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川普讓世界不再是平的?

2017年7月號

「別試圖保護過去」

“Don't Try To Protect The Past”
採訪■亞迪.伊格納西斯 Adi Ignatius , 吉妮.羅梅緹 Ginni Rometty
瀏覽人數:7861
  • 文章摘要
  • "「別試圖保護過去」"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別試圖保護過去」〉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別試圖保護過去」〉PDF檔
    下載點數 10
專訪IBM執行長吉妮.羅梅緹(Ginni Rometty,中文名:羅睿蘭)。

2012年初,維吉妮亞.吉妮.羅梅緹(Virginia “Ginni” Rometty,中文名:羅睿蘭)成為IBM執行長,她盡責地採行前任執行長山姆.帕米沙諾(Sam Palmisano)的策略。帕米沙諾在任長達十年,並於2010年宣誓,五年內會讓IBM每股盈餘成長一倍。接任兩年多之後,羅梅緹得到的結論是,試圖達成那個目標,最終只會阻礙IBM自我改造的行動。她在2014年10月放棄這個計畫,於是全面負責公司未來的策略與財務狀況,自此展開了一段奇妙的旅程。59歲的羅梅緹肩負已延遲的使命:讓IBM成為雲端「解決方案」企業。她投資數十億美元在先進技術,同時出售不符合新商業模式的傳統部門。

儘管IBM仍獲利豐厚,2016年創造799億美元的營收,以及119億美元的淨利,但改造行動仍在持續進行。在企業轉型期間,該公司營收已連續二十個季度下滑。羅梅緹說,這個衰退主要源於她出售傳統事業,還有無可避免的匯率衝擊。她還表示,轉往新的、更高利潤的事業,難免會經歷短期陣痛。她說:「我的任務是打造一個歷久不衰的IBM。」

截至目前為止,董事會都相當支持她。儘管營收下滑,董事會最近仍把羅梅緹的薪酬方案增加為3,300萬美元,讓她成為全美薪資排名第八高的執行長。問題在於投資人是否會有耐心。今年5月,IBM最大股東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表示,已出脫約三成持股,並指出該公司面對「一些相當難纏的對手」。擔任IBM董事長暨總裁的羅梅緹,似乎無所畏懼。她說,變革能力已深植於IBM的基因。這點她理應很清楚,因為她在這家公司服務長達36年,期間憑藉發展IBM的商業服務事業部,以及成功主導PwC顧問公司的收購與整合,贏得了登上最高職位的聲望。

現在,她把IBM的未來,大幅投注在人工智慧平台「華生」(Watson)上。2011年初次亮相的華生,當時擊敗電視益智節目「危險邊緣」(Jeopardy!)的兩位前任冠軍,呈現機器學習已進展到什麼程度。兩年後,IBM把華生商業化,而它的智慧現在處理的事情已無所不包,從提供醫生癌症治療建議,到預測天氣。

羅梅緹在她位於紐約阿爾默克(Armonk)綠樹成陰的IBM總部辦公室,接受《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的專訪。

「到今年底,我們的人工智慧平台華生會觸及十億人口。」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執掌IBM已超過五年,督導進行重大的變革。你會把這個過程視為翻轉嗎?

維吉妮亞.吉妮.羅梅緹答(以下簡稱答):我不會用這個詞。這是轉型。我們是有106年歷史的科技公司,也是唯一一家從一個時代移往下一個時代的科技公司。只要身處科技業,就必須轉型。

問:你的員工和投資人可以接受多大程度的轉型?你什麼時候能宣布已完成轉型?

