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2017年7月號

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大考驗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世界競爭力中心主任阿圖羅.布理斯解讀〈世界數位競爭力報告〉
阿圖羅.布理斯 Arturo Bris , 採訪整理 ■ 李郁怡 Eve Li
瀏覽人數:6209
  • "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大考驗"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大考驗〉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大考驗〉PDF檔
    下載點數 10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今年6月首次出版〈世界數位競爭力排名〉,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在63個受調查的國家與經濟體中排名第12名。 與刻板印象不同的是,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弱點,是在教育訓練、人才、法令架構等指標上出現了落後。這些弱項之所以長年以來無法解決,與台灣面對創新變革有諸多的兩難有關。如何才能突破?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世界競爭力中心主任阿圖羅.布理斯(Arturo Bris),與《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分享他的看法。

全球各國經濟體未來競爭力,與數位能力脫離不了關係。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今年6月首次出版〈世界數位競爭力排名〉,評估一個經濟體在面對數位轉型挑戰時,政府、企業與社會的應變力與整備度。從這分報告看來,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在63個受調查的國家與經濟體中排名第12名,雖然在亞洲排行第三,似乎看來不差,但就一個以資通訊產業出口知名的國家來說,這個成績並不算是特別優異。

然而與刻板印象不同的是,台灣的數位競爭力弱點,並不在研發創新的投入與產出不夠突出,而是在教育訓練、人才、法令架構等指標上出現了落後。巧合的是,這些數位指標弱項也是在近年阻礙台灣整體競爭力提升的項目。這些弱項之所以長年以來無法解決,與台灣面對創新變革有諸多的兩難有關。如何才能突破?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世界競爭力中心主任阿圖羅.布理斯(Arturo Bris),與《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分享他的看法。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問(以下簡稱問):數位新科技將如何影響未來各經濟體的世界競爭力排名?

阿圖羅.布理斯答(以下簡稱答):1990到2000年初,全球主要經濟體年均經濟成長率落在6%左右,然而,近年全球主要經濟體的成長停滯,能有3%的年成長率就不錯了。而經濟停滯顯示了生產力提升出現瓶頸。我們此時正需要創新來反轉這個局勢。

數位科技恰恰好能提供全新的價值創造模式。「產品」不再是價值創造的核心,「商業模式」才是。舉例來說,音樂產業過去營收仰賴CD產品,但現在則靠數位串流與平台創造出的消費體驗來收費。類似的變化已經普遍出現在各個行業,改變了競爭遊戲規則,顯然,也將進一步影響各國的整體競爭力。

兩難1:既想創新,又想維持既有秩序

問:台灣近年在全球各指標性的競爭力排名,政府治理效能、法令監管環境保守表現不算理想。如果以金融科技(Fin-tech)為例,儘管意識到數位科技正在改寫金融服務商業模式,但台灣金融監管單位態度傾向維持市場秩序。金融科技新創業者認為,保守的監管環境是為了保護現有金融業者,限制了創新發展。瑞士作為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如何面對這樣的利益衝突挑戰?

答:如果你問我,金融科技的發展會如何影響競爭力排名?我的答案會是「視金融產業對那個經濟體有多麼重要而定。」像是瑞士、新加坡、香港這些金融服務業在國內生產毛額(GDP)占比高,同時又是競爭力基礎的經濟體,如何處理金融科技造成的威脅十分關鍵;但像是西班牙或是台灣,金融產業的重要性相對較低,金融科技的威脅也就不是那麼高。

有人說,金融科技會造成銀行消失!你知道,我是個金融人,如果銀行消失我的麻煩就大了(笑)。更可能的發展是,金融科技會讓銀行家消失,而銀行與金融服務仍將存在。

目前看來,科技仍然無法取代銀行所提供的根本功能。舉例來說,金融業收取短期存款,並提供長期借貸,這樣居間的借貸服務涉及了風險承擔的機制設計。儘管許多人認為像是Apple Pay、支付寶等支付體系將減少金融面對面的交易,但目前支付交易的單筆金額並不大;而諸如比特幣等數位貨幣也還沒有借貸功能。更不用說,投資銀行的核心業務,金融科技能夠做的並不多。

