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腦力激盪進階三部曲

腦力激盪進階三部曲

2018年4月號

「每天上班做的事,都能讓世界更美好」

Mission-Driven Sustainability
瑪妮.勒文 Marne Levine , 採訪■艾本.哈雷爾 Eben Harrell
瀏覽人數:5181
  • "「每天上班做的事,都能讓世界更美好」"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每天上班做的事,都能讓世界更美好」〉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每天上班做的事,都能讓世界更美好」〉PDF檔
    下載點數 10
瑪妮.勒文(Marne Levine)是臉書(Facebook)旗下事業Instagram營運長,在此之前,她是臉書全球公共政策副總裁。該公司專注在打造對環境友善的工作場所和資料中心,並致力讓大家都能使用潔淨能源。以下是經編輯摘錄後的訪談紀錄。

瑪妮.勒文(Marne Levine)是臉書(Facebook)旗下事業Instagram營運長,在此之前,她是臉書全球公共政策副總裁。該公司專注在打造對環境友善的工作場所和資料中心,並致力讓大家都能使用潔淨能源。以下是經編輯摘錄後的訪談紀錄。

了解「執行長看未來經濟」專題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發起「執行長看未來經濟」專題(The Future Economy Project),希望能將現實世界中的永續領導經驗,分享給所有人,本期刊出Instagram營運長瑪妮.勒文,談該公司在永續性方面的努力。

更多本專題文章:

● 專訪沃爾瑪(Walmart)執行長董明倫(Doug McMillon):〈讓永續與績效齊頭並進
● 專訪聯合利華(Unilever)執行長保羅.波曼(Paul Polman):〈追求永續,才有品牌競爭力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們為什麼決定追求永續性?

瑪妮.勒文答(以下簡稱答):臉書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從一開始就清楚表明,建立永續的未來,是實踐臉書使命「拉近全世界的距離」的基礎。沒有安全的能源和穩定的氣候,我們無法在其他挑戰(連結世界)取得有意義的進展。臉書有超過二十億使用者,而且我們80%的社群在美國之外,因此我們有責任挺身而出帶領大家。

我在2010年加入臉書,當時永續性已是公司營運方式的核心要素之一。那一年,我們決定設計和建造自己的資料中心,因為科技公司最龐大的能源足跡之一,來自需要大量電力的資料儲存。2010年之前,這些資料中心運作所需的能源大部分來自煤。與傳統資料中心相比,我們設計的資料中心能源效率高出38%,而建造成本少24%。在我看來,更重要的是我們決定公開分享我們的設計。

從那時候起,我們在能源效率方面一直處於領先地位。一個驚人的統計數據是,一個人使用臉書一整年產成的碳足跡,所造成的環境衝擊低於煮沸一壺水。但我們沒有就此停下腳步。我們的目標,是讓所有新的資料中心100%使用潔淨和可再生能源,更依賴風力和太陽能電廠。我們也宣布,陸續把我們位於加州門羅公園(Menlo Park)總部的所有電力帳戶,轉換為半島清潔能源(Peninsula Clean Energy)的ECO100方案。這使得臉書成為那項方案的最大參與者,我們為此感到自豪。

追求永續性是我們使命的自然延伸,因為這可以確保我們服務的社區擁有健康和復原力。

問:這個過程中是什麼事情啟發了你?

答:我個人對永續性的興趣,是從我在俄亥俄州克里夫蘭讀高中時開始的(這是很久以前!)。我曾為當地郡長瑪麗.博伊爾(Mary Boyle)工作,當時,我被分派到一個負責審查克里夫蘭固體廢棄物管理計畫的小組,我們的任務,是讓這個計畫變得更有效率和更環保。在專案進行過程中,我贏得「垃圾女王」的綽號,這當然不是很好聽的名稱,但我不介意,因為我熱愛那份工作,並從中學到很多。那時我才真正開始了解在社區層次的永續性有多麼重要。我了解到,效率低落的廢棄物管理,可能會嚴重損害社區健康,因為掩埋場的垃圾汙染了我們的土地、水和空氣,給城市帶來巨大的財務負擔。更重要的是,我了解到永續性是在地的,會在個人和社區的層次影響到人們的生計。

幾年後,在2001年,當時的哈佛大學校長賴瑞.桑默斯(Larry Summers)宣布哈佛的永續性原則,那時我在他的團隊擔任幕僚長。我認為,賴瑞和他的團隊很早就明白,以永續環保的方式經營校園,不僅是正確的事情,也是明智的商業決策。著手降低對環境的衝擊,我們就能獲得重要的成本效益。例如,「哈佛綠色校園行動方案」的貸款基金,提供超過280萬美元推動32個專案,那些專案在哈佛大學校園裡推廣節能和節水的策略。平均來說,這些專案在短短三年內省下的錢,就足以償付貸款。我一直對永續性很感興趣,也一直有興趣經營高效率的組織,而在哈佛,我開始明白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

