析師也減少了對企業預測錯誤的程度(也就是每股盈餘預測數字與實際數字的落差)。這些發現顯示,頻繁提報能讓投資銀行的分析師更容易研究公司營運情形。

英國不再強制要求提出財報之後,情況又如何?2014年11月7日,金融行為監理局發布新政策,企業不再需要發布每季管理報告。接下來,在我們的樣本中,只有少數企業(僅占9%)不再提交季報,可能是因為這些企業並不希望外界覺得他們隱瞞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過去法規要求提報時,並未提供盈餘及銷售預測的企業,以及受到油價大跌影響的能源產業公司,這兩類公司在法規改變之後,較可能停止提交報告。不再提交報告的企業,分析師也就不再研究、報導它們。

支持廢止要求季報的意見認為,這樣一來,能減輕經理人發布盈餘預測的壓力。但顯然,英國的證據顯示這是倒因為果。過去未提供盈餘預測的企業,正是最早放棄自願提交報告的那一群;相較之下,原本就會發布盈餘預測的企業,不論法律如何要求,似乎都會認真提交季報。換句話說,不同於巴菲特、傑米.戴蒙(Jamie Dimon)與賴瑞.芬克(Larry Fink)的想法,並非所有盈餘預測都會損害價值。企業通常是在未來盈餘看來疲軟,或是難以預測時,停止提出財報(另一項值得一提的發現是:停止提交季報與提升企業投資並無關聯)。

這項議題的關鍵,在於如何讓企業既達到做出有效投資的長期目標,又不被需要面對短期季度目標的壓力擊倒。根據英國的例子看來,讓企業自由決定是否提報,企業就可以自己進行成本效益評估,看看這樣省下的成本及時間,是否值得分析師不再追蹤報導的相關邊際損失。如果股東確實認為廢止季報有利,長期持股人就必須說服那些重要的被投資企業放棄季報,以避免被認為公司停止提交報告,是為了隱瞞些什麼。

唯一的重點可能是,川普總統的提議或許能開啟一場早該開始的對話,讓大家討論企業如何能跳脫過於簡化的每季每股盈餘(EPS)目標,而與股東更深入討論可創造真正價值的長期計畫。不論企業是每半年或是每季提交報告,都應該更頻繁地討論這些議題。

(林俊宏譯)



席華蘭.拉吉哥帕

席華蘭.拉吉哥帕 Shivaram Rajgopal

哥倫比亞商學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會計與審計講座教授暨研究副院長,他的研究領域是財報與高階主管薪酬的議題,並在會計與財務領域發表大量著作。


本篇文章主題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