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腦力激盪進階三部曲

腦力激盪進階三部曲

2018年4月號

五大步驟激發最佳構想

Hackathons Aren't Just for Coders
伊麗莎白.史柏丁 Elizabeth Spaulding , 葛瑞哥利.凱米 Greg Caimi
瀏覽人數:6388
  • "五大步驟激發最佳構想"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五大步驟激發最佳構想〉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五大步驟激發最佳構想〉PDF檔
    下載點數 10
創新篇》以「駭客松」活動強化腦力激盪。「駭客松」不再只是程式設計師的專利,科技圈之外的公司,正利用這些高強度的腦力激盪和開發活動,激發新構想,範圍涵蓋文化變革到供應鏈管理的所有主題。可以說,不管任何類型的企業,都能利用它來創造新產品,甚至改變文化。

臉書(Facebook)之前舉辦了該公司第五十場「駭客松」競賽。這是矽谷的傳統盛事:全公司員工暫時放下平日進行的專案,在緊張的24小時內,發展出各種震撼人心的人工智慧構想。習慣在深夜思考的人可在凌晨1點享用一份餐點,補充精力。

當然,不可能人人都是贏家,但對臉書來說,發掘突破性創新的可能性,值得讓幾百名工程師放下手中的日常工作。畢竟,它過去舉辦的駭客松曾創造許多廣受歡迎的功能,例如,即時通訊功能Facebook Chat,以及公司旗下Instagram的延時工具Hyperlapse。

駭客松不再只是程式設計師的專利。科技圈之外的公司,正利用這些高強度的腦力激盪和開發活動,激發新的構想,範圍涵蓋文化變革到供應鏈管理等各項主題。例如,我們最近協助一家頂尖金融服務公司,舉辦一場18名員工參與的小型駭客松。該公司希望自家的銀行服務,能吸引到更多千禧世代。我們把公司的參與者分成五個團隊,並和史丹福大學設計學院的專家合作,教導他們以顧客為中心的設計,以及快速製作原型的基礎知識,為期三天。

這些團隊每天都會花一些時間,在街上和消費者交談。這個活動讓他們獲得一個重要的見解:千禧世代如果喜歡某家銀行的產品,就不會覺得轉換銀行很麻煩。這讓他們了解到,重點不是設計出更容易轉換銀行的方式,而應該強化公司產品。該公司依據這些資訊,開發新工具的原型,目標是幫助千禧世代避開財務陷阱,以及更妥善地管理自己的錢。

在最好的情況下,駭客松創造了以「發展構想」為核心的架構和流程。當然,擺脫日常工作,可以提振士氣和激勵員工,但駭客松也向員工顯示,公司不僅歡迎創新,也期待創新。運作良好的駭客松,可促成有關新產品和流程的具體構想,這些產品和流程要能改善顧客體驗,並提高成長率。

幾乎任何公司都可以按照以下五個步驟,舉辦高成效的駭客松:

步驟1:喚醒創意心態

駭客松要求參與者跳脫日常的角色和技能組合。這可能意味著和不同的同事互動,或是執行不熟悉的創意任務。短時間的團隊活動,能讓參與者放鬆、大膽思考,並敞開心胸接受同事的想法。最簡單的做法是拿出一個奇怪形狀的物品,要求團隊腦力激盪出它的各種用途。

一家服飾製造商舉辦駭客松時,首先舉行電話遊戲,用悄悄話的方式讓參與者相互傳遞一句話,最終這句話可能完全遭到扭曲。在收集到足夠好笑的答案之後,駭客松主持人會在整個活動過程中分享這些答案,讓參與者保持活力。

步驟2:站在顧客角度思考,並貼近個人需求

一個前景看好的構想,首先必須深入了解一組特定的終端使用者,知道他們是誰、他們需要什麼,以及為什麼。最優秀的公司,除了運用傳統的意見調查和區隔顧客技巧之外,還擴大做法,用老式的談話方式,訪談現有和潛在顧客及第一線員工。

低科技的討論方式,像是前述金融服務公司進行的簡短訪談,更可能呈現出會影響消費者行為的真實想法和感受,甚至包括顧客尚未完全意識到的獨特需求。他們還提供機會,讓參與者和還不是產品典型使用者的消費者談話,這可能帶來問卷調查絕對無法產生的有趣構想。

步驟3:提出正確的問題

最好的駭客松,一開始會先提出一個開放但明確的挑戰,例如:「我們該怎麼幫助銷售團隊,更有效地與聯絡人互動?」這個問題應該要能啟發和激勵參與者,而不規定可能的解決方案,而且應該讓參與者自由地盡量思考各種可能的構想,甚至在出現新資訊時,完全重新思考那項挑戰。

最近,一家豪華連鎖飯店的高階主管,利用駭客松來設計一些方式,以提供更個人化的顧客體驗。他們發現,公司的一些績效指標限制了員工。這些員工認為不能運用自己的最佳判斷,來取悅顧客,因為可能會違反規定。這個重要見解,讓公司在駭客松期間,重新設定核心挑戰,並得到更多突出的想法。

步驟4:打造原型,並快速測試有潛力的想法

在參與者選擇一或兩個最有希望的構想之後,團隊可立刻著手規畫可能的解決方案。打造原型可以很簡單,像是在紙上畫出產品,同時仔細思考使用者會如何與那個產品互動。打造原型也可以是一個流程或操作規範,為更大的變革奠定基礎。

幹練的團隊,會對顧客測試不斷演變的原型,並參考顧客的回饋意見。在最好的情況下,使用者意見會影響產品設計,並提供最終的成功指標。臉書要決定什麼對顧客最好時,會說「編碼勝過雄辯」。換句話說,如果使用者不喜歡某個新功能,這方面的工作就宣告失敗。

步驟5:孕育並擴大最好的構想

老練的創新者,把資源投注在最強的構想,並在駭客松結束後,進一步改進這些想法。

他們持續進行測試流程和回饋意見流程,並想辦法把這些構想,轉化成有助於公司成長的大規模改進做法。

與我們合作過的一家大型連鎖餐廳,最近利用駭客松來改造用餐體驗。這次的活動,不只發現了向顧客介紹菜單內容的新方式,還想出了重新裝修店面的一些關鍵要素,用來大幅改造用餐空間和酒吧。

雖然駭客松可協助公司開發新產品和服務,但效益遠不只是單一駭客松比賽帶來的結果。我們曾見過公司使用駭客松來推廣創新文化、改變公司最高管理階層的營運規範,以及凝聚員工對重大行動方案的支持。

(劉純佑譯自2016年4月1日HBR.org數位版文章)



伊麗莎白.史柏丁 Elizabeth Spaulding

貝恩顧問公司(Bain & Company)合夥人,負責公司的全球數位實務。她住在舊金山。


葛瑞哥利.凱米 Greg Caimi

貝恩顧問公司合夥人,負責該公司美洲數位實務。他住在舊金山。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