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川普退出TPP,中國將是最大贏家

If Trump Abandons the TPP, China Will Be the Biggest Winner
潘卡.葛馬瓦 Pankaj Ghemawat
瀏覽人數:1733

「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這個詞,是指一個既有的強權和一個崛起的新勢力之間所可能產生的緊張關係,甚至戰爭。在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之前,就常有人用這個詞來形容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係,而一些分析師如葛雷翰.艾利森(Graham Allison)更是認為,中美之間的戰爭並非不可能的。那麼,川普當選和他最近的言論,又會如何影響我們對這段關係的評估呢?

很重要的是,川普在他當選後的第一次錄影演說中,沒有提到他競選時的提議,那時他說中國操縱貨幣,且建議對中國進口貨品課徵懲罰性關稅。當然,這些做法仍然可能在醞釀中。如果他真的採取那些行動,仍可能會引起全球化的崩潰。用習近平最強硬的話來說,除了合作,別無選擇。如果美國真的試圖用貿易來「懲罰」中國,中國可以對付波音或蘋果等公司來作為報復,甚至拋售美國政府債務。

話雖這麼說,但中國人可能會放過川普,因為川普送了中國一件大禮:川普表示他將在入主白宮的第一天,就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這也許並不算是新聞。雖然一些忠誠支持者一直希望跛鴨任期的國會能投票支持TPP,但由於兩邊總統候選人都反對TPP,以及事實證明TPP只是一個口號罷了,因此這些都對通過這項貿易協定無益。而且,美國參與TPP的任何一點可能性,都被這次選舉抹滅得一乾二淨了。

放棄TPP代表美國以亞洲為重心的時代結束,當時推動TPP的部分目的在於避免亞洲以中國為核心而集結勢力(中國從未考慮加入TPP,以免它的國有企業和國家計畫體制受到限制)。由於美國不介入,加上亞洲國家的自我覺醒(例如,菲律賓在杜特蒂總統領導之下徹底轉變,改投中國陣營),要建立對中國的壁壘現在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當然,美國持續與日本和南韓簽有安全協議。但這兩個國家都被川普列入與美國的貿易順差大到令人無法接受的名單上。正如菲律賓的例子告訴我們,從與美國維持特殊關係轉而向中國取暖,這樣的變化可以很快地發生。我們再看看世界另一端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簡稱北約)。川普質疑北約「彼此互助」防衛條款,以及共同分攤經濟重擔,還有歐洲的內部問題等,都導致北約的動盪。當然,軍事聯盟的信譽極易損害,但要再次建立起來,就沒那麼快了。

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假如已建立起來的安全關係,現在受到各國斤斤計較自己的經濟利益所影響,那麼原本安全的關係就會改變,而且是從根本上被削弱了。如此一來,美國就成了受雇來維持安全,而不是一定會確保安全的守護者。隨著時間愈久,舊有的聯盟關係也會愈來愈少。地緣政治地圖可能會瓦解成為經濟地圖,對美國有不利的影響,因為中國將成為全球舞台上更強大的一員。

為了看清這一點,請看本文所附的地圖。這個圖呈現貿易關係,各國的顏色顯示它是以美國或中國為主要的貿易夥伴。有幾個地方是美國領先,特別是在與南北美洲比較近的地區,但中國領先的地區更廣。由此推論,到了2025年,中國的貿易主導區域將進一步擴大,預測美國只會在赤道以北的美洲部分領先。如果這看起來太令人驚訝的話,就應該去看看,同樣的邏輯已經反映在美國的「南向」出口策略,這項策略是美國商務部在即將卸任的政府主導下發展出來的。

這份貿易主導地圖顯示,如果美國不參與關鍵的地緣政治計畫如TPP,或是如果美國降低對各項條約的承諾,那麼,競逐全球影響力的基礎將轉移到純粹的經濟面,而中國人確實覺得他們主導未來的機會很大。我最近在中國花了點時間與當地的專家談話,我看到中國社群媒體對川普當選非常樂觀,他們認為這代表中國得到一個很好的機會。中國官方媒體雖然比較謹慎,但一直強調,美國的歐洲盟國、特別是亞洲盟國現在可能會被拋棄,然而中國與美國不同,它是每個人都可依靠的合作夥伴。

相關的盟國如日本(最近我在日本待了幾天),他們雖然不相信中國所言,但他們非常關注最近的發展。看來在這第一個回合是中國領先。(潘欣譯)



潘卡.葛馬瓦

潘卡.葛馬瓦 Pankaj Ghemawat

潘卡.葛馬瓦(Pankaj Ghemawat)是巴塞隆納IESE商學院全球策略講座教授,著有《世界3.0版》(World 3.0:Global Prosperity and How to Achieve It)。


本篇文章主題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