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最佳執行長哪裡不一樣

最佳執行長哪裡不一樣

2017年5月號

化解「灰犀牛」危機

米歇爾.渥克 Michele Wucker
瀏覽人數:7151
「黑天鵝」是極少發生的特例,衝擊力高但難以預見。「灰犀牛」則是已經存在於我們身邊的威脅,衝擊力甚至超越黑天鵝,顯而易見我們卻視而不見。為什麼?身為傑出的管理者,應當知道如何防範灰犀牛的攻擊。

書名:《灰犀牛:危機就在眼前,為何我們選擇視而不見?》(The Gray Rhino: How to Recognize and Act on the Obvious Dangers We Ignore)

作者:米歇爾.渥克(Michele Wucker)

譯者:廖月娟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4月10日

「黑天鵝」是極少發生的特例,衝擊力高但難以預見。「灰犀牛」則是已經存在於我們身邊的威脅,衝擊力甚至超越黑天鵝,顯而易見我們卻視而不見。為什麼?身為傑出的管理者,應當知道如何防範灰犀牛的攻擊。

本書以大量的企業和政府案例,說明辨識常見且破壞性強的危機之重要性;並告訴我們在面對不同種類的「灰犀牛」時該如何從容應對,甚至化危機為轉機。作者所提供的心法,是企業領導人身處多變的產業環境時,所應銘記並實踐的教戰守策。以下是本書的精采書摘。

一旦領導人覺察到威脅,他們有幾種選擇:做對的事、做錯的事,或者什麼也不做。要及時行動其實很不容易,前方往往有很多阻礙。以誘因來看,並不鼓勵行動。即使你能超越否認和不作為的階段,你採取的行動不一定是對的。從否認到行動,關鍵就在判別灰犀牛的種類,找出問題的源頭,你才知道該怎麼做。

變則存,不變則亡

柯達(Kodak)從1990年代晚期到2000年代中期,一直是數位相機市場的領頭羊,2005年的銷售額,創下近六十億美元的紀錄。但是亞洲製造的便宜相機開始蠶食市場,數位相機不再珍貴,而成為普及的商品;等到手機和平板電腦也具備數位攝影的功能,市場幾乎沒有柯達的立足之地了。

2012年1月,柯達提交破產保護申請,主要業務轉向數位印刷,並出售其數位影像專利,向影像業務進軍。2013年完成破產重組,脫離破產保護;2014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以KODK的股票代碼重新掛牌上市。柯達新執行長上任,也宣布新的願景。

你的公司會不會在目前面臨的威脅之下走向覆亡?是否可能轉向,以達成企業宗旨?創造性的破壞是否為強大到不可抵禦的力量?不管如何,公司必須變革,否則只有走向毀滅。有些灰犀牛十分龐大、強悍,幾乎不可能躲得過,你愈晚看清事實,日後不得不趕鴨子上架,必須付出的代價愈大。

長期觀察科技創新的奇點大學(Singularity University)維韋克.瓦德華(Vivek Wadhwa)在芝加哥的一場學術會議中發表演講時,我曾問他,科技進展神速會帶來什麼樣的問題。他以憂慮的口吻說:「我們不知道這種變化會有多大。我們正在創造一種全新的物種,但是還不怎麼了解這個物種。以心智能力而言,我們已經趕不上了。未來電腦會愈來愈快,甚至會自行創造新的電腦。他們能創造自己嗎?是否會感激最初將他們創造出來的人類?將來可能放過我們嗎?」

在我看來,儘管人工智慧對人類的威脅未有定論,但人工智慧屬於具有衝擊力的科技,對工作和社會都有很大的影響,必然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灰犀牛。牛津大學在2013年發布了一項研究結果,預估美國人的工作在二十年內將有47%會被電腦取代。問題是,這些新的自動化工作會帶來什麼?如何改變人類獨特的寶貴技能?我們是否已準備學習這樣的技能?

如何對付你所面對的灰犀牛

灰犀牛可分為很多類,包括不願面對的真相、一再出現的犀牛、發動攻勢的犀牛、超犀牛、難題、難解的結、創造性的破壞、模糊難辨的犀牛。每種灰犀牛都有自己的特點,因應策略也各有不同。問題是,我們還可能看走眼,無法明辨灰犀牛的種類。

如不幸碰上一連串的灰犀牛,就會產生骨牌效應,帶來劇烈衝擊。2007到2008年的全球金融風暴就是次級房貸、銀行的風險控管鬆散,再加上清償危機,才會釀成大難。這些不是一頭灰犀牛造成的,而是成群結隊的灰犀牛,甚至是多種生物嵌合而成的怪獸。

我們第一個必須應付的就是成群結隊的灰犀牛,或是已變成怪獸的灰犀牛,研擬妥善的因應策略。儘管這種挑戰很複雜,也有其優點,也就是受到牽連的人極廣,可集結眾人的力量推動改革。超犀牛的問題則涉及政治與決策,也是必須優先處理的要務。若我們不能強化分析能力,判斷哪些挑戰必須先處理,其他問題就永遠無法解決。

難題和難解的結,是最難纏的灰犀牛,如敘利亞的問題、以巴衝突或是財富分配不均。我們的反應模式可分為幾種。若是比較複雜的議題,如貧富不均,必須把問題拆解成幾個可以完成的目標:法規、租稅政策、教育、住屋政策等。可使關心這個議題的廣大民眾注意到你提出的解決策略。如果是衝突的情況,通常要等到出現突發事件,也就是犀牛已發動攻勢,才能有所改變。如果可能,可利用危機產生的動力來因應,使人注意所有相關的灰犀牛。

此外,發動攻勢的灰犀牛也可能類似先前出現過的威脅,由於我們已有成功因應的經驗,因此可利用系統的創造和演練,獲得可用的工具,並形成更有利於應付的習慣。我們可從一再出現的灰犀牛學到很多,如此一來,再碰到問題就可變得駕輕就熟,千萬不可因為以前逃過一劫而掉以輕心。至於不願面對的真相,最好的做法,是把這樣的威脅視為機會。我們不得不因應挑戰、做出變革,也得好好分析何者對利益關係人而言是最大的威脅,以緩解轉變帶來的痛苦,創造更多的利益。

對問題的解決有先見之明的人來說,幾乎每一頭灰犀牛都代表機會。面對灰犀牛,我們希望不只是全身而退、毫髮無傷,最好是能化危機為轉機。即使碰到創造性的破壞,不得不壯士斷腕,也是開闢另一條生路的機會。

(本文摘自本書第5章〈診斷:正確與錯誤的解決之道〉)




本篇文章主題風險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