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大師思維,成就最佳導師

The Best Mentors Think Like Michelangelo
大衛.史密斯 David G. Smith , 布萊德.強森 W. Brad Johnson
瀏覽人數:2404
尤其對指導女性的男性來說,這個方法特別有幫助。

米開朗基羅抱持謙卑的信念來看待雕刻工藝,他相信等待雕刻的石頭裡,早已存在一個獨特而美麗的藝術品,他的工作只是把它釋放出來。我們認為,最優秀的導師也是用這種方式進行指導。

社會心理學家已經證實,在最好的戀愛關係中,伴侶塑造彼此,讓對方更接近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自我,也就是他們想成為的人。這被稱為「米開朗基羅現象」,也就是一個熟練而體貼的伴侶首先會設法了解對方,然後加強或引導出另一半的理想形象。但是,有經驗的導師也可以肯定對方的理想自我,也就是可能被隱藏起來的那個獨特、前景看好但脆弱的形象。

導師要如何培養學生對理想自我的看法?事實證明,這是一門肯定(affirmation)的藝術。證據顯示,在導師的肯定當中,有兩個獨特的元素在發揮作用。第一個是感知肯定(perceptual affirmation)。傑出的導師會刻意花時間真正去「看」自己的學生,了解並接受他們的真實自我,以及他們的理想自我和想像的職涯目標。這需要時間和耐心。導師必須贏得信任,平易近人,大量傾聽。關鍵就是:一旦學生的理想自我變得清晰,導師必須持續肯定學生對理想自我的看法。

第二個要素是行為肯定(behavioral affirmation),協助學生展現符合他們理想自我的行為。一旦了解學生夢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導師會為學生開創機會,創造出學生達成目標所需的機會。例如,當富蘭克林(Franklin)對於蕭娜(Shawna)的認知和行為符合蕭娜的理想時,富蘭克林會塑造出她的理想自我,也就是引發與蕭娜的理想自我一致的行為和特性。在頻繁的互動過程中,富蘭克林會引發出蕭娜的理想自我,於是她會成長茁壯,更接近自己的理想自我。

當導師在輔導異性時,使用米開朗基羅的方法可能是個挑戰。尤其是男導師對女學生的情況,而這樣的組合遠比女導師搭配男學生的情況更常見。實際上目前大多數的組織裡,男性擔任高階領導職位的情況還是比較常見,因而大多數導師都是男性。

探討指導異性的研究顯示,女性在尋找導師時面臨更多障礙,即使順利找到導師,她們在專業上和心理上獲得的益處種類也較少。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在一些重要的人際關係技巧如傾聽方面,男性有時候不太擅長積極傾聽,而積極傾聽有助於協助學生逐漸發現自己的理想自我。

男性是否真能效法米開朗基羅的做法,用前述的謙卑和耐心來指導女性?我們對職場上男性與女性指導關係的研究顯示,答案是肯定的,但前提是男性必須努力了解,社會化男性氣質的一些特徵,經常會妨礙進行良好的異性指導關係。

首先,幾乎所有導師都傾向把自己複製到學生身上。也就是說,他們經常鼓勵學生追求與自己相同的事業軌跡,做出與自己相同的生活或職涯決定,但導師往往是不自覺地這麼做。儘管導師自己從中獲得了滿足,但複製絕非真正的米開朗基羅式肯定。

雖然男女導師都是如此,但根據我們的經驗,男導師可能更難克服這個傾向,這是由於男女經過社會化而學習到的傾聽方式不同,而且女性(一般而言)較關係導向,而男性(一般而言)較任務導向。為了避免這種本能的複製傾向,男性必須努力真正地傾聽自己指導的女性,更重視彼此的指導關係,而不是正在討論的具體任務。男性導師也比較傾向在和學生交談時,直接談修正和解決方案,而不是花時間傾聽、了解和欣賞學生的觀點。

想要為女性提供米開朗基羅式指導的男性,還可能遭遇麻煩的學生「性別假設」問題。我們都可能受到假設的傷害。如果正在閱讀本文的你是男性,請快速完成下面這句話:她是女性,因此她必定想要_____,她必定打算_____,而她可能對_____沒有興趣。如果經過反思,你的一些答案會讓你感到困窘,其實不只你一個人是如此。即使是立意良善的假設,也可能造成反效果。

美國航太總署(NASA)代理主任羅伯.萊特福(Robert Lightfoot)曾告訴我們一個例子,說明錯誤假設如何害他表現偏差:

「我覺得很幸運,能夠在職涯初期就有過這方面的『轉折點』經驗。當時我是某個遴選委員會的成員,另外一位成員是我自己的導師之一,一位女性。委員會很快就對人選達成共識。當成員逐一討論這位女性候選人的時候,我表示:『這份工作需要經常出差,而她才剛生完小孩。我不知道,如果她被錄用,對她來說會不會太難應付。』幸運的是,坐在會議桌另一邊的我那位導師看著我,非常清楚地說:『這不該由你決定!她知道必須出差,她知道自己剛生了小孩。你不要為她做決定。』我彷彿被一噸磚塊直接擊中。」

肯定學生對自我和職涯的理想形象還有另一個關鍵要素,那就是真正的「性別謙卑」(gender humility),這是在面對自己所不了解的一切有關女性的事務上,特別是你女性學生的體驗上,要有自覺,並展現謙卑。真誠的性別謙卑,必須真心想要了解她獨特的體驗和關注事項,坦承自己的理解有局限,還要能夠展現同理心,讓她能自在地透露自己對未來的夢想。

請切記,如果學生似乎把目標設得太低或妄自菲薄,稱職的導師會描繪出符合她潛力的更遠大、更鼓舞人心的願景,包括先前沒有想到的可能性。對於學生的職涯走向,優秀的導師經常給出大膽、甚至有些狂妄的圖像。例如,美國海岸防衛隊的三星海軍上將桑迪.史托斯(Sandy Stosz)最近告訴我們:

「(我的導師)給了我從未想過的機會。他們給我機會,讓我的目光不再局限於自己原有的願景,原本我只想有一天能成為水手,並指揮一艘船。他們讓我放眼更遠大的目標,不只是海岸防衛隊,更是整個交通部門。那兩個人讓我知道,除了航向大海,還有更多選擇,還有一些我原本想都沒有想過的特殊工作和可能性。」

最後,優秀的導師會尊重學生的理想自我和職涯夢想(不是導師自己已經投注心血的夢想,也不是複製導師的夢想)。像體貼雕刻家那樣的導師會使用許多工具,包括耐心傾聽、蘇格拉底式提問、無條件接受和慷慨肯定等,以協助引導出學生的夢想,並清楚說出來,然後著手支持學生為實現夢想所做的努力。

(劉純佑譯)



大衛.史密斯 David G. Smith

博士,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S Naval War College)國家安全事務系的社會學教授,與人合著有《雅典娜的崛起:男性為何及該如何指導女性》(Athena Rising: How and Why Men Should Mentor Women)。他主要研究性別、工作和家庭議題,包括雙薪家庭、軍人家屬、軍中婦女和婦女留任。


布萊德.強森 W. Brad Johnson

博士,美國海軍學院(US Naval Academy)領導、倫理與法律系的心理學教授,也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職人員,與人合著有《雅典娜的崛起:男性為何及該如何指導女性》(Athena Rising: How and Why Men Should Mentor Women),以及其他有關指導的書籍。


本篇文章主題企業教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