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潛力人才的八大關卡

潛力人才的八大關卡

2017年6月號

幫邊緣人成為職場新鮮人

State Street's CEO on Creating Employment for At-Risk Youths
喬瑟夫.胡利 Joseph Hooley
瀏覽人數:4978
  • 文章摘要
  • "幫邊緣人成為職場新鮮人"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幫邊緣人成為職場新鮮人〉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幫邊緣人成為職場新鮮人〉PDF檔
    下載點數 10
攝影:史考特.諾貝爾(Scott Nobles)
2015年,道富銀行執行長和他的團隊,推出「波士頓贏家計畫」這項人力投資計畫,打算在四年之內投資兩千萬美元,雇用一千位波士頓的畢業生。最重要的關鍵,在於建立支持系統,協助這些孩子度過求學階段,並進入職場。

2014年,美國麻州州長辦公室打電話給我,請我參與一項政府與民間的合作計畫,那項計畫致力改善州內社區大學的品質。我一向關注人力發展的議題,而且企業執行長經常接到類似電話,我總是盡量幫忙,於是答應參與。

但出席幾次會議之後,我很快就感到挫折。這並不是我第一次參與政府與民間的合作計畫,雖然也有成功的例子,但這類計畫大多成效不彰。開會過程有時無聊至極,我開始幻想道富銀行(State Street)本身可以如何處理人力發展的部分問題。

我們銀行擁有規模龐大的慈善基金,所以每年已經投入數百萬美元在教育和工作訓練。我們是波士頓最大的雇主之一,每年都雇用數千名基層人員。這很重要。教育過程結束時的最大獎賞,便是得到一份工作和職涯,而我們能用非營利事業做不到的方式,提供這種獎賞。此外,我們銀行裡有很多千禧世代的員工很樂意擔任志工,而訓練與教導對幫助他們從市區的高中過渡到大學,然後進入職場,是非常重要的。在道富銀行,只要你開口,絕對找得到老師來教你。

我們的作為要延伸到城市學校的教室以外,才會有效。

我開始在我們銀行裡討論這個構想,同事都躍躍欲試。我們想做的,不是個別的解決方案,而是建立一個周全的、系統化和可擴大的計畫,並以產生可衡量的、永續的結果為目標。

以上就是我們發展出「波士頓贏家計畫」(Boston WIN)的背景故事,WIN這個名稱代表的,就是工作人力投資網路(workforce investment network)。我們在2015年推出這項計畫,預計在接下來四年投資兩千萬美元,雇用一千名波士頓地區學校的畢業生。截至目前為止的成績斐然,我們雇用了超過兩百位畢業生,都非常契合我們的公司文化。當我向外界的企業領導人提到這個模式,他們每一位都深受吸引。

城市教育是核心

我經常思考經濟機會,因為我來自中產階級家庭。我成長於波士頓城市外圍,家裡有五個小孩。大學時期都要打工,靠貸款和打工的收入來支付學費。我一直到三十幾歲,還在償還就學貸款。

我父親在道富銀行工作了32年,但在他任職的大部分時間裡,道富銀行都和現在非常不同。1970年代,道富銀行開始從傳統銀行,轉型為科技導向的金融服務公司。

道富銀行的轉型吸引了我。大學畢業之後,我到AT&T工作。在那裡,我在目前所謂的資訊科技領域,接受了廣泛的訓練,並在相關課程中認識了我太太。後來,貝爾公司(Bell)協議裁決分家,我變成在美國貝爾公司(American Bell)工作。該公司銷售通訊設備給大企業,競爭對手包括IBM等。我持續朝科技領域發展,後來便專注在運用科技,來提供各種服務和創造各種能力。

我父親在1985年12月從道富銀行退休,一個月之後,我進入這家銀行。我花了十年的時間,經營一家道富銀行合資企業,它一開始是位於堪薩斯市。我在2000年回到波士頓,帶領全球投資服務業務,後來升任副董事長,然後擔任總裁。2010年,我成為道富銀行執行長。

