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每個組織都需要擴增實境策略

Whiteboard Session: Why Every Organization Needs an AR Strategy
麥可.波特 Michael Porter , 吉姆.赫普曼 Jim Heppelmann
瀏覽人數:3883


影片載入中...
看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與吉姆.赫普曼(Jim Heppelmann)說明,擴增實境如何改變我們的工作方式。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本刊2017年11月號封面專題「擴增實境:大賺數位財」。

波特:今天,在這個時刻,開始出現一個重大的轉折點,它的影響所及,將不只是經濟裡的競爭和生產力,還會影響人和人扮演的角色,以及我們社會上的工作方式。追本溯源,過去的世界裡,產品和機器都是實體的。它們都是機械式的。資訊要靠人工蒐集,儲存在紙本檔案裡。

接著,從1960年代開始, 進入我們所謂的「第一波」。電腦誕生於1960年代初期,我們得以開始自動化進行價值鏈的各種流程。那些電腦不只讓我們能夠更有效率地執行那些流程,電腦也能蒐集、分析大量資料,是我們過去不曾有機會做到的。但接著我們開始邁入「第二波」, 由網際網路問世而驅動。我們能夠開始連結價值鏈的各個環節,連點成線。但真正重大的一波, 長期會變得最重要的,就是「第三波」, 也就是智慧連網產品的誕生。這造成大幅改善生產力,以及各種產品的能力,也改變了產品能創造的價值。

但是,重大問題出現了。可使用的資料量之大,令人難以應付,數量空前。人們要如何存取、使用所有這些資料?

我們把資料放在2D的平面螢幕上。接著我們想辦法解讀這些資料,把它們轉化到真實的世界。要填補數位和實體世界的落差,會非常費力。這個問題有一個絕佳的例子。我們的車裡裝有全球定位系統螢幕,我們必須透過擋風玻璃,來觀看真實世界,設法弄清楚,要如何讓我們在螢幕上看到的資訊,可以實際運用,例如,我們應該在這裡轉彎嗎?還是往前開一百呎再轉?當然,就在我們低頭看螢幕,,然後抬頭看路況,同時思考該怎麼做之時,我們會犯錯。我們會分心。但願我們不會出車禍。要解決那個問題,我們必須利用人類的各種感官。

人類蒐集資訊時,最強大的感官是視覺。我們看著一個房間,會立刻接收到大量資訊。現在的問題在於,今日的數位介面,並沒有極大化。我們最有力的資訊來源,也就是視覺。

擴增實境是一套技術,能讓我們把我們擁有的數位資訊和各種選擇,即時疊加在人類觀看的真正實體世界上面。你在這裡可以看到,資訊並非顯示在汽車儀表板的2D螢幕上。在抬頭顯示器裡,資訊其實是疊加在擋風玻璃上。資訊投影在擋風玻璃上。因此,你是看著真實的世界。你不必低頭又抬頭。你看著你必須知道的資訊,而那些資訊疊加在真實世界上,你就在真實世界裡,選擇要用那些資訊來做什麼。這大幅改善了你吸收、處理資訊的能力。

赫普曼:實體物件是起點。

假設這些物件是智慧連網產品,或智慧連網營運作業,就表示它們會傳輸資料到雲端,我們現在有方法可解讀感測器資料。

坦白說,我們可以反過來發送控制指令,給實體世界裡的物品。但當我們在看資料時,並沒有看著實體世界。我們看著實體世界時,並沒有在看資料。擴增實境的功能,就是把這些資料帶入裝置裡。於是我們看到的東西,因為資訊而擴增了,那些資訊來自雲端,來自「數位雙生」,並用數據呈現我看到的實體物品。擴增實境的概念很難說明,但其實相當容易示範呈現。假設我想和這輛機車互動。透過電腦視覺技術,軟體可以看到那輛機車。

