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愛說閒話的上司,怎麼辦?

What You Can Do If You Have a Gossiping Boss
喬瑟夫.葛瑞尼 Joseph Grenny
瀏覽人數:15586
若不採取措施阻止愛講閒話的上司,可能會讓自己成為別人說閒話的下一個目標。

有個嘴巴很壞的上司,你該怎麼辦?以下面這個假設性的情況為例:凱倫的上司湯姆,經常在她面前說有關她同事的負面事情,凱倫非常厭惡這一點。她已經數度客氣地告訴上司,她對這種情況感到不舒服,他聽了之後有道歉,但之後仍繼續批評。兩個月前,一個同事告訴她,湯姆曾向他批評她的分析能力。凱倫很震驚。湯姆在她面前說同事的閒話,批評同事,她多少覺得這表示他特別信任她。所以,這兩個星期她對湯姆感到很不滿,不信任他的動機。但明天她要跟湯姆進行績效評估,她不知道是否應該跟他討論他的這種行為。

凱倫對湯姆感到不信任和不滿是合理的。但實際上她應該對自己也有這種感受,不只是對她的上司。

閒話八卦對於聽的人產生的影響,與對說的人一樣負面。畢竟,如果沒有需求,就沒有供給。我們製造了說閒話的環境,因為我們獎勵四種虛幻的好處:

● 身分:有聽到閒話的管道,代表一種社會地位,讓我們自認屬於一個「知道內情」的特權團體。

● 親密:它在說與聽的人之間建立一種親密的假象。我們的共同秘密創造了一種共謀串通的關係,但雙方會覺得這是一種親近的關係。

● 信任:某人傳達非法訊息時,總是會明示或暗示地要求保密。凱倫同事沒有明說的要求是,請她不要告訴上司他告訴她這件事。這創造了他們兩人之間可疑的信任感。

● 正確性:我們渴望擁有閒話八卦帶來的虛幻地位和信譽,因此有動機讓那些閒話有更大的可信度。我們想要相信它。

然而,這種身分、親密、信任和正確性的感覺,幾乎都是虛假的。

例如,雖然凱倫覺得湯姆給了她特殊的權利,但事實是,他沒有給她身分地位,而是在展現他自己的性格。他顯示自己對他批評的人不誠實,凱倫應該要警覺到,當他想要這樣對待她時,也會這麼對待她。

當湯姆「推心置腹說出」他關注的事情時,她的親近感受也同樣是假的。以共謀為基礎的關係是短暫的。凱倫和她的同事之間的信任感也很有趣。為了保有同事對她的信任,她必須對上司保持虛假,假裝不知道她所知道的事情。當對一個人保持信心就必須違背對另一個人的信任時,兩個關係都變得可疑。

最後從定義上看,眾所周知,閒話八卦是不正確的社會資料來源。若要正確判斷他人的動機、能力或行為,必須經過廣泛和公開的檢視。對話是建立社會真理的最佳工具;閒話八卦保護它的訊息不接受這種嚴格的檢視。在沒有追究責任的流程中,沒有誠信可言。

如果凱倫想要重新建立她與湯姆關係的誠信,她應該考慮做以下幾件事情:

● 承認自己所作所為。別再只責備湯姆一個人,承認自己不但是共犯,也因這種行為而受益。當然,她上司有在她背後說她壞話。如果他向她說閒話,那麼遲早他也會說她的閒話。她應該感到自己有責任,而不是覺得被冒犯。

● 劃清界線。凱倫在劃清界線上犯了兩個錯誤。首先,她表示不想聽到閒話,然後期望湯姆負責守住那個界線。後來凱倫讓他再次說閒話,從那時起問題就不在湯姆,而在她了。第二,當湯姆說她閒話時,她沒有正面跟湯姆談。她維持兩個月的怒氣(而沒有採取行動),不僅僅是因為她不再信任湯姆,也是因為她已經不再信任自己。用這種方式維持界線是風險的,因為你可能失去工作,破壞職涯,或在工作上被排斥。這些都是嚴重的問題。最高誠信的人可能選擇接受一個很壞的情況,因為總體來說,好處大於壞處。這些可能是值得做出的取捨。但你不能像凱倫那樣怨恨。憎恨是因違反期望而產生的。期望是你自己設的,你應該負責讓他人清楚了解你的期望是什麼,而你的期望未能達成時,也應負起照顧好自己的責任。

● 不要串通。如果人們給你的資訊會改變你對別人的看法,但要求你發誓保密,那麼他們基本上就是在說:「我要告訴你一些會讓你感到不舒服的事情,但我希望你答應不要做任何對這件事有益的事。好嗎?」接受這個默認協議,會導致你不誠實和無能。不要讓這種情況發生。凱倫的同事告訴她湯姆曾批評她時,她不應該讓自己陷入這種情況。我在幾年前採用了一種道德規範,若是有人想要告訴我有關另一個人的消息,我就會用這個道德規範來警告他。當我看出談話內容朝著閒話八卦的方向發展,我會禮貌地阻止他們,並且說:「如果你要告訴我一些事,但不希望我對那件事採取行動,那就請你不要告訴我。我若對別人有了確定的想法,就一定會告訴他們。」這會讓人們了解,當他們給你資訊時,他們也承擔責任,否則你就不要聽。

那麼,凱倫應該怎麼面對她明天的績效評估呢?如果她想保有誠信,可以做以下幾件事情:

● 給她的同事一個事前通知。她應該讓同事知道,她打算提出湯姆所說她欠缺能力的問題。她不需要透露消息來源,但是應該要提醒同事,上司可能會懷疑是他說的。如果上司問,她可以延後回答,給他一兩天時間與上司談談。她還應該讓那位同事知道她錯了,讓他誤以為她默許會保密,並表示她以後不會再這樣做了。

● 與上司劃清界線。讓他知道她不想參與談論和批評同事。如果他開始這些話題,她會正面阻止,如果繼續談,她就會立即退出對話。凱倫應該清楚讓上司和她自己知道,這麼做不是要試圖控制上司的行為,而只是要做自己。也許時間久了,這會幫助他改變,但她最好不要如此奢望。

● 在她正面阻止他之後,忘記這件事。如果她繼續感到憤恨,那是因為她已經開始像之前那樣讓上司負責照顧她。一旦她履行了對自己的義務,就會更願意接受上司的缺點。當我誠實面對自己時,就能夠面對別人的缺點。

● 如果問題變得更嚴重,請重新考慮你的決定。如果閒言閒語變得更多,或者他的行為變得難以忍受,你不應像之前那樣指責別人,而必須停下來問:「我到底想要什麼?」如果工作已變得不如生活品質重要,那就是離開的時候了。

你可能希望認為,愛講閒話的上司不是你該解決的問題,或者你沒有能力做任何事情來處理這個問題。但這不是事實。其實,如果你不採取措施來阻止剛開始出現的行為,你可能會像凱倫一樣,成為別人說閒話的下一個目標。

(潘欣譯)



喬瑟夫.葛瑞尼

喬瑟夫.葛瑞尼 Joseph Grenny

四本《紐約時報》暢銷書作者、專題演講人,以及企業績效方面的優秀社會學者。他的作品被翻譯成28種語言,在36國出版,《財星》雜誌五百大企業中,有三百家公司接受過他的諮詢或訓練,成效良好。他與人共同創辦的活力睿智訓練中心(VitalSmarts),是企業訓練與領導人培育方面的創新公司。


本篇文章主題衝突