答:這是個好問題。我試著用幾個方式來回答。第一,你必須清楚掌握自己要轉型成什麼。對我們來說,一切都與數據資料有關,我們非常清楚企業客戶未來的需求。當人們談到資料時,經常是指可透過公共搜尋引擎搜尋到的事情。但這只占全球資料的20%。我們嘗試在做的,是釋放隔離在眾人防火牆之後的其餘80%,因為這才是價值所在。人人都握有大量資料,只是不曉得怎麼利用。我們的信念是,如果釋放這些資料,就能做出更好的決定,而在更好的決策背後,有約二兆美元的潛在市場。這就是我們追求的市場。

問:你怎麼知道自己處於正確的策略軌道?你是否一邊進行一邊改變?

答:喔,天啊,我有沒有改變!對願景抱持堅定的信念固然重要,但之後必須檢視結果。我對當前所處的位置很有信心。我們以雲端、數據資料和安全為核心的新事業,合計創造的營收約340億美元,年成長率約13%到14%,占IBM總營收的42%。到今年底,我們的人工智慧平台華生會觸及十億人口。我相信,這些數字足以證明我們走在正確的軌道上。

問:但你的營收已連續二十個季度衰退。

答:是,但這包括出售事業和強勢美元的影響。美元升值約造成營收減少140億美元,而我又賣掉能創造約八十億到九十億美元的營收來源。這就是營收衰退的主因。

問:無論你怎麼解釋,這麼長期的營收下滑,是計畫的一部分嗎?或是讓人失望的營運結果?

答:正面的是,這個計畫正如我們預料地進行,其中緊鄰核心授權經銷業務的大型新事業有成長。IBM會再次成長,但我們必須以正確的方式成長。我們進入有價值的領域,放棄不具價值的部分。我們可以有更高的成長率,但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就是在變得大眾商品化的事業進一步商品化之前,就把它們賣掉。新的領域利潤更高,但我們必須投資、擴大那些新事業。

問:華倫.巴菲特剛賣出大筆IBM持股,他不能理解這點嗎?

答:我從來不曾談論我們的股東;他們可以為自己發聲。但客戶透過使用我們服務的實際行動來投票,這些結果顯示,我們走在正確的軌道。例如, H&R Block在報稅季節使用華生來協助他們內部的專業人員,處理數百萬名顧客的資料。這家公司贏得市占率,並獲得讓人難以置信的淨推薦者分數(Net Promoter Score)。

持續轉型

問:延攬自外部的IBM前執行長路.葛斯納(Lou Gerstner),基本上已為企業轉型樹立典範。對已待在這家公司數十年的你來說,要達成類似的任務是否更加艱巨?

答:我認為不會特別困難。我真的相信,變革能力的基因已植入IBM。我們一次又一次進行變革,路也會同意,這次是更廣泛的轉型,因為有多種趨勢匯聚在一起,加速了變革的腳步。是否是內部人士並不重要,只要你不試圖保護過去,這在長期來說,就能讓你擁有改造自己的自由。

問:試圖成功完成轉型,最艱難的部分是什麼?

答:你必須有熱情和清晰的視野。但我認為,最困難的就是堅持不懈。這是家規模龐大、獲利極為豐厚的企業,持續為世界各地客戶處理關鍵任務的工作,同時要改造自己。如同大家耳熟能詳的隱喻,這就像是邊開車邊換輪胎,而我們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做這件事。最重要的,我們必須持續專注在客戶身上,繼續前進。我認為,我們的團隊在這一點上做得非常棒。

問:你是否有壓力必須要快速完成這件事?

答:當然有。所有領導人都希望事情進展得更快。你必須設立很高的標準,然後持續加快速度。但我的任務,是打造歷久不衰的IBM。對今日採用我們系統的客戶,我們會持續盡責地讓它們的工作更具生產力。支援這些客戶,讓我們的營收下滑,但我對此感到自豪:我們經營的是世界的系統。沒有IBM,銀行無法運作、鐵路不能動、航空公司不能飛。

問:你難道不擔心雲端運算和資料分析的進步,可能會把IBM一些新的成長領域大眾商品化?

