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讓領導新手贏在起跑點

讓領導新手贏在起跑點

2017年12月號

管理企業效能

彼得.杜拉克 Peter F. Drucker
瀏覽人數:5887
書名:《精讀杜拉克》 (The Peter F. Drucker Reader) 作者: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 譯者:羅耀宗等 出版社:《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27日

「管理」能成為一種概念、實務和專業,絕大部分要歸功於杜拉克。近半世紀以來,他在《哈佛商業評論》著述許多界定管理里程碑的文章,鼓舞、教育了經理人,並形塑了商業世界的未來。

書名:《精讀杜拉克》

(The Peter F. Drucker Reader)

作者: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

譯者:羅耀宗等

出版社:《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27日

透過杜拉克廣博的視野,我們看見組織在20世紀晚期,以及21世紀早期歷經的轉變。這些轉變包括:從製造轉變成知識工作、從終身雇用變成短期的約聘關係、從命令和控制式的架構變成扁平化組織,新的管理典範應運而生。經理人可以從本書中,清楚而務實地看見自己今日應該扮演的角色。這位著名的思想家,在本書中清晰地描繪出管理的思維和實務,不論是面對當今或未來的變局,都極具啟發性。以下是本書精采書摘。

企業經理人的第一要務,以及持續肩負的責任是什麼?答案是:努力從目前使用或可用的資源,盡可能取得最佳經濟成果。企業可能期望經理人去做、或是他們可能想做的其他每一件事,都要看未來幾年能不能有良好的經濟表現和獲利成果。即使是評估企業社會責任、文化機會之類的崇高管理任務,也不能免於這個預設前提。而且一般說來,個別經理人本身的獎酬,包括金錢和地位,當然也不能免於這個預設前提。

因此,所有的企業高階主管,幾乎都把全部的時間(至少是很多時間),花在短期經濟表現的問題上。他們關切成本和訂價、排程和銷售、品質管制和顧客服務、採購和培訓。此外,現代經理人能使用的大量工具和技術,在很大的程度內,都是用來管理今天的業務,以創造明天的經濟表現。

沒時間講陳腔濫調

儘管花了這麼多心力,我認識的經理人裡,卻極少人很滿意自己的工作表現。他們想知道如何好好安排組織,以完成任務;如何區別重要的事情和浪費時間的事情,以及區別可能有效和只會令人備感挫折的事情。儘管目前排山倒海而來的資料和報告有淹沒經理人之虞,但他只能知道十分含糊籠統的大概情況。「低成本」和「高獲利率」之類的陳腔濫調,成為下列問題的答案:我任職的這家企業中,哪些因素真正決定了經濟表現和成果?

放錯重點

我不打算在本文裡提出一套成熟的「管理經濟學」,因為根本提不出來。我更不想提出一個神奇公式,一份會為經理人做這件事的「檢核清單」或「程序」。因為他的職務是工作,非常辛苦、吃重、需要冒險的工作。而且,雖然已有許多省力的機械可用,卻還沒有人發明「省工作」的機器,更別提「省思考」的機器了。

但我敢宣稱,我們曉得如何把管理經濟效能的職務組織起來,以及如何做得既有方向,又有成果。下面三個關鍵問題的答案已為人所知,而且知道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任何人都不該感到驚訝才對。

1. 經理人的職務是什麼?就是引導企業的資源和心力,投入能產生具經濟重要性成果的機會。這聽起來像是老生常談,的確如此。但我見過或做過有關企業實際上如何配置資源與心力的每一項分析,都清楚顯示,一大部分時間、工作、注意力與金錢,都是先投入「問題」,而不是投入「機會」,其次是投入即使表現極為成功、對成果的影響卻微乎其微的領域。

2. 主要問題是什麼?根本上就是在做正確的事,以及把事情做正確這兩者之間,混淆了效能和效率。很有效率地去做一件根本就不該做的事,絕對沒有比這還沒有用的情況了。但我們的工具,尤其是會計概念和資料,全都著重在效率。我們需要的是(1)一種方式,可找出有哪些領域可望創造重大成效(可能產生重大成果),以及(2)集中心力在那些領域的方法。

3. 原則是什麼?這也是人們已熟知的,至少是一般性的說法。企業不是自然界現象,而是社會現象。但在社會的情況中,事件的分布情況,並不是根據自然宇宙的「常態分布」;也就是說,它們的分布不是根據U型高斯曲線(Gaussian curve)。在社會的情況中,非常少數的事件(頂多占10%到20%),創造了所有成果的90%,而絕大多數事件只創造了10%或更低比率的成果。

結語

經理人必須著手解決的問題是,如何有系統地提高企業效能,也就是應該要有行動計畫、有分析方法,也了解他需要的工具。

經理人工作的最終產品,是決策和行動,而不是知識與見解。心力如何配置,是極重要的決策。而且,不管有多痛苦,都應堅守一個準則:在配置資源,尤其是高潛力的人力資源時,能提出美好承諾的那些領域,必須盡可能先全力滿足它們的需求。如果這麼做之後就沒有真正具生產性的資源,可留給「擁有或去做很好,但並非極為重要」的許多事情,那麼就最好是放棄這些用途,不要浪費高潛力的資源,也不要試圖從低潛力的用途得到成果。

這需要做出痛苦的決策,而且是有風險的決策。但畢竟,這就是經理人領薪水該做的事。

(本文摘自本書第三章)



彼得.杜拉克 Peter F. Drucker

彼得.杜拉克(1909~2005年)管理學者、作家,畢生寫作三十餘本書,譯成三十餘國文字,他曾為本刊英文版撰寫35篇文章。杜拉克出生於維也納,晚年定居加州,曾任教加州的克萊蒙特大學(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三十餘年,該校特別為他設立杜拉克管理學院(Peter F. Drucker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


本篇文章主題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