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最佳執行長哪裡不一樣

最佳執行長哪裡不一樣

2017年5月號

通勤時間不留白

Reclaim Your Commute
法蘭西絲卡.吉諾 Francesca Gino , 布萊德利.史泰茲 Bradley Staats , 茱莉亞.李 Julia Lee , 卓欽.孟格斯 Jochen Menges , 喬恩.雅次莫維茲 Jon Jachimowicz
瀏覽人數:20691
  • 文章摘要
  • "通勤時間不留白"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通勤時間不留白〉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通勤時間不留白〉PDF檔
    下載點數 10
其實,每天往返辦公室與家裡的通勤經驗,不該只剩下精疲力竭的感覺。嘗試本文的建議,像是進辦公室前固定做件事來轉換心境、在上班途中規畫接下來的工作、聽音樂、與人交談……,你可以改變這段或長或短的通勤時光。

全世界每天有幾百萬人,面臨冗長的上班通勤時間。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統計,光在美國,每天有大約2,500萬上班族,需要花九十分鐘以上往返工作地點,而大約六十萬的「超級通勤族」(mega commuter),光是單趟通勤時間就超過九十分鐘。在英國,平均來回通勤時間約54分鐘(2003年僅需45分鐘),而在全球大多數主要城市中,從米蘭到馬尼拉,通勤時間都超過一小時。

但只有少數人享受通勤時間。福特汽車(Ford Motor Company)調查六個歐洲城市中的5,500位受訪者,許多人認為,通勤的壓力大於工作、搬家或看牙醫。2006年諾貝爾獎得主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及他的同事,調查美國德州909位職業婦女,受訪者說,早上從家裡到辦公室的這一段路程,是一天中最令人不悅的活動,下午回家的路程,則是第三糟的(工作本身排名第二)。

對通勤的厭惡,會嚴重影響健康。2014年英國政府做的調查發現,通勤時間長的上班族,比通勤時間短的人更焦慮、對人生感到較不滿意、也較不會覺得自己日常活動是值得的。其他研究發現,長距離通勤的人,工作時較容易疲倦,生產力較低,工作滿意度較低。2011年,一份瑞典的研究發現,夫妻當中若有一人每天花45分鐘以上通勤,離婚率提高40%。

但情況不一定要是如此。包括我們自己做的許多研究都顯示,只要小小的調整,就能改善你的通勤經驗,讓你變得更愉快,也更有生產力。下面提出五種可供嘗試的策略。

利用通勤時間轉換心態

通勤時間是從私人狀態調整到專業狀態的最佳機會。早晨在家中,你扮演的角色可能是父母、夫妻或照顧者。當你踏進辦公室,要立刻換上專業的身分。到了晚上,你可能必須換回私人的角色,雖然可能要再次轉換,以便在上床之前完成工作。每一次轉換,都需要調整心態。如果我們不花時間調整心態,可能會把一個角色的思緒與擔憂帶到下一個,讓我們益發沉重。

順利轉換心境的方式之一,是進行簡單的儀式。一份針對一般通勤者做的未公布調查中,本文作者之一法蘭西絲卡和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UCLA)的哈爾.赫希菲德(Hal Hershfield)發現,在上班途中維持一個小小慣例的人,例如在火車上看看新聞,或是看一眼今天的行事曆,會較期待那天接下來的時間,對工作較滿足,緊張程度也低於沒有慣例的人。這並不令人意外,很多研究都已發現儀式有很多種好處,即使對那些不相信儀式的價值或影響的人也是如此:透過儀式,可讓我們在投入高風險績效任務之前降低焦慮感,讓我們對眼前工作感到更愉快,遭遇挫敗或損失時也能較快恢復。所以,你應考慮建立自己的通勤慣例。比方說,可以在每天上班途中,到同一家咖啡店買一杯低咖啡因拿鐵。若想見到更大的效果,可以從以下推薦的強化通勤技巧中,選擇一個來建立慣例。

備好你的生產力

如果能撥出一部分通勤時間,為今天或未來一週作計畫,你在抵達辦公室時,會準備得更好,因此會更愉快、更有精力,也更具生產力。這是我們針對英國與美國上班族做的一系列研究後得到的結論。第一份實地研究的對象,是全球行銷與科技公司樂必揚(DigitasLBi)英國辦公室的225位員工。一如預期,我們的調查顯示,每天通勤的時間愈長,員工愈不滿足,而且愈容易離職。但也有例外,我們因此懷疑,這些人是否擁有特定的心理特徵,讓他們可避免經歷與其他人相同的負面結果。我們發現一點:自我控制,也就是抵抗誘惑的能力,讓誘惑無法破壞為達成長期目標而做的努力;比方說,瀏覽臉書而不工作,或是吃同事帶來的蛋糕而不是蘋果。

