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數位轉型比照城市規畫

Leading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s Like Urban Planning
保羅.貝斯威克 Paul Beswick
瀏覽人數:9578
數位轉型比照城市規畫
向杜拜、波士頓、上海等城市基礎建設計畫取經。

大多數公司都希望自家業務能跟上數位新創企業的步調,最後卻陷入困境,因為必須處理自家已運作數十年的資訊系統帶來的日常挑戰。你該如何重新設計、重新打造重要的基礎設施,同時又維持日常工作的進行?這類挑戰通常被形容為「一邊飛行,一邊修理飛機」。但更有幫助的類比,可能是重新設計一座大城市的基礎建設。

具體來說,主要大都會地區通常會採用三種城市規畫策略,企業領導人在維持數位競爭優勢的競賽中,可參考這三種策略尋求靈感。它們包括:建立閃閃發亮的地標,當作數位策略的穩定支柱(杜拜就是如此);移除障礙和瓶頸,改善根本的速度和敏捷程度(例如波士頓);或是完全改變路徑,建設一座全新的城市(例如上海)。

杜拜:樹立現代地標

目標明確地投資興建引人注目的新景點,例如,杜拜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辦公大樓,或是倫敦的觀景摩天輪(譯注:又稱「倫敦眼」)等建物,是很有用的起點,可以啟動更廣泛的更新振興計畫。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辦公大樓是當地第一批興建的摩天大樓之一,標示杜拜轉變成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現代焦點。目前杜拜也擁有全世界最高的建築、人造島嶼、第一家擁有雨林的旅館,還有全球最大的室內主題樂園。

同樣地,投資推動地標式的數位計畫,以大幅提升顧客體驗,這麼做能協助推動更廣泛的數位轉型。即使企業的後端系統,還需要幾年才能跟上對手的步調,仍可以開發具體可見、高影響力的應用程式,或是改善獨立於核心資訊系統之外的資料分析能力,以便推出全新的產品,強力改變認知,並對數位競爭對手施加壓力。注重實用性、聚焦在產出的方法,可以產生催化作用,促成改造需要跟上步調的後端系統,並且因為具體呈現數位化的好處,不能不掌握,因而啟動公司的數位轉型。

舉例來說,一家電力公司設計了新的雲端基礎顧客服務平台,因而得以在九個月內,就與一家網路服務供應商正面競爭,這家網路公司在提供Wi-Fi服務的同時,也開始銷售電力,並提供汽車廉價貸款。目前,這家公用事業公司不只可以提供電力,還可以提供電話、網際網路、智慧型電表、智慧型家庭服務和安全服務。顧客覺得,這家公司就跟它的數位競爭對手一樣靈活與創新,即使它的後端系統仍然有問題存在。

波士頓:移除障礙

在光譜的另一端,企業可以先聚焦在移除結構性的障礙,這些障礙妨礙了他們長期的行動速度和敏捷。例如,波士頓展開「大開挖」專案(Big Dig),大幅投資拆除一條老舊的高架公路,改建成隧道公路網,以繞過市中心壅塞的道路迷宮,為更多車輛和未來的成長創造出空間。即使這項計畫進度延誤且成本高昂,城市規畫人員仍直接面對現實:老舊的基礎設施不符合該地區的交通需求。

企業可以採取類似的方法,讓自己變得更敏捷,同時移除本身的瓶頸。例如,零售商必須先知道有關包裝尺寸的正確資料,才能順利把對的產品放上貨架。有些公司的資料蒐集系統並沒有維持更新到最新狀態,導致銷售人員在備注欄記載蒐集到的重要顧客資料時,缺乏一致的做法,如此一來,流程下游就會出現問題,因為必須設計一些變通辦法,才能彌補最初輸入資料的差勁品質。

通常很難充分說明進行這類改善的理由,因為速度和敏捷方面的好處是間接的。這需要非凡的遠見,才能預見在完成整個流程改善之後,公司會變得完全不同於現在,也才能堅持推動下去;我確信,波士頓「大開挖」的規畫人員必然可以見證這一點。

上海:從零開始

最後,就如同上海一樣,企業也可以擺脫過去,完全打造一座全新的城市。當上海市決定投資,希望成為世界級的金融中心,便在上海歷史悠久的市中心對岸、黃浦江另一邊一片較未開發的土地上,建設了上海市全新的一部分,而不是試圖改造傳統的商業中心。今天,上海浦東新區是上海證券交易所的所在地,也代表大家心目中現代上海的天際線。

從電信到金融服務的各家企業,正採用類似的策略,從零開始在雲端重新打造核心的資訊科技功能。企業沒有花好幾年,去逐漸改變已有數十年歷史的資訊系統,而是投資在最先進的雲端原生系統(cloud-native system),平均來說,通常只需要18個月便能打造完成,而且只需大約20%的花費便能運作。

以雲端為基礎的系統是模組化的,且能擴大規模,所以基本上較容易管理。企業可以更容易導入更多備援系統,並改善微服務(microservice);若你的目標,是跟上不斷演變的競爭環境,這可是一項關鍵能力。採取這項戰術,經理人也可避免從舊系統轉換成新系統時的營運風險。相反地,就如同數位原生企業(digital native)一樣,既有企業可以建立最先進的系統,稍後再把新系統跟舊系統整合在一起,或是乾脆就讓舊系統單獨存在,就像上海歷史久遠的外灘一樣。

數位新興企業改寫了從零售、銀行到能源等產業的規則,趕上它們的步調,是當今主要企業面臨的最大管理挑戰之一。經理人一直無法處理這項艱難議題的一個原因,就是他們通常試圖同時解決核心系統問題的多個層面,想要一次全部解決。相反地,他們應該向面對過更大規模挑戰的大城市學習,規畫出提升數位能力的行動方案。數位轉型幾乎都是很困難和所費不貲的,但學習像城市規畫人員那樣思考,就會有幫助。(蘇偉信譯)



保羅.貝斯威克 Paul Beswick

奧緯管理顧問公司(Oliver Wyman)數位部門負責人,總部位在波士頓。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