在任職過程中,我開始參與本地的慈善活動,主要是擔任波士頓男童女童社團(Boys & Girls Clubs of Boston)的理事,並積極支持他們的活動。我有機會拜訪一些社團,觀摩他們從事的慈善工作,包括:提供課後照顧、教導技能、組織體育團隊,以及協助孩子做功課。我見證到好組織可以有哪些貢獻,也參與銀行贊助的一些城市學校計畫。

透過上述經驗,我開始相信,如果自己只能幫世界解決一個問題,那就會是城市教育。社會問題多半環環相扣,而城市教育影響其中很多問題。改善城市教育可以創造經濟成長、降低犯罪,並減少失業、社會衝突和遊民問題。多年來,我拜訪過許多學校,其中有一些非常優秀。但提供良好城市教育的解決方案,似乎仍然片片段段,無法擴大運用。

有如接力賽跑

我愈深入思考這個問題,就愈能體會,我們的作為要延伸到教室以外,才會有效。引領學生從中小學、大學一路到職場,我們需要管理一系列的銜接和過渡,就像接力賽跑一樣,需要不斷交棒。例如,有些非營利組織擅長幫高中學生增進讀書技巧,或提高入學考試成績,但他們很少幫學生搜尋和申請大學,按道理,這是考試之後下一步要做的事。雖然有其他組織是針對搜尋和申請大學,但許多學生無法自動連結這兩項資源。然後,學生進入大學之後仍需要輔導,幫助他們不至於中輟,而且學業表現優良,這需要不同類型的支持。接下來,他們還得做好就業的準備及找工作,這也需要幫忙。這就好像在醫院裡,一位病人可能由好幾位專業人員來治療,這些人員必須彼此妥善溝通,才能獲得整體的成功。

我們想創造的計畫,是結合所有必要的專業,以支持年輕人一路從高中到大學,再到職場。其中的關鍵在於,建立一個協調良好的系統,引領學生在那些專業領域當中順利轉換不同的領域,而不是讓學生面對零散的組織和解決方案,自行在需要時才去尋找。

簡單來說,我們想要結合幾個非營利組織,他們過去在引導學生從教育系統進展到職場的過程,績效卓著。我們提供資金讓他們擴充規模,協調他們的做法,好讓他們不再各自獨立運作,並承諾雇用他們輔導的許多畢業生。

五個伙伴

確立上述願景之後,接下來的問題是:如何實現?

已經透過道富銀行慈善基金而和我們有往來的一些組織,很擅長處理整體大問題當中的部分議題。但我們決定公開尋求合作。於是,我們向外徵求提案,然後針對非營利組織舉辦類似創業鯊魚幫(Shark Tank)的競賽,目標是選出五個組織,在未來四年贊助他們。非營利組織大多渴望多年期的經費來源,因此成功吸引許多組織參賽。

但這些組織進入我們的篩選流程之後,才明白要獲選有多麼困難。如果想成為波士頓贏家計畫的成員,必須和其他組織協同工作,而這不見得是他們的強項。許多績效卓著、動能充沛的非營利組織擁有具領袖魅力的領導人,但我們要求他們收起自我意識,專注在如何協作,而這並不是他們的天性。我對每一位領導人的主要建議是,他們的思考格局必須更寬廣。我相信領導人的任務之一,就是促使人們提升抱負。

結果,我們選中了四家先前贊助過的組織,以及一家沒有合作過的組織。Year Up是總部位於波士頓的全國性組織,提供密集的技能訓練,給低收入的年輕成人。UAspire專注在幫助大學生尋求財務支持。波士頓民間企業協會(Boston Private Industry Council, PIC)幫助學生取得工作經驗,設法在畢業後找到工作。大學顧問機構(College Advising Corps, CAC)幫助學生尋找和申請大學。Bottom Line幫助低收入和父母沒有接受過大學教育的「第一代學生」,進入大學並完成學業。