做最多規畫的人,較能忍受長時間通勤。

為了解其中的關聯性,我們調查來自不同機構的229位員工,試圖了解他們在上班途中都做些什麼,結果發現:自我控制評分高的人,善於把時間運用在具生產力的規畫上,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工作相關展望」(work-related prospection)。「我思考進辦公室後要做些什麼,」一位受訪者告訴我們:「我試著規畫今天要完成的事。」

我們的最終步驟,是調查每個人,而不限於最具自制力的人,是否都能因採取相同做法而受惠。我們找來443位通勤時間至少15分鐘的全職美國員工,進行四週的研究。最初兩週,參與者會收到每日提醒,讓我們能衡量他們每天早晨通勤時,會從事多少工作相關展望。正如之前的研究結論,我們發現做最多規畫的人,較能忍受較長時間的通勤。接下來兩週,我們隨機指定四種情況之一給同一群參與者。他們每天上班前15分鐘會收到簡訊,我們會要求一些人在通勤時從事工作相關展望,一些人從事輕鬆的思考與活動,另一些人則同時從事上述兩者。四分之一參與者收到的簡訊,並未包含任何特定提醒。我們發現,只有第一群員工,就是只有被要求從事生產力規畫的那一群,覺得對工作的滿意度,高於收到提醒之前。無論他們天生的自我控制傾向為何(我們在研究一開始,就衡量過自我控制),這個研究結果都成立。

這是簡單而直接的策略,適用所有人。只要問自己:我今天或本週可採取哪些步驟,來完成我的工作與職涯目標?我如何變得更有生產力?

尋找「一小片自由」

當你陷在車陣中、等待誤點的公車,或是站在擁擠的捷運車廂中,或許會覺得自己幾乎無法掌控通勤。但你可以減緩沮喪程度,只要能專注在自己可控制的事情上:如何運用你的通勤時間。我們已討論過儀式與規畫,但也要考慮做些你喜歡的活動,比方說,聽音樂、聽播客(podcast),或是看書。我們借用本文作者之一喬恩的姑婆愛德拉(Adela)的用語:「一小片自由」(pocket of freedom),她早年在納粹占領波蘭時期,曾待過幾個不同的猶太區。無論愛德拉多麼飢餓、疲倦或恐懼,每天晚上都會花一小時,與姪女做一個創新活動;據她後來描述,這個做法使她能撐下去。雖然上班通勤時間的影響性遠低得多,但只要想著這是一個幫你追求喜好的事物的機會,就會變得較能忍受了。除了被動接收媒體訊息,或許也可利用錄音帶學習新語言,如果你的手有空,也可以選擇一個新嗜好,比如畫畫或是編織。

這項建議已獲得研究支持,顯示較高的自主能力,與較高的幸福感、滿足感、生產力,以及較低的壓力有相關性。舉例來說,多倫多大學羅特曼管理學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約翰.特魯卡柯斯(John Trougakos)及他的同事發現,能夠自行決定午餐時間要去哪裡、何時去、如何運用那段時間的員工,比沒有選擇權的員工,覺得活力和精神恢復得更好。

因此,你應試著扭轉負面的通勤經驗,專心把握這個展現自我與重新充電的機會。

精神交流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探討在通勤時可獨自從事哪些活動,以改善通勤品質。但長距離通勤的缺點之一,是孤獨。其實,哈佛大學政治學者羅伯特.普特南(Robert Putnam)曾研究這個議題,他發現,人們的通勤時間每增加十分鐘,社交連結便減少10%,導致更加孤立,也更不快樂。我們建議可利用通勤時間與其他人聯絡,預防這樣的情況發生。

大部分有關社交心理效益的研究,都把焦點放在與家人或好友的關係。但根據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行為科學家尼可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與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茱莉安娜.施羅德(Juliana Schroeder)的研究,與陌生人交談,可增加通勤者的幸福感。艾普力與施羅德到火車站找了兩百多人,隨機把他們分成三個小組。一些人接到的指示是與其他通勤者攀談,另一些人被要求不與他人接觸,其餘則被告知維持原本的行為模式。雖然參與者預期,他們在通車途中獨自一人會比較愉快,但研究團隊發現,結果正好相反:被要求與他人交談的人,有較正面的通勤經驗,也並未感到生產力降低。