這套軟體也適用於真正的機車。只不過有點難把真正的機車,帶來這間教室做這件事。它其實是數位和實體之間的混合變形。這是3D電腦輔助設計的數位雙生模型。那麼,我可以用它來做什麼?可用來做銷售與行銷的使用案例。它說,吉姆,我來告訴你這輛車的特性。例如,你應該知道這輛機車的這些事情。它裝有1190 RC8引擎,畫面會標示出引擎的細節資料。但我要改用終端使用者的角度。現在,我是機車的車主。

例如,我可以說,告訴我這輛機車的狀況。它就會運用物聯網,或智慧連網產品資料,畫出一個儀表板疊加在機車上。如果我用手移動機車,你可以看到,資料實際上是跟著機車走的。它能同時在實體面與數位面與我溝通。服務技師也可以運用這個構想,例如協助我評估產品的狀況。它運用從雲端取得的一些資料, 做些分析,說明問題出在哪裡。然後我可能會說,何不示範怎麼修理?它就給我一套維修程序,你可以看到,後輪有幾個螺栓鬆開了,然後卸除卡鉗,接著鬆開螺帽。

再卸除軸承。最後終於可以卸下後輪了。iPad可以用鏡頭看到實體的機車。然後指示雲端說,告訴我關於那輛機車的事。然後雲端可以用視覺資料告訴我,汽油存量、燃料存量、溫度等資訊,也可以指示操作人員或維修人員。它讓我得以與機車互動。我可以下達「啟動」指令,而機車真的就會啟動。無論如何,這是非常有力的方式,讓我們與實體世界和數位世界互動時,可以有整合的視覺體驗。不會有認知差距,沒有認知負擔,不必費力去了解發生了什麼事。

PTC曾研究過產業顧客。我們詢問,他們用擴增實境來做什麼?答案的百分比顯示,它的用途遍及設計、製造、銷售與行銷、營運、服務和訓練。我因此得知,這項技術有潛力,有能夠影響企業幾乎所有的活動。我們發現,大部分企業表示,這種技術可以改善30%到50%的營運人員生產力,這些改善是運用擴增實境技術來引導和優化的。因此,智慧連網產品其實是能夠改善產品的數位科技。而且,這種技術也可以提升人類的能力。我想,這正好可以延續。你要談的主題,麥可。

波特:吉姆,謝謝你。

一如大家都看到的,這方面有很多東西可談。但我想先退一小步,放下所有這些技術,以及所有這些商業應用,稍微擴大我們的思維,思索擴增實境對於人類社會演進的可能含義。機器的產能、能力和選擇性,正在大幅提升。

但一如我們之前所討論的,人類本身難以真正運用資料的力量,也難以借助於這些功能強大的機器所具備的能力和分析力。這多少限制了人類運用那些力量,尤其是那些沒有電腦科學學位、沒有工程學位的人,很難真正進行這種數位轉型。他們算是被排除在外。

但我們知道、嚴謹的研究也顯示人類其實有獨特的優勢。人類可以想出新的構想。人類可以改變參考架構,來思考事物。如果你在玩跳棋,接下來改玩西洋棋,人類可以輕鬆從玩跳棋換成西洋棋。人類可以調整、修理機器的任何部位,而不必經過程式設定。我們擁有這些極高強的能力。但到目前為止,人類仍然很難運用這些強大新機器日益增加的力量、生產力優勢,和選擇多樣性。

擴增實境是很好的平衡工具。它將會創造一種平衡,兼顧機器能做的事,以及人類可以增加補強的事,做法是讓人類能夠運用資料和分析法的力量,並善用機器的優勢。擴增實境也協助改造了教育和訓練的整個過程。過去我們坐在教室裡聽課。現在,我們可以實際操作真實物件,參與這場已經展開的數位轉型。擴增實境是商業競爭轉型重大的下一步,但我認為,它也將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可以重新設定、重振。人類真正參與經濟的能力,在資訊科技轉型的最初數十年裡,我們已逐漸失去這種能力。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這非常、非常令人振奮。



麥可.波特 Michael Porter

哈佛商學院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