雖然這五個組織仍各自獨立,但我們期待他們密切合作,有點像是一群製造業的供應商,必須彼此合作,所有零件才能完美結合、出貨同步化,而且維持高品質。我們稱這是「協調行動」(coordinated action),意指我們希望用彼此互補、強化的方式,以及適當的順序,來提供這些服務。我們密切追蹤每位學生正在接受什麼服務:這五個組織每兩個星期就會把自己的資料,輸入一個共有的系統裡。今年有二十所高中參與這個計畫,我們每個月都會到每一所學校開會,五個組織都派代表與會,討論個別學生的進展。所有學生必須達到12個階段性目標的「里程碑」,各有達成期限,包括:提交大學論文、填妥財務援助表格、參與近距離觀察工作實況的「工作影子計畫」(job shadow program)、草擬履歷表,以及模擬面談。協調行動讓我們得以確定學生是否進展順利、確認有哪些學生接受的支持出現中斷,並確保不同組織之間能有效銜接,特別是學生從高中升上大學的重大階段。

波士頓贏家計畫的成果

選定五個組織之後,我們請他們一起開了一天的會,我也參加了。我們確定每個組織都認同我們的願景。他們都充滿熱忱,畢竟,才剛在競賽中勝出。我們面臨的挑戰是,這些組織習慣自己掌控。我們必須解釋這個計畫不一樣,每個組織都要把自己的受助人交給另一家組織,目標是讓五家組織聯合起來的影響達到最大。

上述挑戰的困難度超乎預期。這五家非營利組織過去都在各自的領域運作,精通我們要解決的大問題裡的某一個層面,且已有非常完善的解決方案。我們試圖讓他們開始全面性、水平地思考和工作,這是他們前所未有的經驗。

波士頓贏家計畫在2015年6月正式上路,波士頓市長馬蒂.華爾希(Marty Walsh)和麻州州長查理.貝克(Charlie Baker)都出席了當時的活動。那是這個計畫第一階段的熱鬧高潮,但它只是開始而已。

波士頓贏家計畫的優點是,它涵蓋參與這五個組織裡任何一個組織的所有學生。這五家組織和道富銀行結盟之前,都已各自設有招募學生的流程:Year Up和Bottom Line設有正式的申請系統,UAspire、PIC和CAC的服務,是提供給任何波士頓公立學校的學生。這五個組織既有的申請系統都運作良好,因此我們並不打算介入,而是把參與其中任何一個組織的學生,自動視為波士頓贏家計畫的學生。我們的計畫連結這五個非營利組織,因此,假設一個學生接受CAC的協助,去搜尋和申請大學,他也會接受UAspire的指導,安排財務支持。光是在實施的第一年,波士頓贏家計畫便服務了超過19,430位學生,道富銀行也雇用了216位贏家計畫的畢業生。

我們在麻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設立一個辦事處,讓學生在那裡打工,取得工作經驗,同時,也讓我們看看他們的表現。我們一直維持五十位以上的實習生,是來自邦克希爾社區學院(Bunker Hill Community College)。我們提供這些學生試用的機會,其中有些人在畢業之後,獲得我們正式聘用。一旦成為道富銀行的正式成員,便可以在我們銀行裡培養各種技能,並調動到不同單位。

我們承諾給這五個組織四年的經費贊助,但每年都會評估每個組織對我們的願景有多少貢獻。如果有任何組織不願合作,我們保留排除它們的權利。我們使用多種指標和儀表板來衡量進展,想知道有多少人受到這個計畫的影響,他們的人生軌跡如何因而改善。我們在看規模和投資報酬率時,採用什麼指標是很重要的,不過,個別學生的發展也很重要。當你看到一個孩子的發展過程,因這樣的計畫而完全改變,你會感到非常激動。這些年輕人成為員工之後也非常努力,他們會珍惜這個特別的機會。

不只是感覺良好

身為執行長,我對自己花多少時間從事慈善工作非常謹慎。我必須向11位董事負責,也要向股東、員工、客戶和社區負責。就像一般預期的那樣,我的時間優先分配給前三種對象,但社區參與和我的良知緊密連結。這不只是讓我感覺良好而已,企業競相爭取波士頓的人才,而我們所有員工都認同我們銀行的社區參與,尤其是年輕的員工。我每個月都會和一些員工共進早餐,總是會問他們兩個問題:你為什麼留在道富銀行?什麼事情會讓你不願再待下去?他們的優先考量,通常是彈性的工作條件、職涯機會,以及社區參與。社區參與和員工之間的連結,直接影響我們對股東和客戶的服務品質。