最後,這聽起來可能是陳腔濫調,但的確如此:當你有了孩子之後,會開始對自己將交給他們什麼樣的世界,有了不同的想法。我的兩個兒子熱愛閱讀,而且常會互相討論爭辯,這兩個活動讓他們對全球暖化和永續性產生興趣。我丈夫是美國最早的替代能源科技投資者之一,所以我們經常在吃飯時討論永續性的話題。我驚訝地傾聽孩子和他們朋友看待這類挑戰的角度,並立即想到:「我們能幫上什麼忙?」所以,我想到永續性時,不只是站在科技公司主管或負責任地球公民的角度,也是從母親的角度來看,希望讓自己孩子有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問:哪些利害關係人對你的永續性工作帶來最大阻力?你如何爭取他們加入?

答:我們很幸運,公司的領導人都完全支持;毫無疑問,領導人層級確實都同意,對我們的社區、鄰居和公司獲利來說,追求永續性都是正確的事。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帶領整個產業加入,特別是還要支援中小型企業,它們可能沒有我們擁有的資源。我們知道,若要用有意義的方式解決當前的永續性挑戰,並達到我們想要的影響規模,就必須和他人攜手合作來完成這件事。所以,我們致力公開我們所有的專案,就像開放原始碼的做法。我們發布自家資料中心的營建規格,從機械設計到冷卻技術都公開,如此就能讓其他企業節省時間和金錢,更容易效法。我們支持生態系統的另一種方式,是參與成立可再生能源買家聯盟(Renewable Energy Buyers Alliance, REBA),這個聯盟由超過一百家公司合作,擴大企業的潔淨能源採購規模。在永續性方面,沒有「所有權的驕傲」,所有的孩子都將繼承同一個地球(編按:「所有權的驕傲」是指因為擁有某棟房子而非承租,所以特別好好照顧那棟房子)。我們的目標是協助引領方向,盡可能納入更多人參與。

問:自願減少碳排放的做法,不可能達到解決氣候變遷所需的減排規模,所以我們也需要政策。除了實踐永續性之外,企業在遊說採取行動,以及更普遍參與公民社會之外,還有哪些責任?

答:這兩者我們都需要。我曾在職涯不同階段任職公部門,最近一次是擔任歐巴馬總統團隊的國家經濟委員會幕僚長,我基本上認為,政策是產生廣泛影響的重要途徑。但我也認為,如果把這當成是唯一的方法,或是必須等待政策才採取行動,未免太過天真。尤其是現在,有關氣候的一些政策作為已經 停擺,因此現在比以往更重要的是,企業應利用可運用的各種方式,挺身而出帶領大家。正如我們在臉書和其他許多全球化企業看到的,企業可透過本身的營運、供應鏈和合作關係,來推動變革。他們可以直接與在地電力公司合作,為所有顧客創造新的方式,直接向電力公司購買潔淨能源,例如綠色關稅。我們正在美國維吉尼亞州興建新的資料中心,與當地電力公司合作,設立一個新的綠色關稅,這確保臉書和其他企業都能取得可再生能源解決方案。藉由這類努力,我們不只更接近旗下資料中心100%使用潔淨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目標,也幫助了其他人。為解決全球氣候問題,每個人都必須發揮自己的功能,包括企業、政府、公民社會。我們必須一起努力才能辦到。

問:在矽谷工作的人比較年輕,你是否認為你們的員工比其他人更關心永續性?這對公司的優先要務有何影響?

答:對永續性的興趣與年齡的關聯,是否像永續性與精神態度和承諾之間的關聯一樣大,這我並不確定。在一個使命導向的組織裡工作,最大好處之一就是它可以吸引有使命感的人。臉書和Instagram團隊每天上班做的事情,無論大事或小事,都能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他們深切關懷我們周遭的社區和世界各地,而永續性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環。

問:很多科技業高階主管都已著手成立永續導向的慈善組織。你認為為何他們似乎特別重視這個議題?

答:全球永續性的挑戰,與科技業設法解決的問題規模和重要性一致,而矽谷具備的樂觀和獨創精神,非常適合當前的任務。無論是連結世界,還是開發新的零排放技術,以便為從汽車到行動電話等一切事物提供電力,科技業界已證明,自己已經準備好可協助解決複雜的重大問題,也願意協助。

(劉純佑譯自“Mission-Driven Sustainability,” HBR.org數位版文章)



瑪妮.勒文 Marne Levine

Instagram營運長。


採訪■艾本.哈雷爾 Eben Harrell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永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