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2017年7月號

下一波全球化的機會與衝擊

解讀〈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邱俊榮 Jiunn-Rong Chiou , 採訪整理 ■ 李郁怡 Eve Li
瀏覽人數:9031
  • "下一波全球化的機會與衝擊"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下一波全球化的機會與衝擊〉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下一波全球化的機會與衝擊〉PDF檔
    下載點數 10
2017年已經過半,全球經濟情勢仍然存在許多不確定。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之後,表態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協定(TPP)與巴黎協定(the Paris Agreement)都引發輿論嘩然,擔心川普「反全球化」的舉措將衝擊現有全球市場秩序。究竟,在川普時代,台灣面臨了什麼樣的全球變局?企業又應該做什麼準備?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邱俊榮接受本刊專訪,提供他的觀點。

2017年已經過半,全球經濟情勢仍然存在許多不確定。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John Trump)上台之後,表態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協定(TPP)與巴黎協定(the Paris Agreement)都引發輿論嘩然,擔心川普「反全球化」的舉措將衝擊現有全球市場秩序。究竟,在川普時代,台灣面臨了什麼樣的全球變局?企業又應該做什麼準備?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邱俊榮接受本刊專訪,提供他的觀點。以下是重要內容摘要:

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之後,許多國家的主流媒體輿論掀起擔心川普「反全球化」的恐慌,〈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Globalization in the Age of Trump)一文的作者潘卡.葛馬瓦(Pankaj Ghemawat)指出,不管是十年前人們認為全球化即將拆除國界,讓「世界成為平的」,或是現在許多人大喊全球化已經退潮,企業應該及早從全球化撤退應變,都是言過其實;而我大致同意他的觀點。

如果我們檢視美國總統川普的主張,其實並沒有脫離現行全球貿易體系遊戲規則太多。舉例來說,他簽署行政命令,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協定(TPP),但在此同時,美國快速推動與日本、韓國等多國的雙邊貿易談判;而他嚷嚷要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最終也在與加拿大、墨西哥協商之後,留了下來。川普的主張大多在強調「美國利益」,而所謂美國利益,則是要降低貿易逆差、增加本土就業機會,保護在地勞工。

我並不是說,川普的決定不會影響全球局勢。而是站在制高點來看,如果今天川普沒有上台,TPP照樣推行,像台灣這樣高度仰賴外貿的經濟體,受到的衝擊會比較小嗎?不會的。舉例來說,TPP的核心宗旨是「競爭中立原則」,加入的國家,必須掃除境內影響市場自由競爭的關稅與非關稅障礙,因此,台灣如果要加入,現行勞工安全與勞動標準、環境保護、智慧財產權相關法令與行政規定,都很可能會被要求與先進國家標準接軌,如果加入TPP成真,台灣產業受到的衝擊,將是全面性的。而目前,至少川普的美國至上主義並沒有要全面改變既有全球競爭遊戲規則的意圖。

  

三大出口產業,

衝擊程度各自不同

那麼,台灣產業會在哪些面向受到川普「美國至上」主張的衝擊?如果我們從台灣出口產值占比最高的三大產業:資訊科技製造業、石化業、精密機械製造業來看,每個產業的情況各有不同。

先看資訊科技製造業。台灣的資訊科技製造業與美國市場向來連動很深,不太可能因為川普上台之後,出口貿易就受到影響。反而是川普上台之後喊出美國製造,讓龍頭企業有對美投資的壓力。目前鴻海集團轉投資的夏普已確定要前往美國設廠,而之前也傳出美國有好幾個州與台積電接觸爭取投資。

再談石化產業,美國頁岩油氣的發展抑制了能源價格,加上川普退出巴黎協定,支持石化業發展,市場吸引力增加。今年台塑在美國增加了約新台幣五千億元的投資。未來可能只有特用石化產品比較有留在台灣在地市場的動機,而泛用石化業則會面臨更大的外移壓力。

至於精密機械製造業,台灣中部獨有的產業群聚與中衛體系,因為美國壓力而外移的可能性很低。比較大的挑戰反而是在如何因應智慧化升級之上。

台灣是全球化獲利者,

但分得的利益太少

潘卡.葛馬瓦在他2007年出版的著作《1/10與4之間:半全球化時代》(Redefining Global Strategy)一書提出「3A策略」理論,說明跨國企業創造價值的三種模式:順應(adaptation)、集結(aggregation)與套利(arbitrage)。意思是說,跨國企業經常靠著將自身競爭優勢與全球趨勢結合,並利用國與國的差異,找到經濟套利空間,設法建立經濟規模以建立競爭門檻。

而如果用3A理論檢視台灣過去在全球化過程之中所獲得的成果。我會說,我們雖然是獲利者,但在全球產業價值體系中分配到的利得,其實遠比應得的要少。

為何如此?首先,在全球化競爭遊戲規則下,台商向來是規則遵從者(adapter),而非規則制訂者,而台商因應全球競爭的模式,是以低廉的成本取得優勢,而跨國企業則藉著與台商合作來套利;其次,在全球商業價值體系之中,向來只有跨國品牌業者才擁有利益分配權,由於台灣企業多數只生產中間產品,沒有終端產品出海口,因此即使是有技術創新能力的企業,分到的市場利益比率也偏低。這與我們過去對於市場通路經營不夠深,取得市場第一手資訊能力不夠有關。

