績效評量:坦誠的價值

The Value of an Honest Performance Review
迪克.葛羅特 Dick Grote
瀏覽人數:54907


影片載入中...
若不在問題發生時實話實說,而是粉飾太平,說些無關痛癢的好聽話,就永遠不會解決問題。

我仍然記得我生平第一次的績效評估。其實,我還隨身帶著那份資料。我當時22歲,是年輕的工業工程師,加入奇異公司製造訓練計畫受訓。才22歲。那時,我還沒有調整好心情,尚未從學校的世界,進入工作的世界。我對工作的想法是,「朝九晚五,下班後去哪裡玩?」

有一天,我的上司雷.默勒要我到他的辦公室。他給我一張他稱為「績效評估」的文件。當時奇異公司把績效分為四等,包括傑出、高於標準、標準和低於標準。我看了一下,「傑出」那一欄完全沒有打勾。「高於標準」那一欄也沒有。我所有項目的表現都是「標準」和「低於標準」。接下來的部分更糟。默勒寫了許多評語,詳細列出我的過錯、我的缺失、我的不足、我的弱點,直到最後一個勾選題,按原文字句,題目如下:「如果有機會重來,你會雇用這個人,讓他加入你的組織嗎?」兩個選項,是與否。雷選了「否」。雷表示,如果有機會再次雇用迪克.葛羅特,他不會錄取他。

我覺得自己實在太渺小了。我想,我之所以沒有當場挖洞躲進去,唯一的原因是,我看到雷在最後部分所寫的內容,那個部分是「其他相關評論」。雷寫道:「在他加入我們部門之前,他顯然完全不知道有這些問題,因為似乎沒有人和他討論過。」真的是這樣。當年沒有人告訴年輕的我,我的表現不太好。我確實表現不好。雷有勇氣告訴我實話。雷有勇氣直言我的表現不理想,我才猛然驚覺自己表現不佳,於是立刻開始奮發工作。最後我打造了美好的職涯。

但我一直在想,如果雷當初就像許多主管一樣,說,「噢,績效考核這個東西,沒有任何益處。我討厭正面衝突。」而且,如果他沒有實話實說,而是粉飾太平,評語都是無關痛癢的好聽話,我就絕對不會知道,我在別人眼中表現不佳。但雷有勇氣告訴我真話。也因為在那麼多年前我就知道實情,才造就了今天我能接受你採訪。(周宜芳譯)



迪克.葛羅特 Dick Grote

葛羅特顧問公司(Grote Consulting Corporation)總裁。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