現在,我們推動波士頓贏家計畫的四年期限幾乎過了一半,我認為已建立了非常順暢的步調。我們開始思考如何把這個計畫擴大至波士頓之外,推廣到美國其他地區和世界各地。道富銀行在堪薩斯市、新加坡、波蘭、愛爾蘭等地,都有相當的營運規模,贏家計畫沒有理由不能在這些地方有所發揮。

這項計畫也很契合公司策略的演變。身為執行長,我有兩大優先要務。首先,是把道富銀行轉型為技術賦能的企業,由資料分析取代人為處理來取得成功。這個策略轉變影響到我們的聘雇做法,我們需要能夠自在運用數據資料、知道如何分析資料的員工,我們需要更多資訊科技人才。在經濟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和問題資產紓困計畫(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之後,像我們這類公司面對更多管制,所以也增加雇用法規遵循部門的人員。波士頓贏家計畫幫助我們找到上述領域的優秀人才。

我相信波士頓贏家計畫將是近十年道富銀行的重大成就之一。如果我們能提供城市工作人力發展的解決方案,就能為自己創造教育水準優良、非常積極的多元人才庫,同時也滿足整個社區的需要。企業總是希望新進人員已做好工作的準備,波士頓贏家計畫辦到了這件事。波士頓贏家計畫是絕佳的例子,顯示企業推動有益於城市的計畫,同時也可能造福企業的股東。

這些協助攸關命運

艾蕾娜.漢斯波登(Alana Hans-Bodden)在波士頓的多爾切斯特(Dorchester)地區念公立高中時,總相信聰明的自己,會是家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人。但從選擇適合的學校、申請,到排隊爭取財務援助,這些繁雜的步驟令人卻步。艾蕾娜現在24歲,是道富銀行獨立驗證小組資深專員。當年她參與波士頓贏家計畫,獲得非營利組織Bottom Line的幫助。她說明該計畫如何幫助她成功,以下是編輯過的摘要: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何時開始和Bottom Line合作?

艾蕾娜.漢斯波登答(以下簡稱答):從我讀高中時開始的。他們幫助我申請大學、寫論文、面談,以及申請財務援助和獎學金。他們會確認你找到最合適的大學。我念的是橋水州立大學(Bridgewater State University),從入學到畢業,都有一位Bottom Line顧問指導我。我們每學期有三次正式會議,期初、期中,和期末考之前。Bottom Line還舉辦求職博覽會,幫助我寫履歷表和準備面試。

問:如果沒有上述協助,你能上大學嗎?

答:我認為可以,但我媽媽去世時,可能得休學一段時間。當時我二十歲,正在讀大二,忽然必須照顧12歲的妹妹。Bottom Line幫助我安排事務,教我如何填寫正確的表格、給教授寫適當的電子郵件,以及通知適當的人,讓我安然度過那學期,不至於輟學。這些協助對我非常重要。

問:後來你怎麼會到道富銀行工作?

答:我第一次接觸道富銀行,是在大一時的求職博覽會。當時我主修政治學,未來想念法律,並未考慮走入金融業。但我媽媽是會計,她去世前不久和我聊到,主修金融或會計,長期可能對我有幫助,尤其是因為念法律非常昂貴。我和Bottom Line顧問討論,她建議我貼身觀察實際的工作如何進行。於是,我花了一天觀察一位道富銀行員工。大四快畢業時,我受邀在Bottom Line的晚宴中演說。我說完後,一位道富銀行人力資源人員來找我,開始向高階主管介紹我。2015年夏天,我在道富銀行實習,秋天時成為全職員工。我的工作頗具挑戰性,每天都有變化。我必須思考工作流程,並分析資料,找出公司如何降低風險和強化法規遵循。

問:你現在如何參與波士頓贏家計畫?

答:我和我的Bottom Line顧問保持聯絡,參加他們的活動,也和道富銀行裡同樣由波士頓贏家計畫協助的員工交流。回顧起來,我覺得這項計畫讓我更有自信,更知道如何規畫人生,更能與人聯繫和交流,更能做自己,並在需要支持時,更能向外求助。

(黃晶晶譯自“State Street's CEO on Creating Employment for At-risk Youths,” HBR, May-June 2017)



喬瑟夫.胡利 Joseph Hooley

道富銀行(State Street)執行長。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