答:我不擔心。我們的分析事業價值超過190億美元,所以完全沒有問題。雲端業務逐漸增加服務事業的價值,而服務事業構成IBM六成的價值,且雲端以標準化的方式運作,這表示有更高的利潤。最重要的是,我們認為,未來的競爭優勢基礎在於資料。就像我前面說過的,資料是下一個天然資源。例如,蘊含石油的地點,未必是財富的所在地,財富屬於能提煉、處理石油,並把石油轉換成其他東西的人。

問:轉型如何影響你的流程與員工?

答:首先,我們在世界各地的辦公室採用「設計思維」,目標是從容易使用、感覺、簡單的角度來看,讓我們的企業對企業(B2B)產品盡可能地消費者導向。然後,為加快我們的速度,全公司都採用敏捷工作流程。我們也改變使用的工具,並與Box、蘋果(Apple)、Slack和其他公司合作。現在,我們或許擁有世界上最現代化的工作環境之一。而這一切,都是針對38萬名員工而做的。

問:你對核心事業的計畫是什麼?

答:我們的新事業,是以核心的授權經銷事業為基礎,否則不可能成長到現在的規模。也就是說,核心事業未必處在成長市場,所以,我們必須持續改造它們。例如,我們一直在把旗下的全球商業服務事業數位化,但這需要時間,因為這是與人有關的事業。雖然這類領域不是大型的成長市場,卻能創造大量的現金,並為我們的客戶處理關鍵任務工作。

打造對的團隊

問:在這麼多變的環境下,你如何建立合適的經營管理團隊?

答:我從外部延攬五個直屬部屬,因為需要真正了解新系統怎麼運作的人。IBM全公司各層級的經理人,約有15%來自外部,從我們公司的規模來看,這加總起來是相當多的人員。過去三年來,我們投注二十億美元來訓練新的做法,以及我們跨足的新領域,如華生健康(Watson Health),該部門目前已有數百名醫生和護士。我們也運用華生來探索創意和音樂,並陸續聘雇音樂家。IBM現在也納入了一系列新的職業類型。

問:除了這些專長,你還希望新進人員具備哪些特質?

答:我們最重視的特質,是智慧與適應能力。我們正在運用自己的華生,來協助預測員工的學習傾向。

華生的角色

問:華生有別於其他人工智慧平台的特點是什麼?

答:第一,華生能處理垂直的領域。它了解醫學、金融服務、承保等語言,這相當難以達成,也是種差異化。第二,是我們的商業模式:我們確保華生能保護客戶的見解。當某個客戶帶入自己的資料,產生的見解只屬於那名客戶。第三,華生可處理的數據範圍,包括景象、聲音和語音。

問:這些在實務上看起來如何?

答:以日常對話為例,一般來說,人們會遺漏約5%的字詞,華生則是5.5%,這讓它成為這個領域的第一名。華生也能感應到動作;華生物聯網事業群已開發出各種顧客應用,例如認知型滾珠軸承,運用感測器來記錄工作流程數據。華生也能「看見」東西。例如,在分析黑色素瘤方面,華生的正確度達到95%,如果用其他系統進行這項工作,最多只能達到50%。

問:快轉到數年之後,華生會做些什麼讓我們大吃一驚的事?

答:我們大膽的目標,是把世界級的醫療帶到全世界各個角落。有部分已經實現了。華生目前正由一些世界一流的癌症中心訓練,之後會推出到中國與印度數百家醫院。這些國家的某些地區,可能平均1,600個病人只有一個腫瘤專家。過去,這些地區的民眾沒有機會得到世界級的醫療服務,現在他們有機會了,因為華生會擔任腫瘤顧問,協助醫生做決定。而這才只是個開始。

問:你是否擔心華生和其他人工智慧程式,會排除掉整個類別的工作?