儘管如此,瑞士並不輕忽金融科技的發展。你知道,瑞士日內瓦目前是全球最重要的藝術品與黃金儲備中心,但不久的將來,瑞士也會是全球金融數據儲備中心。

瑞士擁有全球最有競爭力的金融業者,但我們並不會為了要保護既有的金融產業,就去限縮金融科技新創業者的發展空間。關鍵可能在於,瑞士特有的邦聯體制。瑞士中央政府專注於國防與外交,對於經濟發展的責任更多是在各州肩上。為了發展經濟,各州無不設法營造一個對商業友善的環境,有的州在租稅制度上著力,有的透過財政政策來招商,每個州都與企業保持著緊密的聯繫,跨國企業很容易可以找到對口單位來解決問題。

而邦聯分權的治理架構也營造了某種程度內部競爭。舉例來說,蘇黎士擁有瑞銀集團(UBS)、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等大金融業者的總部,它不太可能重新定位自己為金融科技中心,畢竟金融科技新創業者正是既有金融業的競爭對手。但在楚格(Zug)則有許多科技金融新創公司聚集。

但要注意的是,分權治理並非是競爭力的最終解答。有的國家政府採取中央集權,競爭力表現仍然突出,有的採取地方分權,競爭力仍然不佳。重要的是,不管是那一種制度,治理架構是否能夠運作良好才是關鍵。而台灣給我的感覺是,政府治理架構並不清楚,權責也不夠分明。

問:另一個挑戰可能在於,由於創新所帶來風險難以預估,所以政府治理因而傾向保守?

答:法令與監理架構不太可能真的控制科技發展帶來的風險。舉例來說,中美兩國正積極發展量子計算,而量子計算可以輕易的解除現存資訊科技所有的加密機制。再舉一個例子,自動駕駛一日千里,但在缺乏自動駕駛相關經驗數據情況下,車險風險設計如何才能合理?現在的諸多資訊安全與風險管理機制正面臨著風險。但可惜的是,這類問題不太可能透過法令解決。只要有需要,儘管法令設下限制,人們仍舊會去用優步(Uber),也會用比特幣。

兩難2:想要創造數位生態,但又限制外籍專業移民

問:近年台灣面臨另一個創新挑戰,是人才外流嚴重,造成競爭力下滑的隱患。照理說,在此情況下必須靠吸引外籍人才,才可能營造數位創新生態,但台灣相關移民法令對外籍專業人士並不友善,許多人認為這才能保護本地勞工。

答:台灣在教育上長年的投資,教育普及率之高,人才庫數量都令人印象深刻。但因為種種原因,並沒有辦法留住這些人才。

人才外流在各國並不罕見,荷蘭有同樣問題,南韓與中國大陸也是。不過荷蘭同時也著力於吸引外籍人才,因此人才庫仍維持在理想水準。即使是南韓,對於外籍人才的相關法令規範也較台灣友善。

台灣一方面人才外流,另一方面整體環境又對外籍專業人才沒有足夠的吸引力,過去在人才上的投資都在為外人作嫁,顯然是處於最不利的狀況了。

兩難3:政府想要創造變革,但又不善於溝通

問:從洛桑的競爭力報告看來,拖累政府治理能力排名的,經常與外界的信任度有關。對此,你有何建議?

答:台灣政府並非無所作為,我認為,問題關鍵是出在「溝通」上。這當然與人們對政府的信任基礎薄弱有關。但缺乏信任又與政府未能好好地與公眾溝通施政目標、成就、並承諾人們未來的繁榮有關。我曾經建議台灣政府要解構現有的部門樊籬,檢視功能失調的各個跨部門委員會,真正地從競爭力出發,來盤點各個溝通機制,強化公部門各個部會之間、政府與企業之間,政府與公眾之間的溝通機制,並直接向總統報告。或許也可以考慮效法企業與公眾溝通的方式,行銷自己,像杜拜、新加坡就是箇中好手。

保護主義傷害長期競爭力

問:川普上台之後,近年全球局勢保護主義興起,將帶來什麼影響?

答:兩國雙邊貿易,雙邊都會得利。但如果是大的經濟體與小的經濟體之間的貿易,通常大的得益會比小的多。像是美國與墨西哥之間的貿易,美國其實得利更多,中國與台灣的貿易,中國得益更多。但是,一旦關閉邊界,貿易壁壘出現,小型經濟體在短期內受到的衝擊會比大經濟體更大。但即使是像美國這樣的大型經濟體,如果實施保護主義,即使短期得益,長期也會損害競爭力。



阿圖羅.布理斯 Arturo Bris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世界競爭力中心主任、金融系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國家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