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2017年7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

Follow Dubious Orders or Speak Up?
珊德拉.薩契爾 Sandra Sucher , 馬修.普雷柏 Matthew Preble
瀏覽人數:10663
  • "哈佛個案研究: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PDF檔
    下載點數 10
聽命行事或大聲質疑?

一開始,金蘇珊(Susan Kim)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她的新主管說的話。

舊金山和首爾之間的電話通訊相當清楚,但她仍要求文碩彬(Sukbin Moon)再說一次。

文先生(蘇珊有一半韓國人血統的爸爸,要她稱文碩彬為文先生)是贊恩科技(Zantech)首爾辦公室經理,贊恩是一家技術安全公司,總部位於阿姆斯特丹。蘇珊才剛開始在這家公司進行暑期實習,她理應在首爾和文先生的團隊共事,但她的簽證出了問題。公司實習計畫主管艾瑪.韋瑟(Emma Visser)建議她從遠處開始實習。

她在暑期實習期間的主要職務之一,是協助文先生進行市場研究,做法是接觸其他科技公司,包括直接競爭對手,以取得關於產品、服務項目、顧客、銷售和其他資料的資訊。他已用電子郵件,寄給她一份目標公司和聯絡人姓名清單。現在,他正在跟她說,在聯絡清單上的人時,最好使用她的大學電子郵件地址,並告訴對方自己是企管碩士班學生。

或許是察覺到她的猶豫,文先生補充說:「這是很普遍的做法,只有這樣才能得到正確資訊。」

蘇珊不安地在椅子裡動來動去。這是她第一次與新主管交談,想要留下好印象。

「如果不這樣做,就拿不到資訊,」文先生打破沉默說:「以往的實習生也是這麼做。你不需要擔心。」

她還是不確定要如何回應,也不知道可以多坦白,因為父親也告訴過她,大多數亞洲文化不贊成正面衝突;於是她只說:「好。」然後針對她應該取得的資訊,又問了一些問題,才掛斷電話。

蘇珊很想得到這份實習工作。她大學畢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管理顧問公司,而且馬上成為一家網路安全公司諮詢專案的成員。從一開始,她就對這份工作很著迷,後來決定重返校園取得企管碩士學位,並打算日後加入一家在這個爆炸性領域最前線的公司。這個行業可望到2020年時產生1,700億美元營收,因此她會有很多機會。贊恩科技提供工作機會時,她非常高興。如果她表現良好,畢業之後,這個實習工作就可能變成全職工作。但現在文先生要她虛報自己的身分。她了解,收集競爭情報需要「創意」;畢竟,你要找的,是競爭對手想要保密的資訊,但虛報身分可能已經超過界線了。

她父親曾經告訴她很多有關亞洲商業的運作方式。他曾提到,首爾的期望、甚至是倫理道德,可能與美國不太一樣;但知道這一點,並沒有舒緩她現在的焦慮。掩蓋事實,是韓國的「普遍做法」,還是贊恩科技的一般做法?

正確來說……

蘇珊隔天早上醒來時,已收到文先生寄來的好幾封電子郵件,信裡附加了調查樣本。她馬上注意到,他把副本寄給艾瑪.韋瑟,還有一個名字很陌生的男性。她很快搜尋了一下,原來他是贊恩科技的亞洲市場研究主管。

她理應在下星期一開始打電話,而現在是週四下午,她必須趕快弄清楚,該如何應付這項要求。她沒有馬上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外出慢跑,希望釐清思緒。但三十分鐘後,她還在反覆考慮文先生要求她做的事。

當她的手機因父親來電而響起,她很高興自己的注意力被分散,也希望聽聽父親的建議。這是他們父女倆的日常習慣之一。他都是在大約東岸的午餐時間打來,這時她不是在趕去上早上課程的途中,就是外出跑步。他們的交談總是很簡短,但蘇珊很期待跟父親說說話。

她解釋發生了什麼事之後,父親開始自顧自地說起有好工作和建立職涯的重要性。蘇珊聽了一會兒,後來受不了,於是開口。

「爸,別再說些人生大道理了,我知道我需要這份工作。」

「我只是希望你慎重作出決定,親愛的,」他說。

「詹姆士認為我應該辭職。他說,要別人揭露機密資訊時,他們有權利要求我們告知事實,」她說。她和男朋友已交往兩年,但她父親對他仍然不是很熱絡。

「他倒是說得很輕鬆,他打算這個夏天幫你付房租嗎?或是明年幫你找到工作?蘇西,你需要這份實習工作,你知道你媽和我很樂意幫忙,但我們現在是靠固定收入生活。」

她父親自從退休之後,老愛把「固定收入」這個詞掛在嘴上。她父母資助她和她哥哥讀完大學,但明白表示,大學畢業後就要自食其力。她就讀商學院之前,在那家管理顧問公司工作三年,存了一點錢,但還不夠支付舊金山的房租。