答:當然會有衝擊,但在很多情況下,人工智慧只是把工作的一部分自動化,也就是說,人們可以把其餘的工作做得更好。這些年來,我目睹各種專業人士,像是化學家、研究員、醫生、財務分析師說:「喔,不,我要被取代了。」但到後來他們會說:「若沒有這項技術,我根本沒辦法工作。」當技術發生大的變動,總是會上演這樣的情況:我們了解到,人類天生可以把哪些事情做得更好。

問:IBM在制定人與人工智慧互動的規則方面,試圖做到什麼程度?

答:我們是這個領域的領導者,會對這些技術有影響力。我們在1月出版了〈認知時代的原則〉(Principles for the Cognitive Era),當中有三個原則,第一個是目的:我們相信,「認知」技術會讓人類更強大,並擴大人類可做事情的範圍,而不是取代人類。第二個是透明:我們除了必須告訴人們何時與如何使用我們的技術,還要讓民眾知道,那些技術是如何被訓練、由誰來訓練。如果你生病了,華生會協助你的醫生,應該要讓你知道,訓練華生的,是世界上頂尖的二十個癌症中心。第三個是技能:我們必須協助新一代幹部做好準備,以便生活在這個世界。我們和一百所高中的五萬名學童合作,幫忙他們建立這些技能。

「我們大膽的目標,是把世界級的醫療帶到全世界各個角落。」

投入這些議題

問:儘管有部分員工反對,你仍決定和川普的行政團隊接觸。你在嘗試參與新政治時代中學到什麼?

答:我寫了封信給員工,指出自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總統以降,IBM執行長歷來都會和各任美國總統互動。我的看法是,你必須參與這些重要的議題,才能有影響力。你必須加入討論,來提倡對你的公司和世界真正重要的事。但我們支持的是政策與立場,而不是政治。其實,在這個產業中,我們是少數幾家不做政治捐獻的企業。

問:讓我們來談談性別。有些女性高階主管喜歡談論性別議題,有些不喜歡,而偏好純粹以自身績效紀錄來評判自己。你偏向哪一種類型?

答:過去,我會說我對這個主題沒興趣,寧願人們專注在我做的事情。但幾年前我理解到,這樣的答案不夠充分。當時我在澳洲做簡報,一位男士在簡報結束之後走上前來,對我說:「真希望我女兒也來參加。」我了解到,無論我喜不喜歡,都必須作個榜樣。女性和女孩都需要角色模範,而目前,這樣的角色模範數量並不夠。

問:你的職涯是否曾面臨性別相關的挑戰?

答:我最大的阻礙是自己帶給自己的,我認為,很多女性也有同樣的狀況。我常舉的一個例子就是,多年前,上司提供我一個重大的升遷機會。我告訴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準備好了,需要再有兩年的時間來準備,且變得更有自信。之後,我把這件事告訴我丈夫,他問我:「你覺得如果是男性,他會這樣回答嗎?」我說:「不會,他不會這麼說。」隔天我就接受了這個職位。

問:對面臨這類挑戰的女性,你有什麼建議?

答:你必須學會自在地接受不自在的感覺,否則無法成長。我常問其他人:「你覺得自己在職涯的什麼時候成長得最多?」他們通常會提到自己冒險的時候。成長與自在絕對不會共存。如果沒有對某件事感到緊張,表示你沒有在學習。

問:這是否說明為什麼女性執行長如鳳毛鱗角?女性會退縮?或者,你認為有其他因素?

答:有很多原因。在IBM,我們一直努力把女性留在職場。很多女性必須處理現實問題,像是有小孩、照顧長輩,或是進出勞動市場。我們專注在彈性工作方案,幫忙讓女性留在領導人才庫裡。我們也處理偏見的問題,所有出缺的職位,都必須要有多元的候選人名單,我說的不只是種族與性別多元,更是思想多元。你必須確保員工能自在地暢所欲言。就像我們在IBM說的:「珍惜有不同想法的人。」(Treasure wild ducks.)

(劉純佑譯自“‘Don't Try To Protect The Past,’” HBR, July-August 2017)



採訪■亞迪.伊格納西斯 Adi Ignatius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集團總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變革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