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徵汽水稅,能抑制消費嗎?

Do Soda Taxes Work? Not Unless Retailers Raise Prices
布萊恩.博林格 Bryan Bollinger , 史蒂芬.薩克斯頓 Steven Sexton
瀏覽人數:2899
針對加州柏克萊市商店進行的研究,得出「除非零售商提高汽水售價才有用」的結論。

我們在對抗肥胖時的頭號公敵,就是汽水的空熱量,而美國有愈來愈多地方政府對汽水課稅,希望能抑制這類飲料的消費量。

州和聯邦政府的菸酒稅,有助於減少菸酒消費;地方政府只是單純地假設,汽水稅會有同樣效果。背後的想法是:讓汽水的價格變高,就會促使消費者少喝。但只有當零售商把增加的成本轉嫁給顧客時,這種情況才會發生;而零售商實際上不見得一定會這麼做。

例如,加州柏克萊是美國第一個批准對經銷商徵收汽水稅的城市,2015年3月實施每盎司徵收1美分的稅。但我們的研究估計,這項稅收只促使柏克萊汽水消費者的卡路里攝取量,每天減少幾個卡路里而已。我們發現,大部分的稅金成本並沒有轉嫁給消費者,消費量也沒有明顯下降。

不到一半的超市因應這個稅而調整汽水價格,連鎖藥妝店的價格根本沒有變動;消費量也沒有改變。平均而言,約有20%的稅轉嫁給超市消費者。雖然有一些證據顯示,這個稅減少了超市汽水消費量,但這些影響並不強烈,我們甚至不能確定是否真的有影響。另外,我們估計,我們研究發現減少的消費量,有一半是被鄰近一家超市的消費量增加所抵消,那家超市不受汽水稅約束。

為了評估柏克萊的結果,並與沒有徵收汽水稅的情況作比較,我們比較了柏克萊和其他與柏克萊類似、但沒有課徵汽水稅的地點。我們使用2013年至2015年的尼爾森(Nielsen)商品掃描條碼資料,觀察在新稅生效之前和之後的數百萬個價格。

我們比較了柏克萊七家商店和其他商店的價格與消費量變化。加入比較的店包括幾十家不在灣區內的加州商店,還有幾十家在加州以外的商店,我們根據新稅實施前的價格和消費數量趨勢,來選擇與柏克萊類似的商店以進行比較。到較遠的地方尋求作比較的商店是很重要的,因為柏克萊附近的商店,可能受到經銷商、零售商或消費者對新稅的策略反應所影響。

人們通常以為,州和聯邦菸酒稅的成功,可以複製到對汽水徵收的地方稅。但城市稅不同於州稅和國家稅。城市汽水稅並不難避開,只要消費者能夠輕易在這個城市以外的地方買到汽水,而在柏克萊就是如此,因為柏克萊大多數勞工都是到城外去工作。

汽水也不同於菸酒,銷售方式也不同。許多消費者每週買日用品,經常會順便買汽水,而被課徵汽水稅的零售商,可能不僅擔心會失去這類飲料的銷售量,也擔心會失去其他產品的銷售量,因為許多顧客偏好一次買齊所有物品,這種顧客可能會到其他地方尋找便宜的汽水。我們發現,連鎖零售商喜歡在旗下所有商店對相同產品收取相同的價錢,所以,他們可能不會調整價格,來因應僅影響其中一些商店的稅。

零售商也喜歡對類似產品收取相同價錢,比如人工糖份汽水和一般汽水,但是柏克萊的稅只影響一般汽水。因此,零售商可以選擇吸收一般汽水的稅金成本,好讓人工糖份汽水和一般汽水的價格一致。特別是商店自有品牌的價格,完全不受汽水稅的影響。

其他研究發現不同的結果,包括商店將更多的稅金成本轉嫁給消費者,正如立法者希望見到的。但是其中有些研究只在課稅前和課稅後各觀察一次價格,因此可能會誤將一般的定價變動(例如因促銷而導致的定價變動),當成是課稅導致的平均價格變動。他們也只針對特定產品的價格,進行抽樣調查。另一項研究使用的條碼掃描資料,來自最近被一家全國性連鎖店收購的本地商店。這些研究是與附近可能受到汽水稅影響的商店作比較。我們則使用全面的資料,包括數百天對所有產品所作的數百萬次觀察。

政策制定者不能假定,這些稅收在每個地方都會有同樣效果。自從柏克萊汽水稅上路後,社經情況不同的一些大城市,也開始課徵類似的稅,例如費城和芝加哥。也許他們的居民無法藉著在城外購物來輕易避稅。這可能導致各零售商針對是否要漲價做出不同決定。如果定價方式是要在大範圍地區內保持一致,大城市或州的汽水稅也許可以更有效提高零售價格,並且抑制汽水消費。

如果消費量沒有下降,汽水稅可能無法有效改善消費者健康。即使這個稅為市政府創造新的收入,但若是它促使人們到城外購物,導致銷量下滑,也會抵消掉市政府的那些新增收入。

(林麗冠譯)



布萊恩.博林格 Bryan Bollinger

杜克大學富科商學院(Duke University's Fuqua School of Business)行銷學助理教授。


史蒂芬.薩克斯頓 Steven Sexton

杜克大學山佛公共政策學院(Duke University's Sanford School of Public Policy)公共政策與經濟學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