「所以,你是說我應該儘管去做?別管你教我關於誠實和正直的那些事,他們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嗎?」她知道自己講得很誇張,但她對父母就是會出現這種行為。

「蘇西,妳應該正確評斷這件事。文先生要你做的事並沒有違法,甚至並沒有不誠實。你本來就是企管碩士生,如果其中有某位聯絡人問你是否屬於任何企業,你就可以說實話。何況,聽起來,在贊恩科技一切都光明正大。如果市場研究主管知情,你就知道文先生沒有隱瞞任何事。」

「我就是對這種做法感到不安,爸,這樣好像在說謊。我想要去找文先生,告訴他我的感覺,或者是和實習經理艾瑪談談。」

「那都是非常好的選擇,只是一定要小心處理。別讓他們認為你很難共事。」

她對著電話大聲嘆氣。「我了解這種情況的奇怪可笑之處,一家試著阻止人們虛報自己身分的公司,剛剛要求我虛報我的身分。」

「歡迎來到真實的工作世界,親愛的,世上充滿了矛盾。」

未來雇主……

「我以為你現在已經在韓國了,」梅琳達.蘇斯曼(Melinda Sussman)一邊說,一邊在一家咖啡館的桌旁坐下。梅琳達是蘇珊之前任職的管理顧問公司的資深顧問。她們兩人在幾項專案上共事過,彼此很投緣,後來就試著盡可能一起工作。蘇珊決定去讀商學院時,梅琳達替她寫了推薦信,由於兩人都還在舊金山,就一直保持聯絡。

「還沒有,謝謝你在週末和我碰面。」

蘇珊解釋關於簽證的問題、她和文先生的談話,以及她與詹姆士和她父親的爭論。「我甚至去找執行長談。」

「你去找執行長談?談這件事?」

「不,不,不是這件事,他昨天才打電話來,為簽證的事情道歉。」執行長彼得.卡爾森(Peter Carlssen)去年秋天到柏克萊,參加一場關於網路安全的小組討論會。蘇珊在會後去找他,他表示對她提出的問題感到印象深刻,並鼓勵她應徵實習工作。她在電話裡聽到他的聲音,十分驚訝,想知道他通常是否會跟實習生講話,還是對她特別感興趣。和文先生的談話令她擔憂,她一直很想向執行長提出這個問題;但後來沒有這麼做。

「我想,也許可以去找他談這件事,」她告訴梅琳達:「我看到他發言時,談到道德在這個領域有多重要。」

「我確定他現在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要做,此外,『實習生向執行長打主管的小報告』?我認為你不會想要得到那種名聲。這家公司有多大?」

「在全世界大約有1,500名員工,但公司很友善。除了這個情況之外,我跟別人的互動都是正向的:從我的面談,到和人力資源部門的談話,甚至是和文先生的前幾次電子郵件往返,都是如此。每個人都想盡辦法讓我覺得受歡迎。沒有任何警訊。」

「不能把計畫延後到你到達那裡才處理嗎?」梅琳達問:「或是找這個叫艾瑪的人談談,怎麼樣?她是你的主管,對吧?」

「情況不是很明朗,好像我同時直屬他們兩人。我在電話上無法了解文先生的意思,因為他那封電子郵件有副本給艾瑪,她不可能不知道他要求我做什麼事。」

「當然,如果你知道他們當中任何一人會如何回應問題,事情就比較好辦了。如果你向任何人提出這個問題,不管是文先生、艾瑪、人資部門,你都必須作最壞的打算。他們可能會讓你用別的方式取得資訊;我不想要嚇你,但他們也可能會取消你的實習機會。你根本還沒有到那裡,所以取消可能是很容易的。」

「我討厭必須向我父母解釋這一點。」

「還有向未來的雇主解釋。我想你應該很清楚,你的職涯前景可能處於危險狀態。但你若是同意虛報身分,萬一被這些公司發現,可能就很難在你的領域裡找到工作。此外,你對你的學校也有一些責任。如果你說你是為學校執行計畫的學生,而這些公司發現實際上沒有這回事,那可能對你的企管碩士學程有不良影響。」

蘇珊的雙肩猛地一沉;她沒有想到那點。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林麗冠譯自“Follow Dubious Orders or Speak Up?” HBR, July-August 2017)

問題:蘇珊應該對文先生的要求表達疑慮嗎?



珊德拉.薩契爾 Sandra Sucher

哈佛商學院管理實務教授暨講座研究員。


馬修.普雷柏 Matthew Preble

哈佛商學院個案研究人員。


本篇文章主題道德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