不管川普上台與否,

世界早已不同

而不管川普是否上台,現在全球情勢早就與十年、二十年前完全不同。台商不可能再依賴廉價優勢,在法令規範極少的情況下,無拘束地在全球市場競逐,而必須找到新的、對應全球變化的做法。

諸如歐盟各國實施RoHS電機電子產品中有害物質禁限用指令、跨國企業要求供應鏈提高勞工與環保規範,企業面對的氣候變遷、環保與企業社會責任,如果我們認為川普的主張是自由化障礙,這些要求也是挑戰。

再者,人工智慧、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數位科技,正在重塑全球化新局。包括晶圓製造等硬體生產,未來很可能會大宗商品化,產品附加價值由軟體而非硬體創造的機率更高。而我認為,新科技重新形塑全球化的力量,會比川普的「美國優先」、中國一帶一路等影響更大。

而如果今天台灣實施全球化壓力測試,例如,假設有一天,我們的製造業外勞只剩下一半,或者,有一天台灣加入了TPP或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ILO),甚至有重要的企業外移。在這些條件下,還有多少的企業能存活下來?我們知道答案嗎?從長期觀點來看,這些正在發生的全球化趨勢,比起川普美國優先政策對我們的影響更大。

也因此,與其擔心企業外移,可能帶走新增的工作機會,不如趁這個時機,好好檢視經濟與產業的未來發展,將更多資源重新配置到攸關未來競爭能力的產業上。想想,未來在新的全球體系之下,「我們有能力可以分到更多利益嗎?」

與其擔心企業外移,可能帶走新增的工作機會,不如趁這個時機,好好檢視經濟與產業的未來發展,將更多資源重新配置到攸關未來競爭能力的產業上。

台灣近四分之一中小企業

完全沒有數位轉型

台灣人對於全球化的心態經常十分矛盾。一方面,我們希望能在全球化中取得好處,例如,賺得外匯、增加經濟成長;另一方面,我們卻不願意去接受全球化競爭可能帶來的衝擊。

舉例來說,目前總數超過百萬的台灣中小企業,有將近四分之一沒有為數位轉型做任何準備。而真正擁有全球競爭心態的國家,對於這些企業抱持的態度,一定不是繼續挹注資源,幫助它生存,而是會採取「汰弱留強」的做法,鼓勵市場競爭,並將資源放在更有機會在未來取得成功的新創企業身上。

但現在政府的做法,顯然還是「即使這些企業競爭力不夠,我也要幫助它。」

許多中小企業的人才教育訓練、研發、國際行銷、資金甚至青年實習,都仰賴政府補助才能推行。有的企業甚至一補助就是五年、十年,政府部門卻很少去檢視最後實際效益,是不是真的幫助這些企業培養了全球競爭力。

而我也發現,許多中小企業都有依賴政府的心態。

例如,當它們從政府取得員工教育訓練的費用補助後,自身並不相對出資去培育擁有更高專業技能的人才,反而回頭去要求政府提供更多補助;也有廠商會說:「我們根留台灣,拿點補助來補貼稅金是應該的。」以這樣的心態是不可能對應全球化競爭的。

這當然與行政官僚體系的關鍵績效指標不夠合理有關,因為許多政府部門如果編了預算,當年一定要花完。但就像「出口」是經濟發展的手段而非目的,「補助」也是扶植企業競爭力的手段而非目的。我們現在常常把手段當作是目的,卻很少回頭去檢視成效,顯然是本末倒置了。

話說回來,面對全球化競爭,世界各國也並不見得對於「世界是平的」這個概念全部埋單。相反的,許多國家雖然表面上支持全球化,主張貿易自由化,但實際上卻無不設法去減少全球化衝擊。

像美國現在主張美國優先,而韓國則在貿易談判時力求保護本土文化,在熱門收視時段規定了自製影視產品的播出比率,紐西蘭則在貿易談判時力求保護原住民文化。相對於台灣,當我們受到全球化衝擊時,我們想過,「即使世界變平了,但我們不願意被世界拉平」的價值是什麼嗎?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一文中指出,對外貿易依存度最高的小型經濟體,最容易受到全球局勢變化的影響;台灣2016年第4 季貿易依存度為102%,正是高度仰賴外貿的小型經濟體。

面對川普後的全球情勢,我認為政府和企業至少有兩件事該做:第一、從長期觀點來檢視全球化對我們的影響,究竟哪些產業與經濟結構是必須調整與檢討的;第二、必須有對於未來產業和經濟的想像與規畫。而無論是資源的配置或政策管理,都要儘量往策略目標走。要做到這兩點並不容易,卻是我們不能迴避的挑戰。



邱俊榮 Jiunn-Rong Chiou

現任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國立中央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青平台基金會董事長; 研究專長為國際貿易理論、國際貿易政策、產業經濟學。



本篇文章主題全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