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人工智慧,萬能或不能?

人工智慧,萬能或不能?

2017年10月號

打造你的復甦策略

瀏覽人數:3100
書名:《哈佛教你打造健康人生》 作者: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等 譯者:譚家瑜、白裕承、齊思賢、閻紀宇、蘇偉信、柯雅琪 出版社:《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出版日期:2017年9月25日

書名:《哈佛教你打造健康人生》
作者: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等
譯者:譚家瑜、白裕承、齊思賢、閻紀宇、蘇偉信、柯雅琪
出版社:《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
出版日期:2017年9月25日

對職場上的你來說,成功的定義是什麼?是成為領導人、是事業經營一帆風順、是高度發揮專業?為了這些外在定義上的成功,你願意做出多大的犧牲?其實,你無須犧牲,更不必妥協。你真正需要的,是積極的自我管理。本書激勵讀者學習如何在高度競爭的職場與商業環境中,找出工作與生活上的最佳平衡、拚事業與顧健康,邁向「全方位成功之路」!以下是本書的精采書摘。

重新恢復對自身生命的意義與熱情,並沒有一體適用的方法。然而,若干策略可讓你評估自己的生活,並可讓你在偏離方向時修正。多數人會尋求一組策略而不是單一策略,若干人會尋求外部協助,而其他人偏好從事孤獨的探索之旅。無論選擇了哪個途徑,你都需要反省。這是考量自己現在的位置、正朝向何方前進,以及想要到達何處的良機。讓我們看看下列五種方法。

喊暫停

對某些人而言,暫時跳離是找出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以及重新與其夢想連結的最佳方式。學術機構老早就透過教授長休(為期六個月到一年而且通常支薪的休假)來提供一段很長的恢復活力時期。某些企業(不過顯然是極少數)也會提供類似的長休,讓員工支薪休假以追求自己的興趣,並且保證他們休假回來後仍保有職位。更常見的情況是,商業界人士為了追求自己的興趣而自行求去。這麼做當然會有若干風險,但很少人在跳脫常軌之後會對這項決定感到後悔。

無論如何,不管從事的是強烈的心靈探尋,或只是暫時脫離企業生涯,人們幾乎都會發現,喊暫停可讓自己充滿活力。但是要脫離並不是這麼簡單。沒有待辦事項,沒有會議或電話往返,沒有結構。高成就者可能難以捨棄這些例行公事。喪失經濟方面的安全感,也讓某些人難以想像喊暫停會如何。對於個人身分與專業職涯緊密連結的人而言,他們會覺得就此離開的犧牲太大。的確,我們曾經看過有人在一、兩個星期之內就重回職涯列車,並未從休息之中獲得任何助益,只因為他們無法忍受離開工作崗位的生活。

參與訓練計畫

叫一次暫停可能只不過是一次充電性的短暫脫離,參與領導能力或主管培育計畫是較具結構性的策略,它可以在人們探索夢想與開啟新視野時從旁指引。

很多教育機構都提供支援這種行動的計畫。此外,某些企業了解,如果領導人有機會重新連結自己的夢想,重返工作崗位後似乎會更加活力充沛以及投入,因此它們也已發展出本身的相關計畫。當然,其中的風險是,參與者在歷經自我反省之後,可能會中途離職。但就我們的經驗來看,多數的參與者會在現職中找到新的意義與熱情。無論如何,真的決定離職的員工本來就不是從事適合自己的工作,也因此他們遲早都會離職。

建立「反省式結構」

領導統御學宗師華倫.班尼斯(Warren Bennis, 1925 年3 月8 日∼ 2014 年7 月31 日)於1990 年代初期與來自各行各業的領導人晤談時,發現他們都採用相同的方法讓自己與自覺重要的事物保持接觸。他們在生活中融入一種班尼斯所謂的「反省式結構」(reflecting structure),也就是自我審視的時間與地點,不論是一週數小時,還是一個月一天或兩天,還是每年一段更長的時期。

對多數人而言,宗教儀式提供了一種反省的出口,有些人每天或每週排出固定的時間祈禱或冥想。但反省不一定要牽涉到有組織的宗教。對很多人而言,運動也是一項出口,而且某些企業主管會在工作行程中保留一些時間定期運動。一家年營收高達二十億美元的公用事業公司執行長,每週就保留八小時進行獨自反省。每天空出一小時,或許週末就空出兩或三小時。在這段期間,他可以長距離散步、在家中的工作室工作,或是騎著自己的哈雷機車去兜風。無論你如何支配這段時間,重點在於遠離工作要求,並且與自己的想法同在。

與指導者合作

我們的偏見與經驗,有時會讓我們無法找出脫離困境或迷惑的方法;我們需要一種外部的觀點。相關協助的非正式來源可能是家人、朋友與同事,也可能來自於擅長協助人們看清其力量,並找出運用這些力量之新方法的專業指導者。

有時候指導者的所做所為,只不過是協助你認清一些你原本就具有某種認知程度的事物。

在熟悉的領域中找出新意義

但即使你目前的處境並非你所想要的,換工作或跨入全新領域並非總是可行的方案。而且坦白說,很多人不願意從事這麼重大的轉變。但是小幅度調整以便讓你的工作更能反映出你的信仰與價值觀,這通常比你想像中來得容易,只要你知道你需要的是什麼,並且具有承受若干風險的勇氣。

值得注意的是,當員工開始自問「我是否正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企業主管通常都會備感威脅。如果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風險就真的存在,而且公司可能因而失去一位貢獻良多的員工。因此,主管的衝動就是想要抑制這種探索。很多主管也努力避免傾聽自己發出的這種信號,擔心近距離審視自己的夢想與渴望,就會發現自己對現狀極度失望,擔心為了忠於自我就必須離職,並且犧牲他們過去如此努力工作所獲得的一切成就。

(本文摘自本書第三章〈重新喚醒工作熱情〉)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