新城市基金會(New Cities Foundation)的另一項研究發現,即使是使用社群分享應用程式,像是交通導航應用程式位智(Waze),也可發揮同樣效果,並降低駕駛人與交通有關的壓力。

想想看,在通勤時可以如何變得更具社交性。如果你搭乘大眾運輸系統,試著拿下你的耳機,不理會不隨意攀談的不成文規定。如果你開車上班,打開手機的免持模式,用擴音通話,打電話給朋友,詢問在你辦公室附近上班的鄰居是否願意搭你便車,或者,嘗試使用Sluglines這類應用程式,幫你找到臨時的汽車共乘者。如果你居住的城市有優步(Uber),可選擇使用優步共乘(uberPool,幫你找到不認識的優步共乘者),而不是菁英優步(uberX,你自己乘車)。如果你坐的是公司的交通車,就像矽谷科技公司經常提供的,不妨與你鄰座的人交談。

減少通勤時間

如果你已盡了一切努力,盡量善用現有的通勤時間,但通勤還是造成你的壓力,讓你不快樂,並扼殺你的生產力,另一項選擇是:減少通勤時間。

這首先是關於你對居住與工作地點的選擇。大多數人都會高估遠距離通車帶來的好處,比方說,薪水較高的工作,或是位於好社區中的大房子,卻低估通勤的缺點,我們把這種現象稱為「通勤者偏誤」(commuter's bias)。為測試這個觀點,我們進行一項尚未發表過的調查,詢問五百位以上來自美國各個產業的全職員工,請他們從下列兩種情況中擇一:工作一,年薪67,000美元,通勤時間五十分鐘;工作二,年薪64,000美元,通勤時間二十分鐘。其他條件完全相同:他們住的社區、工作的升遷機會、對職位的滿意度。84%的受訪者選擇工作一,表示他們願意每天犧牲一小時在通勤上,一年250小時,只為了換得三千美元。這表示每小時通勤時間值12美元,還不到他們每小時薪資的一半!我們查證受訪者能否自行計算出這樣的結果,他們的確可以。他們的回應,單純反映出無法完全了解通勤時間較長帶來的心理、情緒與生理成本。

被要求與他人交談的人,有較正面的通勤經驗,也並未感到生產力降低。

如果你正在考慮新工作,或是尋找新住所,我們建議你抗拒這樣的偏誤。仔細考量長距離通勤的缺點,然後再作出決定。

若要減少通勤時間,又不需換工作或搬家,你可以偶爾在家上班,或是在家附近的地點工作,比方說,由WeWork之類的公司出租的共享辦公室。遠距工作(telecommuting,或稱電子通勤)愈來愈普遍: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調查,2015年,有24%的美國上班族部分或完全在家工作;全球工作場所分析(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的研究指出,過去十年之間,固定採取遠距工作已成長一倍以上。調查也顯示,可選擇幾天在家工作的人,比沒有這種選擇的人更有生產力、也更快樂。史丹福大學(Stanford)經濟學者尼克.布魯姆(Nick Bloom)及他的同事,在中國的攜程旅行網(Ctrip)進行實地實驗發現,隨機指定在家上班的員工,比在辦公室上班的員工,多完成13%的工作,而且較滿意他們的工作,離職的機率低50%。如果你的公司允許彈性上班,而你認為上司與同事能接受你遠距工作,不妨嘗試一週一天,或是一個月幾天遠距工作。

境隨心轉

大部分長時間通勤的人,都覺得自己像是無助的受害者,忍受著必要之惡。結果,他們無論是到辦公室或回到家時,都精疲力竭,傷害績效與幸福感。其實,你只要把通勤轉換成正向的經驗,便可加以改善,而如果可能,就減少通勤時間。

(吳佩玲譯自“Reclaim Your Commute,” HBR, May-June 2017)



法蘭西絲卡.吉諾

法蘭西絲卡.吉諾 Francesca Gino

哈佛商學院教授,著有《為什麼我們的決定常出錯:哈佛教授的9堂心理課》(Sidetracked:Why Our Decision Get Derailed, and How We Can Stick to the Plan, HBR Press, 2013)。


布萊德利.史泰茲

布萊德利.史泰茲 Bradley Staats

北卡羅萊納大學肯南佛萊格勒商學院(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s Kenan-Flagler Business School)副教授。


茱莉亞.李 Julia Lee

密西根大學羅斯商學院(Ross School of Business, 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博士後研究員。


卓欽.孟格斯 Jochen Menges

德國奧托貝森管理學院(WHU-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 領導力教授。


喬恩.雅次莫維茲 Jon Jachimowicz

哥倫比亞商學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博士候選人。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