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電子郵件毀了假期

How to Keep Email from Ruining Your Vacation
雅莉安娜.哈芬登 Arianna Huffington
瀏覽人數:8249
刪除一切吧。

現在是度假季節,數百萬人會出外好好休個應有的假期。但許多人即使離開了辦公室,仍會帶著工作去度假。這當然已經可以輕易做到,因為現在我們可以把工作所需的所有東西,放在口袋裡隨身攜帶。我們的手機和各項裝置,可以隨時召喚我們,得到我們的注意。但這破壞了度假的整個目的。如果你只是把工作從辦公大樓搬到沙灘野地,根本就不是在休假。

我們必須重新調整我們和科技工具的關係。

這個想法促使我創辦的Thrive Global開發出Thrive Away,這是一套假期電郵工具。Thrive Away的運作方式很簡單:在你休假期間,發送電子郵件給你的人會收到訊息,得知你何時會回來上班。然後,這是最重要的部分:這個工具會刪除收到的那封電子郵件。如果那封電子郵件很重要,發件人可以再次發送。如果不重要,你回辦公室時,它不會在那裡等待你處理,更好的是,不會在休假時吸引你去讀它。所以,關鍵還不是這個工具在你和電子郵件之間,打造了一堵牆,而是它讓你不會愈來愈擔心,休假回來之後,會有一大堆電郵等著你處理,這種壓力一開始就會減少你休假的好處。

畢竟,僅僅是有手機在那裡,即使沒有使用,也會讓我們覺得壓力很大。《消費者研究協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Consumer Research)最近刊登的一項研究,證實了我們的行動裝置威力強大,即使它們只是靜置一旁,仍是如此。你可以從標題中看出要點:〈腦力流失:光是個人智慧型手機存在,就會降低可運用的認知能力〉(Brain Drain: The Mere Presence of One's Own Smartphone Reduces Available Cognitive Capacity)。那項研究的作者之一,是美國德州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教授阿德里安.華德(Adrian Ward),他告訴《大西洋月刊》(Atlantic)說,我們對自己的手機「特別關注」,所以「無論你的手機意味著什麼,很可能都比正在發生的任何其他事情,對你更重要。」如果「正在發生的任何其他事情」是你應該停止工作,讓自己重新充電恢復精力,問題就來了。

幾年前的夏天,我得以嘗試Thrive Away的一個原型版本,當時它是我們為《赫芬頓郵報》(HuffPost)開發的電子郵件工具。我和我的孩子及前夫一起在希臘的安提帕羅斯(Antiparos)度假。(我們總是一起度假;正如我已故朋友諾拉.艾弗隆(Nora Ephron)說的:「婚姻來來去去,但離婚是永遠的。」)能完全活在當下,好好吃飯、談話、散步,進行我們只有在沒盯著螢幕時才能做的一切樂事時,那種感覺是如此不同。回到辦公室上班的第一個早上,我度假時恢復的精力,並沒有立刻被一大堆電郵消耗精光。

重返工作崗位時,對電郵的恐懼非常強大。根據美國旅遊協會(U.S. Travel Association)最近的一項計畫「休假專案」(Project: Time Off),去年有54%的美國人,應休而未休的假達到6.62億日,那些休假原本可讓他們減輕壓力,並提升生產力。未休假的最大理由是什麼?43%的人說,是「休假完會有堆積如山的工作」,回覆這個答案的比率高於前一年的37%。但研究人員發現,休假的人較有可能獲得加薪或晉升。所以我們在休假不工作方面,有一些工作得做。

工作表現更好,意味著休假表現更好。領導人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根據前述研究,半數的高階領導人認為,自家公司文化鼓勵休假,但只有30%的非主管職人員說同樣的話。此外,高階領導人比職位較低的同事更可能應休假而未休假(分別為61%和52%)。

關心公司長期績效與成功的資深領導人與高階主管,必須明確表示,公司鼓勵員工休假,真的去休假,而且他們必須以身作則。他們可以採取的第一步就是,表明他們休假時不要聯絡他們,他們在休假時不看電子郵件,甚至不讓電子郵件堆積在收件匣中。

我當然希望,他們全都沒有在沙灘上讀這篇文章。

(侯秀琴譯)



雅莉安娜.哈芬登

雅莉安娜.哈芬登 Arianna Huffington

《赫芬頓郵報》媒體集團(Huffington Post Media Group)創辦人,Thrive Global創辦人及執行長。她是全美連載的專欄作家,著有13本書,也是哈佛醫學院睡眠醫學部執行委員會(Executive Council of the Division of Sleep Medicine)成員。


本篇文章主題工作生活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