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效團隊工作背後的促成分子

The Molecule Behind Effective Teamwork
瀏覽人數:2820


影片載入中...
保羅.札克(Paul J. Zak),《道德分子》(The Moral Molecule)的作者。

HBR:你好!歡迎收看The Idea。我是《哈佛商業評論》的安潔莉雅‧哈林,今天我們邀請到《道德分子》的作者保羅‧札克。 保羅,非常感謝你今天來到這裡。

札克:謝謝!

HBR:保羅,你研究的重點是催產素這個激素,以及它如何影響我們的感受和行為。你能跟我們分享你的一些研究發現嗎?

札克:我們在實驗室中做了十年的實驗,顯示催產素是一種道德分子。它就像一個陀螺儀,指導我們如何與陌生人和朋友互動,告訴我們何時適合拉近關係,何時又適合疏遠關係。

HBR:你已經在許多不同的實驗中有相同的發現。是否能說明一下你做了哪些實驗,以及你發現的結果?

札克:我們的第一個實驗是研究信任度。我們總是很相信陌生人。問題是為什麼呢?我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相信,什麼時候不該相信他們?我們發現,當你轉帳給某個人,顯示你信任他,你的大腦會釋放催產素。釋放愈多催產素,對方也會回饋更多信任,雙方分享投資的收穫。這說明了我們是如何建立經濟體系,甚至社交生活,這一切的核心在於大多數時候、大多數人都表現良好行為。

HBR:你談到建立信任度,讓我想知道,你的研究對於工作場所有什麼涵義?如果我們是管理者或雇主,可以如何運用你這項研究呢?

札克:公司裡的經理人都有一個神經方面的問題,就是要結合大家的頭腦,以達成共同的目的。我們已經證明了,催產素這種有關連結關係和感情、在乎結果的分子,比用恐懼作為動機,更加強而有力。

實際上,我根據這項研究結果,來安排我的實驗室中所有35個人的工作。催產素使我們感受到同理心。我認為領導人必須仰賴這種同理心管道,來獲得額外的資訊。例如,我更努力觀察人們的感受。他們很投入工作嗎?如果不是,我就要介入。所以我的工作是教練,要讓你成功。我要贊助開派對,贊助社交時間,找時間讓大家聚一聚。我們甚至帶狗上班,因為輕輕摸狗會釋放催產素。我們真正想做的就是讓人們投入工作,讓他們有感覺,就像我的同事杜拉克所說的,他們是知識工作者。他們是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是已發展完全的人,不只是機器裡的小零件。做這些事情,讓我實驗室裡的人們生產力更高得多,而且他們更快樂,我們工作做得更好。

HBR:如果我想讓我的團隊合作更密切呢?我該如何思考催產素的釋放,要如何獲得更多催產素?

札克:你可以採取許多種做法。我認為最簡單的方式是透明化。作為團隊領導人,如果你確定你的目標是什麼,要如何達到那些目標,並且對人們施加一點壓力,例如對他們說,我們必須達到那個目標。我會明確告訴你,當我們達成那個目標時,會發生什麼事。有非常明確的結果衡量指標,是建立信任的很好方式。

如果你反過來做,你的團隊若不知道你的目標是什麼、你的重要事項是什麼、你要如何達成那些目標,他們就不知道是否應該信任你。這時恐懼機制就會開始運作,甚至是防禦機制,這兩者都會抑制釋放催產素,因而抑制合作行為。

HBR:現在大家非常關心建立更有道德的文化。催產素的釋放,如何協助我們在工作上建立更有道德的文化?

札克:我们發現催產素提供了正確的系统,可告訴我们什麼行為是適當的,什麼行為不合適。這裡運作的是大腦非常古老的部位。有關感覺的部位。它引發同理心。我們發覺了這種最基本的方法,讓我們符合倫理道德。也就是說,雖然我們需要工作場所和政府來設定明確界限,因為我們的大腦沈浸在這麼多化學分子之中,我們的道德直覺可能會失敗,但還是應該要讓人們去做自認為對的事情。大多數的時候,我們測試的人當中有95%的人,只要情況許可,如果你對他們好,他們也會對你很好。我認為這很重要。我認為人類實際上比大家認為的要好得多。

HBR:你有一些研究是關於催產素和網路上的行為,可以說明一下嗎?

札克:我們想知道網路上的活動是否會犧牲掉一點人際互動。有一些研究顯示,人們獨自使用社群媒體,做任何想做的事。我們發現,使用任何類型社群媒體的人當中,100%的人催產素都有增加。催產素的釋放,顯示他們與自己線上互動的對象之間連結得多緊密。所以任何連結都是好的連結。

對於工作場所的環境來說,這表示,每天花二十分鐘上臉書可能不是那麼糟糕,如果你是在工作之餘休息的時候這麼做。若一天花四個小時在那上面,當然不合適了。但這種聯繫很讓人振奮,給我們能量,也激勵我們繼續成為這個團隊的一部分。

HBR:這聽起來真是很強而有力的資訊!為什麼大家之前不知道催產素的用途呢?

札克: 這是很好的問題!因為没有疾病是因過多或過少催產素而產生的。 所以大腦裡這個古老的小化學物質就受到忽略,等着有人去發掘它。話雖如此,它也很難衡量。所以需要一些嚴謹的實驗準則,來真正把它從大腦中哄騙出來,讓這個害羞的小小分子出現,抓住它。我們一旦知道了如何做到這一點,便看到我們從事的很多活動,從工作上的活動,到種種儀式、禱告,到軍隊的行軍等等,都會釋放催產素,讓人們以團隊的形式一起工作。

HBR:保羅,真的很有趣能了解你對催產素的研究,以及你的研究可能在我們的工作場所如何發生作用。 很感謝你今天來。

札克:謝謝!(潘欣譯)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之人員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